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 抉择

小说:火影带恶人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生吃萝卜 字数:2748

然而,并有给日向思索的时间,日向日差从还有合上衣服的奶妈怀里接过自己的傻儿,摆摆手把奶妈赶出屋

人就么大瞪小,日向被日向日差苍白而有焦距的睛盯得有些头皮发麻,“难道我是穿越者的事情暴露?还是占奶妈便宜被发现……”

……父亲用,让你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受伤,你母亲……因为强行生产死去,现在你好不容易活下来,却……却又要被拉去销毁。”

顿,日向日差强压下心中的不痛快,在自己的傻儿面前维持自己的父亲威严。

实际上……

“大哥你泪都掉出来,能不能别那么严肃……”也许是因为具身体和日向日差血脉相连,哪怕听不懂日向日差在说什么,日向也觉得鼻有些酸。

他最受不些煽情的东西

,你只能活……三年。”

日向睛瞪得大大的,仿佛被道天雷击中,多年的《火影忍者》观看生涯让他能听懂几句简单的日语,“就活三年,我不是又得绝症吧!”

沉浸在自己世界无法自拔的日向日差有注意日向的异样,继续自说自话,“三年时间到,族中就会再检测你的身体和心智,如果……”

是族中的规矩,三年……是父亲为你争取到的最长时间,三……”

说到里,日向日差经历无数杀戮的真汉红,泪再也憋不住,劈里啪啦的往下掉。

日向脸蒙圈,又听不懂……

“儿啊……我和你母亲都是血脉纯正的日向族人,你……你怎么就……只有只白呢……”日向日差的神复杂难明。

日向:“阿巴阿巴……”

自己儿的奇葩反应,日向日差更相信自己的儿有病,深深的叹口气,放下傻儿,他想静静。

又被独自丢在房间里的日向是蒙圈的,他就听懂句只能活三年,还有几句爸爸妈妈,“现在情况,还是开挂吧。”

搞不懂情况的日向决定直接开挂。

“打开系统面板。”淡蓝色的屏幕出现,投射在天花板上。

最先映入帘的就是行大字——鉴于宿主太过垃圾无法用好T病毒,本系统被随便创造而出,祝宿主好运。

在日向的满头黑线中,大字消失,露出简单到离谱的系统面板。

中间是两试剂图标,为深蓝色,为浅绿色,在日向三视线聚集的时候分别显示为:

T病毒原液,T病毒解毒剂。

有使用说明……

有系统精灵……

有名字……

典型的三无系统!

不敢随意操作,日行只能看T病毒原液的图标,企图能看出使用说明。

灵魂:0/10

行红色的小字出现,然后固定在T病毒原液的图案下方不动,旁边的T病毒解毒剂也出现行小字。

灵魂:???

“**!不是吧!我选的新手礼包竟然还有使用限制!”日向都快瞪出来,到底还是年轻,躲过死神小姐姐的套路。

“所以,我想开挂就只能杀人?”日向头都要大,哪怕再过几年,他都可以借历练的名义杀人开挂。

但是现在……

“老共才出生几天,杀的杀哦!”

呆呆的望天花板,日向彻底放下对美的欣赏,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如何开挂的研究上……

渐渐的,不知是谁走漏风声,木叶村出现股议论日向家杂种的浪潮。

所谓三人成虎,说的多,大家的描述也更加有鼻,仿佛亲见过那日向家的杂种样……

而不知道外界情况的日向,依然在专心研究怎么开挂。

日向家有不知道是那货挑头,则是开始议论起日向日差生……

不管族人和外人如何评论,原本及其注重名望的日向族竟然有做出任何解释,仿佛默认家族中和村里突然出现的谣言……

————

木叶48年。

是夜。

小小的身影正站在花园里放水,嘴里还哼奇怪的旋律,“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

突然,巨大的橘红色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狂暴的气势让日行几乎喘不过气。

“风紧!扯呼!”差点尿手上的日向连忙抖抖小兄弟就准备跑路,段剧情就不是现在的他能掺和的!

如果我记错的话,九尾入侵木叶并有波及到日向族居住地!

然而,事与愿违,疯狂想跑路的日向发现自己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右传来阵阵火热,就像……

就像不小心把烧开的热水倒在睛里样!

好在种痛苦并有持续多久,随阵清凉感传来,日向觉得自己的右好像爆发出股唯我独尊的强大气势。

股气势比九尾的气势强不止等级!

然而,来不及多想什么,尚且年幼的日向被两股超越影级的气势夹在中间,双番就彻底失去意识。

昏迷之前,他的右微微的蓝光……

正在大杀特杀的九尾稍微顿下,却被不少忍术轰在身上。

写轮加速转动,九尾完全失去理智,疯狂屠戮前的切生物。

————

据《忍界通史》记载,是夜,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战死,九尾被封印,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出生。

后面是几鲜红色的大字:

忍界大魔王日向,开窍

天,被后世的忍界居民称之为……魔王元年。

件事的关键点——九尾和宇智波带土,被钉在耻辱柱上……

————

半年之后……

“父亲大人,我想去乐拉面做学徒。”勉强能说些日语的日向笑的天真无邪,睛里满是小星星。

“嗯?”端坐喝茶的日向日差瞬开白,沧桑的脸上青筋毕露,差点把瞪出来,“你再说遍!”

“我……我想去乐拉面做学……”日向察觉到情况不妙,话说完就撒腿开溜。

日向日差微微笑,手里的茶杯留下深深的指印。

风声呼啸。

逃命的日向只觉得股凉风袭来,还未来得及闪避就被提离地面,屁股上已经传来火辣辣的痛……

“啊!!!我不敢!!!”

惨叫声响彻院,惊飞路过的鸟群……

片刻之后,已经哭红睛的日向无精打采的趴在榻榻米上,享受退休奶妈的抹药服务。

“大人怎么又打小少爷,真是的,么可爱听话的儿去哪里找……”退休奶妈看日向几乎碎成四瓣的屁股,边轻柔的涂药,边碎碎念

“还是奈奈姐姐最好,父亲大人就知道打人,哦~~嘶……点都不讲道理!”日向嘴里抽凉气,趁日向日差不在又开始吐槽。

是因为什么啊?”奈奈不敢搭茬,只得转移话题。

“哦,就是我想去学做拉面。”日向满不在乎。

奈奈:“……”

照顾好儿,特地学唇语的日向日差关闭白,茫然的看自己手里的铁尺……

“难道是我做错?”日向日差喃喃自语,陷入沉思。

————

木叶49年。

木叶村,日向日差私宅。

初春的阳光洒在穿白色和服的小小身影上。

式练柔拳的年幼身影不是日向又能是谁。

“晨练结束,休息。”拿铁尺的的日向日差开,发现自己傻儿的身体确实活动到位才淡淡点头,声音却还是如既往的冷酷,如他有情感波动的睛。

在日向日差手里吃足苦头的日向才收架势,擦擦汗水,摇摇晃晃的瘫坐在日向日差对面,喝口热茶,心口不的称赞声真好喝。

“今天觉得柔拳怎么样?”日向日差喝口茶,随口问道。

“我超喜欢柔拳的,虽然现在还有查克拉,但是柔拳的博大精深我已经感受到点皮毛,父亲大人放心,我定会把柔拳发扬光大 的!”

日向想也不想,几乎在日向日差刚闭嘴的瞬间就开始声情并茂的演讲。

说实话要挨打的,只有忽悠忽老头才能维持得生活

就在日向以为今天的晨练会像往常样结束的时候……

日向日差开口

,明天族中就会派位长老来进行考核,你体内的日向血脉明明比为父还浓郁,却迟迟不能恢复为白……”

“为父想……想……把你的右挖去,对外宣称你在九尾袭击木叶的混乱中中不小心被石头打碎球,凭……”

后面的话,日向已经听不进去,他彻底愣在原地,呆呆地望满脸懊悔、却已经有白头发的日向日差。

他好想说句——就是父亲大人说的万无失的办法?

的日向忍者和废物又有什么区别?

感受到自己傻儿震惊地目光,日向日差不再说话,习惯于儿早慧的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说的话对还不到三岁的孩是多么残忍。

但是,他必须接说下去。

, 为父给你选择的机会,你可以选择摘掉右、放弃当忍者,也可以选择在明天的检查过后被族中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