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 忍界绑匪

小说:火影带恶人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生吃萝卜 字数:2744

“等等,大人,听我解释啊……”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已经红了眼的日向前冲的速度骤然加快,脚上已经缠绕了查克拉,双掌聚起生命量,准备随时把这敢耍己的小王八蛋定住阵毒打。

光天化日直接打死容易落人口舌,日向忖现在实力还是很弱,正面交锋中最多打赢普通中忍,还不以力服人、横行木叶的地步,只按捺杀意,先从这对雏田有想法的老色批身上找点利息。

“啪”的声脆响,日向被两根指戳在胸前,是日向彩鸟的柔拳。

中了柔拳的瞬间,他明显感觉体内的查克拉流动直接被阻断了大半。

“呼……大……”刚松了口气的日向彩鸟还没来得及把动日向胸前拿开,掌拍在胸口,后半句话真么卡在了嘴边。

嘴角勾起,日向笑得像变态,“想不吧,两穴位也不让我失去战斗力。”

刻,日向彩鸟已经悔青的肠直接黑了,眼泪在他的眼眶里打转,悲伤这么席卷了这在家族中直处境尴尬的男人……

“我真傻……真的……我明知道这小恶魔掌打死下忍,却还是把他当孩看……”

“嘿嘿嘿……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段,希望时候你还这么嘴硬……”日向笑得越来越狂放,甚至不觉的舔了舔嘴角。

这种凭己辛苦修炼结果击败敌人的感觉,让他的心中充满了成感。

对于带给他成感的日向彩鸟,他决定用隐约记得的酷刑来好好报复……

“啪啪啪啪……”连串清脆的打击声传来,趁着日向彩鸟还没有恢复行动力,日向打出了连串的分筋错骨

白眼之下,日向彩鸟全身骨头无例外的被打成截。

极致的痛苦刺激着日向彩鸟的神经,偏偏刚刚晕过去然后又痛醒……

“啊……艺不精,不好意思啊~”日向觉得己的分筋错骨以后还是叫“骨断筋折”比较合适。

是生命量劲儿太大的缘故,日向都是直接打断骨头,三百多,无例外。

“我他妈谢谢你啊……”下颌骨也被打断的日向彩鸟喷出口血,悲愤欲绝,可惜现在根本说不了话,不然还要多加上顿毒打。

凭他的家底,这伤是不可恢复完全了,之后也垫底中忍的水平,想娶第三老婆是不可了……

无法呼吸的日向彩鸟,脑里全是两老婆的样……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并迅速猥琐……

“身残志坚啊……”日向嘴都快气歪了,这遇见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啊,被打成残废了还笑得这么淫、荡,真当我堂堂主角不要面的?

于是……

“啊……”被拖在地上的日向彩鸟惨叫起来,双扒着地面,在地上拖出了道长长的血色笔画。

血色笔画直延伸日向日差的私宅中,彻底消失在门后……

整整小时之后……

神清气爽的日向信步走出家门,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换了套,哼着小曲儿径直走向去过的九长老家。

“进。”

刚走门口的日向还没敲门,道威严的声音直接传了出来。

全员透视挂,还混得这么惨……日向脸上笑嘻嘻,心里则是浓浓的鄙视。

“上好茶。”不等日向落座,九长老已经挥挥打发走了旁边的仆人。

“不要紧张,咱们先喝茶,会儿再聊。”九长老笑得很和蔼,胖脸挤出堆褶,要不是太胖,说不定会和猿飞日斩很像。

点点头,,淡定坐下,日向没有说话,虽然他大致知道了这帮长老们打得是什么算盘,但是看破不说破嘛……

过了会,小两狐狸对坐喝茶,副其乐融融的样,只是谁都没有先开口。

“啊……天色晚了,我该回家了,回去晚了会被父亲大人骂的,九长老再见。”日向放下茶杯,看眼挂的高高的太阳,恍然大悟,要起身离开。

“别急嘛,九爷爷有事情要跟你商量。”九长老面皮阵抽动,忍住了掌拍死这小王八蛋的欲望,笑眯眯道。

开口,九长老己摆了长辈的位置上,顺便占了波便宜。

然而,九长老完全不知道,这么简单的句话,直接踩了日向的雷区。

“穿越这破地方已经够闹心了,被迫认父亲更是让老想当街砍人,现在阿猫阿狗都随便占老便宜……”日向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了道弯月牙,掩盖着己有些失控的杀意。

从头尾,他都厌恶着这世界……

厌恶这名字……

厌恶这些说起话来叽里咕噜的矮……

如果不是说了原因会被封书,秦三定会跳起来,狠狠的抽作者的大嘴巴边抽边说奋青被安排这么地方,你他丫的是脑被驴踢了吗?

可惜,作者也怕封书……

恰好,秦三的任务可以只是毁灭……

己已经上了死亡名单的事情毫不知情,九长老又品了口茶,这才说出了己的条件,“啊,你也知道忍者的修炼需要大量资源,以后你需要什么尽管和九爷爷说……”

“呵呵呵呵……”日向笑的很开心,与这世界的人接触越多,他越是世界的畸形。

脑残处有,这里特别多……

对于某选择,他再无半点顾虑了。

……

磨磨唧唧的谈话过后,日向笑眯眯的回了家,路上见的日向族人都恭敬的打招呼,待遇堪比宗家大小姐日向雏田。

“之前叫老杂种,现在我得势了叫大人……呵……”

面对群肤浅的人类,日向半点搭理的兴致都没有,路板着脸回了家,再空荡荡的院落里打起了柔拳。

虎虎生风……

时间这么点点过去,日向出门的数越来越少,每天的饭菜都有专人送门口,凭着己被病毒改造过的身体,他也不担心有人下毒。

除了砂忍村和山椒鱼半藏,也只剩下老阴逼志村团藏才有实力毒倒我了……

某人对己的身体极度信。

时光飞逝……当日向也不知道己实力变得多强的时候,意外,终于发生了……

月色如水,丛粉红色的菊花前,小小的身影正在开闸放水。

忽然,阵风声传来,日向只觉得眼睛花,整已经离开了地面,脖双仿佛铁钳的大捏住,窒息感紧随其后……

“甘霖娘!我爱护花花草草也被抓走?”睡得迷糊的日向反应是骂人,双已经聚集起生命量,准备拍死这抓住己命运后脖颈的龟孙儿……

然而,句沙哑的低语让他放弃了这想法。

“吼吼吼……真是想不,除了宗家长女,竟然还有没被种下咒印的孩……正好女!以后我岩忍村有白眼了……”包的严严实实的梅川酷低声怪笑着,眼睛眯得几乎看不见,跳动的脚步又快了很多。

对于毫无反抗力的两小孩,他是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我梅川酷精英上忍要是连两小孩都抓不走,当众倒立切腹尽!”

听清梅川酷句话之后,日向放弃了作死反击的念头,开挂装逼、越级杀敌确实是广大挂壁的操作,但是没见过跨这么大级别的啊!

“反正日向日足会追上来的,等等……等不了了!”日向清晰的听己动脉的搏动,心跳声是那么清楚,他的脑渐渐迷糊起来。

不反抗的话,怕是要直接白给。

反抗的话,他对于己现在定住精英上忍完全没有信心……

撒泡尿的时间,日向陷入了伸头是刀、缩头也是刀的尴尬处境……

恰在此时,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日向发现眼熟的身影正在旁边的院里放水!

没有丝毫犹豫,团小小的生命量被他远远丢了出去,“决定是你了!日向日足!”

心跑路的梅川酷没注意日向的小动作,身为精英上忍,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些菜鸟己留下的证据误导追击者……

然而……

“站住!”

声怒吼突然从旁边传来,惊得梅川酷抖,差点把脸色发青的日向掐得背过气去。

但是此时此刻,梅川酷顾不得已经的收获,满脑都是刚才的那道声音,“日向日足!”

白天的和谈,他可是清楚的记下了木叶高层的切情报,对于日向日足的声音并不陌生。

不等梅川酷细想,道凛冽掌风已经袭来,正冲他的后背。

丰富的战斗经验让梅川酷觉得后心处阵麻痒,按照他以前的身也不是躲不开,但是现在里拎着两包袱,连结印都结不了……

对于平民忍者来说,不结印=残废!

身后的八卦空掌已经快打身上,留给梅川酷的思考时间越来越少……

慕然,他冷冷笑,丢出了里的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