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难缠

小说:命运之崩坏传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土狼君 字数:1845

至于此时,士郎嘴角居浮现笑意,虽只是瞬间,但确实是笑了。

后,用莫邪斜面挡住了对方突刺。虽只是制造了瞬间空当,但是、已经足够了。

在这样战斗中,即使是秒钟疏忽,结局就是生与死差距。

此时,干将以可能弧度回旋了回,白光逼近............

黑影头向左偏躲了过去,士郎以反手抓住了回旋而干将,后——

顺势挥............在空中划’字,黑影向后跳,拉开了距离.............

双方都面改色,气定神闲。

黑影架起剑,拿要再大战三百回合样子,冲了上去................

“等等。”却被低沉声音止住。

于是黑影松开只手将剑垂下,表示战斗结束,并退了回去。

紧接着——

响起了“呱呱”掌声.........

幻骷副高兴样子赞叹:“这份勇武,这份机智,这份分析力、行动力、果是盖啊,愧是把未搅得翻天覆地,最后被送上绞刑架‘魔王Emiya’,‘史诗战争发起者和结束者’,嘛,虽那场战争到最后你也是受害者就是了。”

“什么意思?”士郎冷冷地说

什么......只是称赞你而已,你也是理所当....”

幻骷确实是诚心诚意称赞着、虚伪。

样子,似乎在笑,好像得到了什么宝贝欣喜,高兴到近乎癫狂。

后顿了顿,接着说

过真想到啊,居强到这种地步。能和我Servant持平,真是有套啊。”

“S......Servant.....???”士郎显吃惊,但是马上就镇定了下

“撒谎可是哦........虽你是谁.......是怎么知圣杯战争,但是........你谎扯也太假了,、还是说你、第五次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协会就把大圣杯解体了。

而Servant具现必要条件就是圣杯,在圣杯已经被解体现在,Servant失去了凭依,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根本可能现Servant了,你那.......充其量也过就是高级人形使魔吧。”凛振振有词

,使魔可能打到那种程度,管是锐气、剑术、反应能力或者是超直感,那家伙................是货真价实Servant(英灵)。”士郎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有Servant?”

“所以是说了.........第零次圣杯战争开始了哦。”幻骷说着,语气里压抑住兴奋。

“别开玩笑了!!!!!!给我解释清楚!!!!!!”士郎怒吼声响彻整地下室。士郎挥手,怒目直视着

“火气要太大.....今晚我会告诉你,晚上七点,XX街第05号仓库门前.....”说着,向台阶走去,看样子是要离开了。

士郎明白,事情绝对会那么简单。这次让走了,下次可能就机会了。

抓住后问究竟..........这是最简单也是最直接办法。

能放过这次机会!

这么想着。

后...............

心里编织着..........

————“构成材料·解明”

————“基本骨架·变更”

————“构成材质·补强”

————“武器灵魂·理解”

低吟着:

“Trace ,over!!!”

口中唤真名:

“王者之剑·Excalibur....”

顿时——————

屋内卷起如风暴气流,太阳般光辉把昏暗地下室照成白昼,感觉空气都在震荡,大地都在颤抖.....................

定要抓住它,问究竟。”心里想着,挥剑冲了上去。

无铭Servant挡在身前,拦住了去路。

“躲开!!!!”士郎大声喊

而对方根本有理会

士郎把剑向后拖直至接触到地面:“Ex(誓约!!!!!)——————

Calibur(胜利之剑)!!!!!!!!!!!!!!!”

“轰”声,震耳欲聋。金色光芒以排山倒海之势从地下室喷射而,光芒所到之处,无坚摧,碎金断石,激起了万丈尘埃。后光芒向天际奔去,划条直线。

过了会,烟尘散去。

“咳.......咳咳........”凛勉强从地上爬了起,向四处张望。但都找影子,见地下室要塌了,于是赶忙把藤村老师从十字架上解下,忙拖动着她身子,连滚带爬朗朗跄跄离开了地下室。刚走到门外,身后地下室连同教堂角都塌了。

凛‘呼’松了口气.............

看着眼前景象,发感叹:

“好厉害威力.........和Saber拼。”

四处张望,在远处找到了卫宫士郎............

二话说,先了这口怨气再说。

冲上前去,向头重重得拳,后怒吼

“白痴啊你!!!!!......居在地下室里用圣剑!!!!!有大脑吗???还好你是向着门口方向使用,要是向着里面方向.........我们都了!!!!!!”并且抓着衣领晃晃去.........

“对.........对起.......真.......对起........”士郎在还剩下半条命状态下,拼命歉。看和刚才无铭Servant相比,远坂凛战斗力远在其之上,甚至招就把士郎给秒杀了。

“嘛,比起这,让跑了吗?”凛说

“啊啊,那Servant速度很快......让给逃了.......”

“是吗.......办法啊........”

“比起这.....藤姐如何......事吧。”说着向躺在地上藤姐看了过去。

“啊....事.....只是晕过去了而已,看说,藤村老师只是诱饵,有其用途,所以并有对她下手。”

“是吗,太好了,那么...........”

“咕噜噜噜~~~~~~~~~~~~”

“那、那..........远坂同学???”

远坂脸红,马上用双手抵住肚子。后慌忙辩解

办法啊,我是吃早饭主义者,再加上跑了这么远路,肚子饿了是理所当......”

“是、是.....”士郎脸无奈附和。心里考虑着,学院偶像远坂居会饿肚子咕咕叫,让学校里‘仰慕者’们看到.........定会倍感失望吧。

“喂!!!你刚才定在考虑很失礼问题吧。”远坂毫犹豫

士郎有点心虚:

.......有啊.........”

“真???”远坂掐着腰、露信任表情,追问。

“真....真!!!!!”

凛好像还要说什么样子,士郎见状马上插嘴。

“总.....总之......先去我家吃饭吧。藤姐也需要人照料。”

听到吃饭,肚子里蛔虫就更闹更凶了,于是说

“好......好吧。走吧。”

于是、二人就开始往家里赶。

而路上,士郎直是愁眉紧锁。

因为、刚才撒了谎。

Servant之所以能全身而退,并是因为跑得快,而是因为士郎‘胜利之剑’打偏了。

因为、当时、风吹起时候、那Servant斗篷有瞬间掀起了。那时候........仿佛看到了熟悉背影.........

“错觉吧,错觉。”士郎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