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人脸面具!

小说:转世重生十万年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火花烟雨楼 字数:4494

“老臣先行告退!”

“李大人慢走!”

龙恩华微笑着送走诸位大臣,一想到自己今夜居然成功获得周鼎峰的支持,的心情便久久无法平静。

直到坐上马车之后,能感受到内心逐渐涌起,宛如喷泉般绵绵绝的狂热之意,终于,感觉自己已经压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助我也……真乃天助我也啊!”

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答谢一下哪位给自己介绍渠和提供帮助偷渡舞姬的蓝老。

虽然自己也付出小的代价,但只要能获取周家的支持,那么一切值得的。

此时坐前方赶着马车的车夫和四周的护卫纷纷有些二丈和尚摸着头脑。

“五皇子今天吗?”

“我看估计被鹰老给气疯!”

至于吧,邀请纨绔子弟吗?而且算胆子再大,应该也至于闹到五皇子的宴会上去吧!”

吧,我听说好像那俩恶少仗着背后有家族势力,所以宴会上强行非礼那几西域舞姬!”

“我亲眼看见那姓萧的和姓柳的宴会进行到一半被赶出来,那姓萧先被赶出来,姓柳的过也出来!”

“况且,尤其穿白色衣服那舞姬,啧啧啧,真极品啊。

“要能让我和她睡上一觉,让我立马去死都可以!”

倒也哈!”一想到那名白衣舞姬的美妙身段,再加上那几名纨绔子弟恶劣的根性,那名侍卫顿时便如同茅塞顿开般前后都想通,“位大哥真聪明,小弟简直自愧如啊!”

那侍卫被同伴么一夸,瞬间眉开眼笑,扬扬下巴,得意的说:“那,以后跟着哥混,保证有吃香的喝辣的!”

“哎哎,萧兄,等等我啊!”

柳元可算一条小巷子里追上方凌,跟身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萧兄,何必如此置气呢,一坛百年寒潭香嘛,我回头给整上几坛赠予又如何!”

见方凌背对着并没有说话,柳元还以为萧映羽嫌几坛太少,于便又开口:“萧兄若嫌少,日后我再多送几坛,我爷爷那多的呢,连五百年的都有,只一直都藏另外一秘密仓库里,除之外没人知哪,我也有一次误打误撞才发现的。”

“萧兄样如何,小弟先请萧兄去翡翠阁醉饮一番,然后再去怡红院找头牌耍耍,当小弟给萧兄陪!”

话音刚落,萧映羽便转过身。

柳元见状,还以为被自己的条件打动,顿时狠狠的咬咬牙,心里想:“哼,只要让我将蛊虫种进体内,今日便便宜一回又如何!”

忽然,柳元愣住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方凌。

幽幽的月光照旁边的屋子上,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盖住萧映雨右侧的身体。月光的照射下,只能看清一般的身体,另一半依稀显露黑暗中。白暫的脸庞上面无表情,只有一双仿若天上的星辰一般的双目淡漠的看着

那种眼神仿佛看一直蝼蚁一般,柳元从身上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的强大压力。

渐渐的,感觉自己的眼前顿时一片黑暗,意识慢慢的消失。

“咚”的一声,柳元终于意识全无的跌倒地板上。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到陌生的地方。

一件破旧的茅草房,自己正坐一堆杂草上面,靠着沾满灰尘的木板墙壁。

试着催动一下体内的灵力,但却发现自己的丹田好像被什么封住一般,无功而返。

当柳元意识到自己无力拜托困境的时候,决定安静下来,保留点体力。

意识混乱的一时间有些想起来自己为何会里,渐渐的,的意识逐渐恢复。

“萧映羽!”

自己追出去后,一路跟着小巷子里,然后……然后自己失去意识。

把自己带来里吗?

应该没错,当时的情况,除周围没有任何人,为什么要么做,难已经知我的计划

可能!

件事情除自己,应该只有哪位大人和那黑袍老者知才对,难别的事情吗?

自己平日里并没有表现出要杀的意思,除上次!

上次并我的毒药有问题,而识破计划,并没有喝下去,或者提前配置解毒丹之类的药物。

所以,来报仇的吗?

如果样的话,应该哪位大人的事情,我待会只要一口咬定我自己干的,应该可以保住“小翠”。甚至还有机会将件事情搪塞过去!

想到里,因为恐惧而加速的心跳声逐渐平静下来,仔细的想起对策。

时,一声“咯吱”声想起,旁边的门被打开来,可柳元却因为头被牢牢的固定住,而能扭头去看。

“萧……映羽?”试探着问

人走到正面,因为坐着的缘故,只能看到一双干净的蓝色男士短靴。

认出眼前人的身份,因为记得很清楚,双蓝色短靴的鞋头部分绣着一直栩栩如生的金色麒麟,印象中只有那人才有。

“果然!”柳元舔舔干涩的嘴唇。

眼前的人蹲下来,外面皎洁的月光照亮的脸庞。

一张俊俏的脸映入眼帘,没错,此人正方凌!

过此时的方凌却给人一种高山般的感觉,一种从气质上刻入骨头的威压,清晰的从身上传来。

淡漠的眼神让人望而生畏。

柳元苦笑:“到底谁!”

“怎么,柳兄记性好吗?么快认识我?”方凌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露出柳元记忆中的那邪邪的笑容,眼前的身影逐渐和那身影合到一起。

“原来如此,以往都装的吗?”柳元摆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看着方凌。

“世人都待着一副面具,白天起床戴上,晚上回家后会暴露出来。”

为什么那些盗贼和强盗都要晚上才出现的原因,因为们白天和普通人一样,过着正常的生活,更甚者,说定上一秒还和隔壁邻居有说有笑的下着棋,下一刻跑去偷的东西。”

“而且说定白天起来后,还会装作一副同情的样子去安慰面具一但待久下来喽!”方凌感叹着絮絮说,黝冷幽深的眼睛里,仿佛看到春秋更替之间,时间的流逝。

柳元苦笑一声:“我还能回去吗?”

方凌冲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如果我,觉得能回去吗?”

看着眼前温玉般的少年,此时的笑容仿佛像一张阴曹地府对自己张开阴森的大嘴。

没有希望

本来还觉得能蒙混过关的,此刻终于意识到眼前同龄人的恐怖。

究竟何事,居然能够将自己完全藏纨绔弟子的皮囊之下,隐忍足足十多年之久,现如今才露出来真面目,此番心境,即便柳元自己,也自愧如。

而自己落到种人手上,结局从一开始已经注定

柳元惨然的笑几声,眼前再次浮现出身影,自己一生中唯一的牵挂。

声音洒然一笑:“从什么时候察觉到我的?”

方凌眼睛看着位既陌生又熟悉的纨绔子弟,刚开始才眼神中看到的紧张和畏惧已经消失殆净。

死士。

心中有定论,方凌淡淡一笑,:“从白玉楼和那黑袍老者密谋着要害我时,我便已经计划一切!”

柳元神色一震,激动的说: “到底怎么听到的,萧镇山为检测的时候,当时四大家族都有人场,绝对做假!

资质低劣,无法修炼,绝对动用功法,没有灵力,拿什么催动法器!”

很显然,并没有想到,萧映羽会拥有二品术炼师的精神力,因此便认为观察类的法器。

萧映羽闻言,笑:“谁说偷听一定要用功法和法器,精神力更好吗?”

可能,要做到隔墙探查,至少也要有二品精神力!”柳元震惊的看着方凌,无法想象,眼前位年仅十八岁的少年,居然会有二品精神力。

要知精神力的修炼难度,要远远高于灵力,对资质的要求也更高,为何世界的术炼师的身份会如此尊贵的原因,毕竟物以稀为贵。

方凌想和废话,直接便一记精神攻击向柳元的识海打过去。

柳元顿时感觉识海内进来一股霸的精神之力,自己想去抵抗,可却如同一股小溪遇到喷泉般,抵抗变的毫无意义。

平时,还可以用灵气去抵抗,可此时丹田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封住,平日里努力修炼来的灵武境五重的强大灵力毫无用武之地。

过幸好那股精神力只单纯的闯进来以后,被收回去

柳元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少年,随后忽然轻笑一声:“萧兄,下以前一直以为一事无成的纨绔子弟,自认为将玩弄于股掌之中,却没想到,清风国中,居然经天纬地之才!看来终究还我柳元自命凡,狗眼看人低。”

萧映羽深深的看来一眼: “好想知的都告诉,接下来该轮到柳兄为萧某解解惑呢!”

柳元哈哈一笑:“柳某问,那一回事,说与说都可以,但问柳某,那另一回事,柳某说与说,自然也都可以!”

方凌眼神冷下来,幽幽说:“柳兄,我的忍耐有限度的,听闻柳兄和自家一贴身侍女,好像一直都走的很近呢!”

柳元眼睛顿时瞪的浑圆,牙呲欲裂:“萧映羽,祸及庞人,有种的冲我来!”

方凌微笑:“抱歉,我对男人可没兴趣,我人啊,也知,只要一开心呢,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方凌意味深长的说:“希望可千万要我我开心啊!”

柳元闭上眼睛,之前心里已经散去的紧张和恐惧再次涌上来。

居然知

自己平日里为让她收到危险,每次和见面都三更半夜,即便上面的人,也她的存,萧映羽怎么知的!

总而言之,现萧映羽已经彻底抓住的要害,如同打蛇中七寸一样。

想知什么?”柳元淡淡的问

方凌背负双手,轻声:“我想知,很简单,只有俩问题。一,到底谁要害我;二,为什么要害我!”

柳元抬头望向窗外的繁星,淡淡说:“问题,我也知,我能告诉的,只有我所知的一切!”

“嗯。”方凌扬扬下巴,示意继续说下去。

柳元轻叹一声,开口:“从前有一小男孩,的父母很小的时候抛弃,然后五岁那年,被一老者从街上的乞丐堆里捡回来。”

最开始的时候,那老者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每天对无微至,还教怎么修炼,帮打通筋脉,并且传授强大的功法。

因此,那少年从小很感激。总希望能够为做点什么。

每当少年问起来的时候,那老者都会说:“以后会有机会的!”。

终于,十岁那年,迎来机会。

那天,老人从外边带回来一一样大的一少年。那少年和长的极其相似,甚至连体型都一模一样。

老人丢给一把匕首,少年,然后再把的脸皮剥下来。

虽然很害怕,但。那老人说一二的,说到什么,最后一定会做到。

终于,死亡的恐惧趋势下,将那少年打趴地上。

少年贵族子弟,从小娇生惯养,而少年却从小和老人修炼武,身手得,那少年根本

把少年死死的压地上,用拳头使劲的砸着的头。直到将彻底打死。

看着眼前那张和极其相似的脸庞。上面还保持着一副因痛苦到极致而有些扭曲的表情。

那么一瞬间,仿佛看到自己!

忽然,柳元狰狞的吼:“亲手把那张脸一点一点的割下来,从下巴割到脸颊,然后再割到额头。最后把那张脸皮用手拽下来,血淋淋的皮肉将溅的满脸都猩红的鲜血!”

把那张脸交给老人,然后老人把的脸割下来,将那少年的脸给缝上换上!

再一次醒过来以后,已经彻底的变成那少年。那亲手打死,割掉皮肉的少年。

老人用秘法强行把一大堆陌生的记忆灌输给。然后将出去,将死胡同里后。自行离去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那老人。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过多久,有一队城卫军找到按照老人为安排的说辞,成功的进到柳家。

用脑海里被灌输进来的信息,摇身一变成为四大家族柳家的贵家小公子。

潜伏柳家中,慢慢的打探着消息。

“没错,那少年我!”

柳元惨笑一声:“好我所知的一切。”

“至于那幕后主谋,我也一无所知。”

“只知前几年的时候,一黑袍老者忽然出现我的面前,拿出当年收养我的那位大人的贴身玉佩。”

“当时那位大人曾经嘱咐过我,如果以后有人拿着的贴身玉佩出现我面前,那我的主人,叫我为做事。”

“我仔细观察之后,确认无误那便那枚玉佩,然后开始接受的命令!”

过每次都单线联系的我,因此我并能联系到,甚至连谁都!”

听柳元讲完以后,方凌陷入沉思。

虽然自己也并没抱太大的把握能直接知那幕后黑手,但禁有些失落,倒柳元的经历倒让方凌大吃一惊,饶的智慧,也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么一出,幕后之人倒玩的一手好狸猫换太子啊!

看着眼前的少年,柳元忽然笑笑,轻声唤:“萧公子!”

方凌从思维中退出来,扭头看向

柳元望着窗外美丽的星空,笑起来。

自己的身份,露出那一抹从八年前开始从未出现过的笑容。

“记得出去以后,将我的头骨埋阳光底下,我也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