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神秘老人!

小说:转世重生十万年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火花烟雨楼 字数:2069

走进去,他停了下,并没有继续向内走去,而是又再次打量着那个停传出呼噜声的人。

正当凌打量着他的时候,那人居睁开了双眼!

“小伙砸,要啥啊?”人嘴角一拉,松垮的皮肤强行挤出一个灿烂异常的笑容。

“随便看看!”

凌微微一笑,向里面走去,心里面则暗自低估道:“哼,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自从他进,刚刚在外面从间破旧铺上面感受到的那股“奇怪”的感觉越发强烈,让凌无时无刻都在觉得铺充满了“对劲”的味道。

其实仅仅是铺,连那个头,都是如此,在凌眼里一样充满了古怪。是为何他从外面开始停的打量人的原因。

因为比起一些死物,还是眼前的活物比较更容易让人参透。

但是可惜的是,眼前的人和铺一样,即便是凌绞尽脑汁,用尽全力的去观察,去回忆,也还是没能看出有啥值得怀疑的地,于是,凌无奈下,他也只好作罢。

过抱着能白一趟的想法,凌便决定看一下里面的商品,顺便再从商品里试试能能发现点什么。嗯,真的只是顺便…………

家商铺贩卖的东西凌所料,果铺一样破旧。

四周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木质货架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法器,有盔甲,有刀剑,暗器,在种类面倒是和旁边的那些繁华商铺有的一比,但是如果论质量……的话……我看还是算了吧…………

上面种类多样的法器皆都是各种破洞裂纹遍布其上,可以说很少有几个完整的,要凌还可以感受到上面传的灵气,都要认为些东西是普通钢铁打造而成的了。

“怎么样,小伙子,可否看上了什么?”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凌的声旁,正一脸热情的望着他,颇有介绍几分的意思。

凌稍微看了看,便摇了摇头:“知掌柜的您可否有……好些一……点的法器?”

“哼,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是觉得我买的东西破旧堪?”头顿时横眉立目,气的差点跳起

人家多虑了,在下并无此意。”凌无奈的扶额道。

“什么并无此意,我看你是瞧头子我。”那头义愤填膺的怒斥道。

随即又冷哼一声,朝凌翻了翻白眼:“也罢,今天让你小子见识见识本的镇宝,好让你开开眼界,过!”

凌闻言,顿时眼前一亮,心里暗想道:“哼,出本帝所料,家果简单,吧,让本帝见识一下你宝!”

凌跟了上去,只见人先是过去把窗帘和门户都关了起走到了一个角落处,将俩旁的货架推了开露出了一面黝黑的墙壁,只见他在墙壁上稍微摸索了一会,轻轻一按,有一块墙壁弹了出快墙壁大约有将近一尺长短,弹出便会发现其实是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个剑闸,人小心翼翼的将其抱在怀中,走到了柜台上面,用衣袖擦了擦刚刚睡觉时流下的口水,将剑闸放到上面,一脸凝重的将其打开,凌连忙伸长了脖子想一探究竟。

终于,木质的剑闸被人粗糙的手给打了开

里面的“镇宝”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是一把充满的铁锈且平平无奇的铁剑!

…………

凌:“…………”

锈迹斑斑的铁剑安静的躺在剑闸内,外表也是平平无奇,简直比普通铁剑还要普通。

凌此时此刻正满脸黑线的看着眼前的“镇宝”,强忍着想把如此“大费奏章”的主暴打一顿的冲动,哭笑得的说道:“掌柜的,是你说的镇宝?”

头闻言,暴跳如雷的指着凌的鼻子怒骂道:“你识好歹的小兔崽子,本主好心将本的镇宝拿出给你,你居还敢瞧起我的镇宝!”

“滚滚滚,本欢迎你!”紧接着,感觉自己的屁股被踹了一叫我,眼前一闪,自己出现在了大街上,而眼前的那家破旧铺,也变成了一家人人往的服装商

凌错愕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再回想起那间古怪的商人,刚刚发生的一切仿若一场梦一般。

片刻,当凌反应过,连忙跑进了眼前的服装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萧……萧……”门口的女接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一时间知道该作何反应。过当她看到凌理都没理她,而是直接冲进内以禁松了口气。

凌直接向里面快步走去,并没有注意周围的人们那惊恐的眼光,尤其是女性,此刻他的脑海里都是刚才发生的那仿佛梦一般的情景。

凌却知道,那并是梦,因为他的屁股上现在还留着一个大脚印呢!

出片刻,他便将间服装逛了个遍,凌一脸凝重的走了出,心下却已经陷入了沉思。

刚刚发生的一切都绝对是幻觉,自己身的脚印是最大的证据,可是他却想通那个神秘头到底有着什么目的,他到底是什么人,是敌是友,过目前看应该对自己并无恶意,随意的改换周围的场景,并且还没有人察觉,种神乎其技的手段凌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即便他前世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强者,也绝对没有如此伟力,至于帝境上的境界,他知道了,毕竟纵观星武界的整个历史,能够破碎虚空飞升而去的强者也是寥寥无几。到了那个境界,传闻便可以肉身成圣,灭。

能够拥有如此神力的大能,要杀现在的自己简直是吹一口气的事,何必如此大费奏章。

除非自己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而样东西却可以靠外力强取,可是自己在刚重生的时候已经检查过具身体了,筋脉堵塞,丹田通,身虚体弱,完全是个废物,哪有什么可取处。

实在想通神秘人真正目的的禁皱起了眉头。

过了片刻,他终于摇了摇头:“算了,既通,那只好先放下了,毕竟凭自己现在的实力,算知道了那者的目的,也绝对无法阻止,其实仔细想想,倒如既则安到轻松些。”

决定暂时予理会以凌便向萧家大院走去,顺路还吃了个饭。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以凌直接“咚”的一声趴在萧映羽柔软的大床上,忽间一股强烈的困意袭,凌在迷迷糊糊中进入了午间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