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命运!

小说:转世重生十万年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火花烟雨楼 字数:2098

睡梦中依稀间好像看到那个老人再次出现到自己眼前,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然后嘴唇缓缓蠕动,好像说着什么。

努力的靠过去,想要听的仔细些,可眼前的老人却已经消失不见,柄利取而代之。

顿时清醒不少,他试图让自己从这场“梦”中醒,可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没任何作用,他使劲的掐掐胳膊,因为他用很大的力气掐上去,股抽痛感瞬间袭,仔细看去,居然泛起片淤青。

“看这里果然不梦见吗?”喃喃自语的说道。

他打量下周围的环境,发现他正踩片白色上面,这片白色的空间,除白之外,没任何颜色和向,白的无边无际,唯件东西,便自己和远处的那。不过因为相隔的比较远,因此他并不能看到那到底长什么样子。

低头看下,发现自己还穿着自己的衣服,空间戒指也还

他动用神念,试着从空间戒指中拿出瓶春药,然后向旁边扔出去,看着不远处滚落着停的瓷瓶,不禁松口气:“看这里应该处独立的空间,并不幻境。”

空间戒指用星武界南部地区特产的种空魔石为原材料,然后再由术炼师们辅以其他材料炼制而成的种储物法器之,其实也并不人都用戒指做媒介的,就像的人喜欢做成腰带,的人喜欢做成手环,还的女性们喜欢做成耳环,簪子等饰品。不过相较于这些说,戒指会显得比较便些,所以才会大部分人都选择做成戒指。

同时,储物法器因为其内蕴含着独立的处小空间,因此当修者陷入幻境以后,储物法器就不能够使用,除非处处独立的空间中,否则无法使用幻境的。因此既然空间戒指能使用,那么就代表这处空间独立的空间,而且刚刚瓷瓶被扔出去后也和平常的运动轨迹样,并没碰到任何东西或者破碎,说明这里就如同看到的样无边无际,并没结界或者外力破坏闯入者的因素存

暂时松口气的,试着迈开步子向那过去,走大概七八分钟左右,距离那大约十步的位置停

他逐渐打量起眼前的。眼神也由刚开始的好奇渐渐转化为骇然。

这片全白色的空间里,那漂浮自己身前不远处的虚空上面。这很普通的,整上面都锈着层红褐色的厚厚铁锈,没错,眼前这,很显然便之前哪个破旧商铺里的古怪老头那里看到的“镇店之宝!”岂能不骇然。

“看自己之所以会出现这里,果然和那老头关系!”想起自己刚开始依稀好像看到那老头对自己笑,本还不敢肯定,现看到这“镇店之宝”,便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和他脱不干系

忽然,感到股庞大的气势从身前传,他连忙太太望去,只见那正颤抖个不停,然后那铁锈也慢慢脱落,露出里面的真面目,那上下通黑,无论柄还身,都黑色的,分明只三尺长余,但气势巍峨却宛若星空恒宇般骇人,感觉眼前看到的并不,而个浩瀚无垠的洪荒宇宙。

此时正努力的制住柄黑带给自己的压迫感,内心深处那股敬畏的感觉。

他前世身为九级术炼师和封号武帝,灵魂之力堪称世间顶尖,要不然重生以后也不会直接就二品层次的精神力

这庞大的灵魂之力,眼前这柄外表普通的铁面前,却显的如此的微不足道,就像颗沙粒般弱小。

并不想冒然上前去近距离观察这,但仔细想下自己的处境。

他莫名其妙到处陌生空间,并不知道出去的办法,与其坐这里等死,还不如从眼前的黑上面找找看出去的机会,下定决心后,就向那走去。

近距离看去,这身的颜色更加显眼,白色空间的对比之下,这却宛若白昼中仅存的抹黑暗,竟从上面感受到些许亲切感。

这股自灵魂深处的亲切感宛若个绝世尤物般吸引着双,使无法抵抗,只见那柄黑缓缓向他飘去,闭上眼睛,微微抬起胸脯,黑和他的距离逐渐靠近。

渐渐的二者终于碰到起,感觉胸膛凉,接触到冷冰冰的身,就感到胸前阵热乎,感觉股舒爽的感觉从胸前厂传入大脑,然后,进入自己的识海,直冲灵魂本源。渐渐失去意识, 只感觉好像最后又看见那个老人,他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还带着丝不怀好意的味道…………

黄昏微妙的暗紫色渐渐从天际漫,流入西天辉煌的落霞中。

淡黄的光线照进萧家大院最南边的那座小别院,从窗户映俊俏的脸庞上面,他的双目缓缓睁开,“唰”的下从床上跳

当看到周围熟悉的摆设和家具,还脚下这张柔软的大床以后,轻轻松口气。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刚还那处神秘空间里,然后就走到前,想探究竟,结果股从灵魂深处传的强烈熟悉感瞬间将他淹没,他的原本意识挤兑的只剩小点,所以他对整个状况都处于懵懂状态,只记的胸膛好像碰到什么,先点冰凉的感觉,然后就感到阵舒爽,好像什么东西进入自己的识海,最后失去意识前好像看见那个老人,但并不能肯定到底幻觉。

想到那宛若恒宇的黑就立马用精神力检查下身体,每个角落都没放过,最后就连识海都仔细看遍,但都没发现任何异常,他刚刚提起的心再次放下。

相信,这发生的种种切,都和那老人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对于那个老人和他那奇怪的“镇店之宝”目前属实没办法应对,所以抱着既之则安之的心态,他将这件事压内心深处。

抬头看看时间,发现已经五刻酉时,他并没忘记自己今晚还要受邀参加五皇子龙恩华的宴会,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

从柜子里拿出个红色的请帖,稍微整理下衣衫,便向推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