哈姆雷特③

小说:[综]我在立海不得不说的三二事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绯茶茶 字数:2596

“刷——”大幕拉开,少女坐在做工精致的大床上,低垂头,满腹心事的样子。

镜头特写,少女轻轻朝上瞥,目光沉默又忧伤。脸色苍白地令心疼。

“他回来?”奥菲利亚——大道寺样说,踟躇、惆怅,“我想要去见他。但我会会打扰到他?”她痴痴地望,叹息、咏叹,抚摸上早上女仆插在她床头最新鲜、最娇嫩的鲜花。只,花没有娇,也无法熨平美眉头地愁:“哦,他那么的美丽!英俊!他熠熠闪光的双眸世间最华丽的珍宝!每当他望向我时,我的心都会颤。他擭取我的呼吸,我他的二奴仆!”

“可……他为什么我?他害怕我成为他光辉前程上的绊脚石吗?我愿用软绵绵的泪水束缚他!可我多想让他知道!我爱他!我愿献上我的衷心!我的热情!我的全部!我要忠贞的回报,就像君王对他衷心的臣子样;我也想要敷衍事的礼貌微笑,我希冀、祈求,能够被发自内心地爱!我愿做他的女仆!却又恐惧见到他冷酷的目光!”

“哦我的姑娘!你可真太懂事、太体贴!我代表我们令尊敬的新国王、由衷地向你表示我们对你的喜爱!”乔特鲁德(桑原)由暗处走来,台下阵惊呼:因为他实在太黑,刚刚在旁边完全和黑暗融为体。

位黑皇后,硬头皮,抓住的手,僵硬地说出台词,“我的好姑娘,我们迫切地希望与你成为,可我们的哈姆雷特,那位深受民爱戴的王子似乎疯魔!我在此,个皇后的身份、而位可怜的、担忧的母亲的身份,向你发出请求:请求你王子否安康!请求你代替我们陪伴他的左右!我并位称职的母亲,但如果他有什么异动,请你告诉我好吗!让我们从长计议,可怜可怜位提心吊胆的母亲的心!奥菲利亚,可爱的姑娘!我们只有寄希望于你!你我们的王子深爱的姑娘!我们只有靠你,如同鱼儿依附水!”

“我愿意!我爱他!他我天仙似的爱!我愿为他付出切,只求他的安康!”反握住桑原的手,朝台下环望周,似在挣扎、在犹豫,但她最终转头向皇后,眸里满认真,“他的完美卓越的姿容才德,可以傲视世,睥睨古今的!愿他娇美无瑕的□□上生出芬芳馥郁的紫罗兰来!*所以,我情愿为他牺牲,献出那提的生命。”

幕布拉上,台上短暂的黑暗。

“给那天仙化的、我的灵魂的偶像,最美丽的奥菲利娅!*……”幕布再次拉开,灯光打在唯——波罗涅夫,也就丸井文太身上。他读哈姆雷特写给奥菲利亚的信件,表情严肃,让他活跃神情的几都有些别扭:“来我们敬爱的王子深爱你,奥菲利亚!类的天性由于爱情而格外敏感,因为敏感的,所以会把自民最珍贵的那部分舍弃给所爱的事物*,但我希望你也要过度沉浸于爱情,能劝诫我们尊敬的王子,辜负国王王后的重托!”

“我会的!”奥菲利亚双目含泪,满脸认真……

幕布再次合上。

台下,柯南已经下去。他嘴角抽搐,然后愕然发现周围的都在如痴如醉,甚至还有几位女性掏出手绢擦拭泪水,满脸感动,更觉莫名。

“阿拉,侦探先生下去?”灰原哀在旁冷淡地说,似笑非笑,“很令感动的剧情吗?况且你给我大力推荐的好朋友参演的短剧,怎么会连自己都下去?”

“……我也没想到会样的啊……”柯南面露痛苦,“明明和我说剧本和原著有很大改变,却没想到改变在通篇的情啊爱的……”

可真起你啊柯南君。”个声音从身后悠悠地传来。“你怎么在!”柯南诧异地转头,“现在在播放你们组的短视频吗,你应该在旁边说明讲解的吗?”

“啊……那些技术活自有负责。属于我的拍摄任务既然结束,就关我事。”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所以,刚刚我好像到毛利小姐往前去,就去前面给评委说明讲解去吗?”

“对……好像因为她们的视频根据某位美食家的小说为基础拍摄的,评审团方面对很感兴趣,到现在还没让她们回来呢。”

“那挺久的,毕竟我们组已经最后。”样想

“任科稔,那个美食小说家的名字。”灰原哀在旁接口,向她投来好奇目光的,她点头打招呼,“灰原哀,应该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咦,灰原你今天很热情啊。”柯南笑揶揄,出意料地接手到对方个大白眼。

“所以……个就你在电话里和我说的那个新‘同伴’?”问道。

“对。过话说回来,你对你们的视频还真的算认真嘛。小兰为个视频还特地去参加那个叫任科稔的新书发布会,还叫他写出更‘美味’的书呢。”

吃醋大侦探?”乘灰原又将目光放回舞台上,她和柯南快速地互换下眼神,动声色地将身子往前凑,以离灰原更近。

大道寺桑嘛。”慵懒的关西腔从身后响起,吓得抖,差点跌进前排座位,好在前面的柯南及时托住,同时后面的忍足及时拉住她。

“你……忍足君?你怎么会在?”转头意料之外地某位熟悉的黑皮,只没能控制好诧异的音量,周围有朝她投来满的目光。

“果咩果咩。”歉意地笑笑,拉忍足坐下,才注意到身后跟的某位大爷——

“噗。”

“咦,大道寺桑笑什么?”许影响他,忍足贴的耳朵问道。配上他那迷慵懒的嗓音,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

“呃……我只想到些有趣的东西,呵呵,没什么的。”强迫自己挪开目光迹部,只抖动的肩膀暴露她在憋笑的事实。

“我想,大道寺桑现在想的可能和‘中二’‘玫瑰花’什么的有关吧?”忍足,目光似同情、似暗示,总之大有深意,“那次立海大和冰帝的练习赛,切原君说道个的时候,我们两边都吓跳呢。”

“忍足。”大爷轻描淡写地瞥眼忍足,对方双手举起似投降,“阿拉阿拉,好迹部。噗。”

立刻想到那次中华街毛利说他女儿的个朋友之前去的国中生网球比赛,有各种中二口号,还要打响指撒玫瑰花瓣。她就知道迹部,于天和仁王他们排练时,为缓和排练的紧张氛围,将件事当笑话说给他们听……

果然祸从口出。

我该怎么向位大爷解释我吐槽者呢?面露绝望。

迹部,皱眉头想说些什么,却被忽然响起的悲伤伴奏打断。

抬头朝大屏幕望去,发现她们的短片也终于接近尾声,并以溺水将亡,身后拖巨大的翅膀,吊在空中歌颂半天哈姆雷特作为结尾。底下,饰演哈姆雷特的真田黑张脸,聆听对他的脉脉情谊。

奸王——也就仁王,他搂乔特鲁德,满脸悲痛,只他与桑原那白的对比显得分外滑稽。接饰演哥哥雷欧提斯的切原,艰难地往上抓,想将他亲爱的妹妹唤回……

行,我已经没眼自暴自弃转过脸,眼观鼻鼻观心,拒绝再次羞耻的表演对灵魂的震撼。

知过多久,大厅的灯亮起,知道片子终于结束,刚舒口气,就听得掌声雷动,比之前任何次都来的热烈响亮。

“喂喂,吧?应该只礼节性的掌声吧?”,刚想找周围理论上最有鉴赏力的冰帝几,而迹部抚泪痣,见来,居然说句:“还算华丽”,而就坐在旁边的忍足,个据说深谙xx小说套路,热爱阅读的连连称赞:“没想到大道寺桑么有表演天赋呢。”

“……蛤?”旁友要你还去自家医院眼睛呗?直到和柯南对视眼,从对方眼中如出辙的无,心中才稍微有些慰藉——只有我觉得部短片神奇啊……

旁边有脚步声,来个,“咦,兰,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个,打网球还打响指撒花瓣的那群国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