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 断子绝孙掌

小说:火影带恶人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生吃萝卜 字数:2787

方向,正是日向日足右前方,只要日向日足去接,梅川酷就有时间带着唯一收获溜掉!

“哈哈哈哈哈,这小姑娘还给你们!”怕日向日足铁心要打死己,梅川酷特地补一句,相信,这个从日向一族族长家偷出小姑娘有这个价值!

“嘿嘿嘿,这个男孩就可以繁衍出一个家族……”觉机智梅川酷笑得像个老狐狸。

所料,日向日足最关心然是闺女——日向一族唯一继承人。

至于另一个被掳走小男孩……随意吧,反正都下笼中鸟咒印,抢回去也没什么用。

凭借丰富经验,日向日足瞬间做出判断,但是为保险,接住日向雏田之后,还是再短短蓄势之后轰出一掌,这一下,青草纷飞,地皮被乱窜气流犁出一道丑陋伤疤。

方向却是飞速逃窜梅川酷……

威势比起之前一掌大一倍止,就连正值壮年日向日足也有些气喘,右手经脉隐隐作痛。

但是还是用体内将近半数查克拉轰出这一掌,因为突然想一个问题:

万一被抓走男孩泄露日向家血脉怎么办?

所以……

“一切都是为日向一族……”日向日足脸上没有懊悔愧疚同情一类情绪,而是带着淡淡得和骄傲。

“所以……去死吧……”

已经看清东西日向眼珠都要瞪出,因为被抓时机和角度问题,此时能清楚看着一道裹挟着一堆碎草叶掌形查克拉团直奔己胯下……

这一掌是冲着敌人,而是冲着被掳走族中晚辈!

甚至还恶毒刁钻选择要害攻击,就算梅川酷保护及时,日向双轮单杠车也会大概率废掉……

“我甘霖娘……”日向眼角流下鲜血,眼前一切都染上一层血色……

恨啊!

但是,严重缺氧已经几乎让丧失思考能力,就连骂人话也只剩下几句甘霖娘在断重复。

“老就是死,也得拖个垫背……”像是回光返照,日向忽然恢复思考,这才想起己就是收灵魂啊!

管什么时候死都重要,只要有灵魂,死神就会满足愿望!

“一个精英上忍……知道能能换一个重新开局机会……”全身生命能量聚集起,被日向小手狠狠印在梅川酷尾椎上……

刚察觉梅川酷脸色一变,还及保护“家族种”,突然感觉尾椎一麻,以尾椎为中心,上下三寸地方都传一阵剧烈针刺痛!

“什么时候……”第一时间,梅川酷觉得己中毒,砂忍村和木叶都是有用毒高手

潜意识里,依然相信一个连裤及提上小娃娃会伤

然而,强烈麻痹感和刺痛让行动无比迟缓,连带着手上力量也弱几分……

又一阵微弱麻痹感传,这只是微痛,倒是梅川酷却是脸色狂变,惊恐看着已经向地面跳去小小身影。

今夜月光并明亮,但是梅川酷甚至能清楚某个晃荡杠杆……

那个小孩甚至冷笑着冲伸出一根中指,从讥讽表情看,显然是什么友好意思,但是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猎物落地面。

这么一系列意外导致结果就是,梅川酷身形迟滞瞬间,正好遇原本瞄着日向杠杆加强版八卦空掌!

“细胞活化!”大喝一声,梅川酷再犹豫,神色癫狂,整个人在半空中剧烈得抽搐起,比刚才还要猛烈疼痛传遍全身,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

重新获得身体控制权!

但是,日向日足必杀一掌已经近在眼前……

一声沉闷巨响在半空传出,一蓬鲜血和碎木头四处飞溅,细小木刺仿佛一把把飞刀,秘密麻麻插在附近地面和墙壁上。

刚跑没两步日向连忙蹲下,用查克拉覆盖后背,刚刚恢复一点生命能量被聚集在后心处,硬抗住飞射木刺。

鲜血,缓缓流下,及处理背后伤口,彻底失去战斗力日向几乎是手脚并用爬起,用肉体极限速度逃离战场。

“日向日足那个老东西巴得我死,落云忍村那个上忍手里更没什么好下场,甘霖娘!青山改绿水长流!咱们走着瞧……”骂骂咧咧,日向对日向一族印象直接降冰点。

月光下,一个哑铃吊在身下晃晃去,根本没有时间被裤保护起

然而,今天,命运似乎特别喜欢和日向开玩笑。

人,跑着跑着……

就撞敌人怀里……

“你好啊……”生命能量恢复量可以忽略计,废柴查克拉随便一用就没,浑身上下连一把苦无都没有,日向知道己有什么方法在一个精英上忍手里逃得一命。

虽然这是一个受伤精英上忍……

“那个……我对云忍村其实仰慕已久,如……大人带我去参观参观?”搓着手,日向笑得一脸狗腿。

身为穿越者,然知道己对于云忍村价值。

是担心吓眼前精英上忍,甚至想说:听说云忍村美女如云……只要给我时间,我能繁衍出一个族群!

相信,只要己配合,云忍村甚至会给直接发一堆漂亮老婆……

“然后……嘿嘿嘿嘿……”想己拖身体发育时候突然叛逃场景,日向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甚至……

“好像,去云忍村比在木叶待遇好多!”想这里,日向闪电般提上裤,然后直接抱住梅川酷小腿,眼神无比坚定,“带我走吧!”

梅川酷:“???”

天底下还有主动求带走小羔羊?会有什么阴谋吧……

但是,想那个月色下晃荡哑铃,梅川酷承认,这个脑回路清奇小孩确实有繁衍出另一个日向一族潜力……

日向日足:“……”

身为上忍,日向日足然听日向话,心中是气恼已,原本就严肃脸紧紧皱,想着要怎么才能把这个日向一族第一天才心给拉回

但是……日向背叛让改变想法。

“系内!”大吼一声,日向日足把雏田交给聚拢过日向忍者,风一般靠近已经开始跑路梅川酷

两个人一追一逃,一个因为受伤加上带一个拖油瓶跑得快,一个因为拉消耗有点严重敢猛追,就这么僵持下……

被卸四肢关节日向被固定在梅川酷后背上,悠闲看着两个中年男人玩起“你追我,要是你追我我就让你嘿嘿嘿”游戏……

“换地图好啊,木叶这帮老王八蛋就知道坑己人,云忍村那边虽然知道什么剧情,但是生活起应该会很……爽……”享受着人力车,日向开始畅想己被一群美女伺候场景……

但是,没有想是,去云忍村之后,就凭展现出天赋,最可能下场应该是被废查克拉或者打断手脚,只是专职做一个无情繁殖机器而已……

忽然,一阵密集骨裂声传,听得日向差点把牙酸掉。

随之而,是一道沙哑声音,“还好吗……。”

“父亲大人!”日向直接泪目,一想己妻妾成群夜夜笙歌美好生活消失,就想骂人,喜欢专坑己人木叶啊!

但是,一种名为感动情绪告诉: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日向日差这个师傅,甚至,“日差老哥也没那么靠谱嘛……”

“男可以哭。”日向日差皱起眉头,很快就要走,儿够坚强怎么能行!、

“……”日向直接无语。

忽然,觉得四肢一凉,随后是一阵强烈撕扯痛,要比四肢关节被卸难受得多。

是日向日差趁着走神时候闪电般出手接上关节……

强忍难受,日向轻车熟路从日差刃具包里掏出一把苦无,在已经失去气息梅川酷胸口接连捅几刀。

心中默默祈祷,“你一定要生命力顽强一点啊,你一定要坚持啊,要那么容易死啊混蛋!!!!”

一个精英上忍灵魂,这种便宜在近十年之内可能都会再有机会获得,哪怕又一丝丝希望也值得断尝试!

良久,月光明亮起,日向身前是一具已经看出人样尸体,血肉模糊胸膛像是被巨锤撞击过,断端并平整则像是被小型野兽一口一口咬断。

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对视一眼,默契没有说话,至于两个人眼睛里底是是一个意思……天知道。

已经控制四周并且布下层层岗哨日向一族忍者则是觉得心中发毛,一个小孩,竟然做很多成年人忍者这都愿意去做事情,脸上甚至带着迫及待……

“唉……还是我天真啊……”长长叹一口气,日向丢掉苦无,失魂落魄坐在地面上,怔怔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