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命运的战争

小说:命运之崩坏传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土狼君 字数:3316

咧!的房间?”

时、旁边突然传个声音:

“那......以为在哪里???”

转过头去,看到了个黑发少女,正疑惑的看自己。

“远坂............”

“什么.......”

“好奇怪......刚刚.......”郎明显还有点没缓过

“刚刚???”

“不......没什么.....只是....刚才如果有早点上去打醒那家伙好了。”然后郎狠狠的攥上拳头。

“打醒谁?”少女问到。

“不,只是做了梦而已”郎如是说

“梦?梦到什么了?”凛的好奇心很明显的爆发了。

面临突然凑上的脸,郎明显的有点慌张。那也是当然的、毕竟对方是学院第偶像远坂凛,如果样那个男生都面不改色的话,那他定是有问题。然后郎别过脸去,慌忙地说:

“不.....没什么....只是.....”

只是梦到个‘混蛋’的故事。他并没有说下去。

“只是什么?”远坂听到好奇了。再次把脸凑近。

“哇.....别再靠近了.....”说般的把身体向后挪去。

然后突然发现,远坂那熊猫般的黑眼圈。

“远坂同学....难说....照顾了晚上?”

“是....是....怎么了?不满吗?”次轮到她脸颊上泛出微红。

“不...不....不是的...稍微...有点高兴....”郎尴尬的笑、把视线移向别的地方。

远坂的脸下子红了起,她别扭的扭过头去,以强势的口气说

“别....别会错了意....只是因为保护了而已,为了回礼才勉强照顾的,另外现在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事等呢,没有的帮助,也是很困扰的。”

撩起自己的头发。

........但是还是谢谢。”

郎诚心诚意的感谢她。

“嗯......”以几不可闻的声音回应了下。

突然,感觉到被窝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露出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然后拼了命的往外钻。

根据郎的经验看‘团’蠕动的东西是........

“伊莉雅。”郎大声喊

少女‘哈~~~~~~~’的打了声哈欠,然后揉揉惺忪的睡眼、说

“早上好,郎。”

郎却有点不高兴的说

“什么早上好.....和百次了,不要半夜爬到的被窝里。”

伊莉雅听了之后显然有些不悦。

“什么嘛....郎,可是自从昨晚昏迷直担心睡不觉的说~~~”

她嘟起小嘴抗议

郎刚才的怒气顿时无影无踪、好像装出样,取而代之的是脸歉意的表情。

“抱歉,伊莉雅,让担心了。”

然后、伊莉雅站起装出副小大人的样子,摸郎的头,笑说:

“没事没事~~~~郎没事好。”

“话说回真是乱,竟然把魔力用到透支。对魔术师说可是很危险的,即使对阵的是三个Servant,也不能勉强自己。”比起劝告、凛的话更像是呵责。

然而、郎却惊:

“笨蛋,居然在伊莉雅面前.........”

然后慌慌忙忙的掩饰到:

“那....那个....伊莉雅.....个是.......”

然而、伊莉雅却突然摆出不似平时的态度,以成熟的口吻说

“没事的,郎。都知了,和Servant对战的事,以及圣杯战争的事.........郎是怕把卷进去吧,没事的。毕竟也是Master,所以不打算逃避。”伊莉雅认真地说

“伊莉雅........抱歉郎不知该说什么好。

“什么,又不是郎引起的。”

突然门外传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没错——切都是命运,不是个人的错。”

郎突然警觉起,站起身、挡在伊莉雅和远坂前面、目光看向门外。

“是谁?”

门被推开了,出现个梳紫色短发的女人。深棕色的眼睛、右眼下有颗痣、她穿西装、打领结、像个典型的女强人。说实话、郎对种人最没招了。远坂也是。Saber也是、每次都被牵鼻子走。

她站在门口,以严谨的态度打量眼前的少年。

突然身后出现了个壮汉大叔。狂野的形象、发达的肌肉、穿件超大号的白色体恤,上面画世界地图,然后顶上用汉字醒目的写‘大战略’三个字。要说形象的话,给人种恶心的肌肉大叔感觉。好想吐。

对方根本无视礼仪,长驱直入,然后盘腿坐在了那。

副无谓的状态开口说

“哦?小子,好点了吧。”

然后跟他进的还有另个人,看样子比郎大点,他戴眼镜、低头、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低声的说:“打...打扰了.......”

那样子生怕有人吃了它。

然后,郎捂脑袋,以副头痛的样子说到:

“伊斯坎达尔还有那个..........韦......”然后说不下去了。

对方细声细气的提醒

“韦伯.......”

然后郎恍然大悟的拍下头,仿佛在说‘哦,想起了。’然后马上摇摇头,站起他们大喊

“不是,里干什么,要打架吗?征服王?”说摆好架势。

“冷静点、郎。他们是朋友。”凛伸出手去制止了郎。

“朋友?”副‘大雾’的表情,显然有点找不北。

“是,朋友,正确的说是个小队的。”凛举起只手,手指指天花板补充

个小队?.....什么意思....。”

个还是由解答吧。”门口站的女人自告奋勇的说。

“首先自介绍下,的名字是巴泽特·弗拉加·马克雷密斯,是魔术协会派遣的外魔术师。特技为训练。喜欢赌博、棋盘游戏和硬纸板游戏,、讨厌的是突然而的休假,以及各种各样的传统仪式。天敌为言峰绮礼和卡莲·奥尔黛西亚。第五次圣杯战争Lancer原的Master。附带提、三围保密。”

“稍等下,Lancer的Master不是言峰绮礼吗?并且....没人问三围。”郎补充

“确实如此,不过原本召唤Lancer的是,他不过是从里把令咒抢夺了过去才成为Lancer的Master的。”

“原如此,所以当时他才有两个Servant。”凛自言自语

是如此,嘛,言归正传,现在说说目前的状况,如之前们所知的情况样,圣杯战争又开始了,如字面意思。不是第六次圣杯战争,而是第零次圣杯战争。”巴泽特以副严肃的样子说

“第零次圣杯战争?是什么意思?”郎挠头、不解的问。

如字面意思所言,前些天从时钟塔传消息说是本不应该存在的圣杯重新降临了,但是不知为什么感觉他却并没有受到安格鲁纽曼的污染,据资深的魔术师元老们分析,提出他有可能是另个圣杯或者是时空重叠现象把原的圣杯传送到了现世。而次圣杯战争的监督者。况且,不知哪里的消息。说是圣杯战争的Master及Servant个都不可能置身事外,而且,只要完成召唤,能取得平行世界的记忆。”

“平行世界的........记忆???”郎已经听呆了。

“那个有可能吗,平行世界什么的....魔术协会会相信个?并且、说所有的Master及Servant个都不可能置身事外。那、其他的Master在哪里,Servant也不在。目前为止们看到的Servant除了金闪闪外、全部都是没见过的,要怎么说明呢。而且。他们都已经死了如何参加、们前段时间曾到过教会、是监督者,们却并没看到的踪迹,难免让人不把和那个持剑Servant联想到起。如果想让们相信至少要有确实的证据

凛不是不相信、只是保险起见而已,个谁都可以理解。

“好吧,首先平行世界是有可能的,作为魔术师世家的总知宝石剑Zelretch吧,它是利用了平行世界的力量。其次、其他的Master和Servant为什么没出现不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确确实实的复活了,看样子只是在蛰伏待机罢了,但他们具体有什么计划嘛,要去问他们了。”说耸耸肩做出副无奈的表情。

“复活死人?种事有可能办到吗?”

“通过平行世界的话,不是不可能。”

“那、好吧,点成立、但是、怎么证明和那个白色Servant无关呢?并且平行世界的记忆什么的。”凛咄咄逼人的说,散发出耸人的气势。

更好证明了,首先,平行世界记忆确实会出现,只要和Servant缔结契约可以获得,点不只是,韦伯也可以证明。”

韦伯好像受惊了样,大声说

“是,确实如此。”

“那、白色的Servant呢?”

“还不明白吗,小姑娘,说过了吧,想要获得平行世界的记忆有个绝对性的前提,那是和Servant缔结契约。”说她伸出了右手,上面确确实实的刻咒令。

“那、是说已经和Servant缔结契约了?”郎吃惊的问

“是,没错,那个Servant相信也认识,不,应该说是想忘都不可能忘记吧,那可是差点要了的命的男人。”

巴泽特淡淡的语气陈述事实。

郎好像想到了什么样说

“那的Servant是...........”

“嘛,忘了他现在灵体化,看不见。”说拍了拍手。

眼前渐渐出现了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蓝色的头发、奇异的装扮、还有那代表性朱红色的魔枪。

确实是想忘都忘不掉

眼前的男人是...........

Gae bolg的主人

爱尔兰的光之子

古兰之猛犬

————“库丘林”

先吃惊起的是凛,说做好了防御的姿态。

“哟,小姐,段时间不见,还是么精神。”

他满不在乎的、以轻佻的语气。睁只眼闭只眼的打招呼。

然后、看郎。

“真是的、还是无法想像,能够挡下的Gae bolg的家伙,原是曾经险些丧命在手里的小鬼,~~~真是命运弄人。”

边感叹唏嘘去了。

“什么意思?”郎问到。

“嘛,别在意,他样,也不是不知。”

次的圣杯战争不像们想象的样、并不是和以前样单打独斗、而是有Servant阵营的。”

“Servant......阵营?”

“对,是每个阵营聚齐七个职阶,也是所谓的Servant阵营、而目前已知的Servant阵营有六个,按照们自己的认知排列阵营的名称的话是:秩序、善、恶、中庸、混沌、黑暗。们目前在阵营‘善’,并且们的阵营现在和‘中庸’阵营是协力关系。在里有必要声明下,战斗的胜利是以整个阵营的胜利为基础,也是说,要把其他的阵营全灭。明白了吗?”

“原如此。”远坂小声嘀咕。

“那、以前出现的Servant都会出现咯?”郎问

“理论上是如此。”

“姑且相信,既然场战斗连退出的选项都没有也是没办法的,虽然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敌人,但是只能硬头皮上了。”说远坂叹了口气。

“那,今晚完成召唤契约,的和伊莉雅斯菲尔的。”

明白了......”

喂喂,们的意见完全被们无视了吗。郎心里想到。

“好了,正事也谈完了,肚子可没法战斗,先吃早饭吧,去煮点东西。”

郎站起往外面走、高走到门口的时候。

巴泽特说

“卫宫郎,场战斗决定以后的命运,因为次并不是作为Master。而是Servant——Archer。”

,虽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也只有上了吧。连伊莉雅都参展了,作为卫宫家的长子,没有理由在里退缩。”

“真是耀眼的觉悟。”巴泽特笑说。

“说得好,小子。”伊斯坎达尔称赞

嘛,总之还有许多的谜团和麻烦在前方等呢。觉悟什么的早做的满满的了。

于是,只好出去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