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 哥哥带你看金鱼

小说:火影带恶人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生吃萝卜 字数:2741

次,过来,大伯帮你检查一下白。”表明自己立场的日向日足和善一笑,对日行次招招手。

“是,大伯。”日向次乖巧点头,可可爱爱的走过去仰起头。

卖萌,也是一种技术!

淡淡的查克拉凝聚在手掌上,日向日足心的探查着日向次双的经脉……

片刻之后……

“确实是白,经脉没修改迹象,是次自己的。”日向日足给出了一次稍微放心的答案。

“是吗?据夫观察,明显是移植的睛啊,族大人要再看看?”九屑的笑笑,话中带着讥讽。

“是啊是啊,我看也是移植的,族大人要再看看?”屋里其他的纷纷附和,刚才一直看戏的三也附和了几声。

看着近在咫尺的日向日足脸色急剧变化,日向次哪里还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指鹿为马吗!

“堂堂一族之主,就混成样儿,日足啊日足,我很失望啊……”日向次念头转的飞快,些同情前的男人。

“八卦空掌!”一声怒喝传来,打断了屋里的嘈杂。

肥胖身影吐血倒飞,看体型显然是九

骤然之间的变故让屋里所人都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气势升腾的日向日差,除了省人事的九,所的脑海里都回荡着一句话:

精英上忍!

“放肆!”

“岂敢!”

……

呵斥声断响起,却没敢上前一步,精英上忍打他们一群掉牙的上忍就和打鸡崽多,急着上去骗医药费啊!

最后还是大上前一步,斟酌了一下,才一敲拐杖,抹了把白花花的胡,“日差啊,就算九什么对也别打人啊,我们骨头可经起你的拳头。”

“哼!各位用多言,我就撂儿一句话,今天谁要动次,就从我日向日差的尸体踏过去!”脑里装下太多弯弯绕的日向日差直接撂狠话。

他还就信了,一精英上忍连自己的孩都护住?

日向日足睛一亮,放下茶杯就准备起身救场。

哪曾想日向次实在是看下去王八蛋瞎扯,直接站到日向日差身后,双手在胸前结印,大喊一声,“白!”

周围青筋暴突,正是开启白的表现。

以九为首的一群人差点把瞪出来,一瞬开白,想要证明日向次的白是幻术之类的障法。

然而,左看右看,一众珠里甚至瞪出了红血丝,依然看出端倪。

环视一周,将各的丑态尽收底,日向才关闭白,鄙夷的看着一群傻掉的,“你们怎么哑巴了?年纪大了睛瞎抓紧去医院看看,别那天心撞树上卡死。”

睛一眯,一股隐晦的杀气一闪而过,心里盘算着是是日向日差已经知道了什么才会让日向么说。

他永远都会知道的是,日向次的灵魂是一成年人的灵魂。

误会,就么产生了……

久经沙场的日向日差和日向日足敏锐的发现了九的异常,对视一,日向日足微微摇头,示意日向日差要轻举妄动。

说话啊?连人话都听懂了?还愣着干什么啊?抓紧时间回家买棺材啊!”对于想整死自己的一众们,日向次半点口德都想留。

又是一顿阴阳怪气的嘲讽,一众脸色变了又变,九更是几乎咬碎了一口牙,他们一养尊处优多年,已经知多久没被人么嘲讽过,心里对日向次破口大骂。

但是为了爱惜羽毛,只能装作一副辈计较的样,铁青着脸却要扯出一副宽容的笑容,才一走了,拿着拐杖的手青筋暴突,在地上戳出一连串的坑……

已经准备好出手救的日向日差安安松了一口气,他并是怕自己打过,以他精英上忍的实力,对付一群时间战斗的古董上忍还是绰绰余的。

他担心的过是自己的宝贝儿出什么意外,如果留下了什么隐患,他可是会后悔一辈的!

人发现的是,看似一直稳坐钓鱼台的日向日足也松了一口气,他是想借机反抗一下们的压制和架空,但是完全没做好撕破脸的准备。

如果两方真的打起来,他甚至知道应该帮那边……

作为主角的日向次反而是想的最少的,他只是觉得自己可能逃阴逼的毒手了,抓紧时间多骂一句是一句。

可能的话,像诸葛亮那样直接骂死几狗是最好!

此时局势忽变,一股劫后余生之感油然而生,一颗的种在他的心里发芽——要用魔法对抗魔法!

以暴制暴,以恶止恶,以杀……

直到屋空下来,日向日足才一拍日向日差的肩膀,乐呵呵道:“日差啊!你可真是生了好儿!那帮几年管得越来越宽了,要是今天次亮出白,我的威严直接就半点剩了,到时候就是任人摆布的傀儡一!”

“为兄谢谢你啊!”说到最后,日向日足语气些感慨万千的味道。

“兄言重了,其实很听话的,哪里雏田乖巧。”被拍到马屁的日向日差先是哈哈一笑,然后嫌弃的督了一自己调皮捣蛋的儿

听见雏田两字,原本快要睡着的日向睛一亮,嘴角流下了争气的口水,“雏田!太妃啊!嘿嘿嘿嘿……”

“哈哈,次快过来,让大伯好好看看……”没发现自己闺女已经被盯上的日向日足招呼着次,准备和自己的侄好好熟悉一下……

“大伯,你们说的雏田是谁啊?”日向次眨着大睛,选择装傻,伶牙俐齿和未卜先知时两回事。

闻言,日向日足脸色变,揉着日向次的脑袋瓜,温和道:“雏田是大伯的孩次作为哥哥要好好保护妹妹哦~”

因为距离比较近的缘故,日向次明显能感觉到日向日足说话的时候自然,但是在雏田的诱惑下,并没放在心上。

“是!大伯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雏田的!决让她受到半点伤害!”说话时,日向次的睛里满是坚定,挥舞着拳头,在两大人里可爱极了。

心中则是默默的补充一句:我一定会帮你好好照顾的……嘿嘿嘿……吸溜……

暗喜又给自己闺女找到一保镖的日向日足一激灵,觉得一股恶意笼罩了自己,思考了半天却也没想明白来源,最后只能在心里默默记了九一笔……

见自己的儿和自己一样聪慧,身上更是他娘的影,更重要的是,“和兄相处的错啊……”

他又是傻,怎么会知道日向日足和日向次亲近意味着什么?

的院,一时间欢声笑语。

直到脸上一直带着天真笑意的日向次脸都快僵了,日向日足才放下手里的茶杯,对自己旁敲侧击得来的消息很是满意。

温和的笑着,配合日向日足沉稳的面容和气质,日向日足自信忽悠一手到擒来。

次,想想看看妹妹啊?”

“想。”已经无聊到爆炸的日向睛一亮,完全没想到前的大伯心里笑的像只狐狸……

日向一族族大宅,此时已是中午,空气中弥漫青草的清香,一的身影正在一板一的在院中练拳。

忽然,大门打开,前后走进来两满脸严肃的中年男,当先的男眉头一皱,想到还次在后面,只能把嘴边的呵斥收了回去,淡淡道:“雏田,先歇歇,来见过日差叔叔和次哥哥。”

听到父亲没呵斥自己而是让自己休息一下,雏田的心里被巨大的喜悦充填起来,连带着,对从听过的“次哥哥”也少的好感。

跟在两大人身后的日向才钻出来,笑嘻嘻的挥挥手,“初次见面,多多关照,雏田妹妹。”

“啊~,初次……见面,多多关照,……次哥哥。”雏田看着阳光的次,忽然就红了脸,手下意识的捏起了衣角。

心里暗想,“次哥哥好厉害,竟然样也会被父亲大人教训……”

的年纪,雏田对于强者的认识就是会会被日向日足教训,例如,那群会呵斥父亲大人的人都是很可怕的人!

要害羞嘛,走,哥哥带你去看金鱼。”看着脸红的雏田,次心里差点爽翻天,心里狂笑,“原来雏田脸红起来竟然意思,能放过能放过……”

于是,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日向次极其自然的抓住了雏田的手,20多年来,还是日向次第一次拉女孩的手。

柔弱无骨,原来是样的!次在心里发出了惊叹。

“啊,可是……可是,父亲大人……”雏田被抓住手,脸色更红,头顶几乎冒出蒸汽来,就连次的话都没听清,一时间知道要要把手抽出来,只能求助的看向自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