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死者

小说:迷底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那年夏天的蝉鸣 字数:1999

王翊冷哼:“爱信信,你们要是找到线索,可以叫法医小姐姐来找保证让你立即破案。”

王翊带走之后,冷胥问道:“你怎么就回来是叫你去找何艳弟弟吗?”

冷冷连忙:“对,哥,就是急忙回来原因,何艳弟弟,何庆,死,就刚才,接到报警,G市安定区富力路条小路上,原本是队去现场,但调查后和何艳牵连,所以直接并案到里,诗絮已经去尸检。”

冷胥连忙站起来,道:“现场资料拿来没?们先去现场看下,然后等安法医解刨结果。”

边王翊和杜子空刚到楼下,准备出去时候,进来其中叹息道:“姐姐刚死,弟弟就被杀肯定是复仇啊,然怎么要灭门呢,何庆家连个后都没。”

王翊听到后跑到两面前大声问道:“你什么?何庆死?”

被王翊吓跳,对着杜子空问道:“老杜,他是谁啊?”

杜子空连忙拉过王翊:“他是之前抓嫌疑,现准备放,别管他。”

王翊甩开杜子空手,往楼上办公室跑去,杜子空大喊着后面追着跑。但王翊点机会也给,直接跑到门口,碰到正要出去冷胥两

冷胥看到王翊,皱起眉。王翊却没管那么多,直接问道:“何庆死?何艳弟弟何庆死?”

冷胥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翊摇头:“之前没见过何艳,但是听到过个名字,加上个何庆,还另外名字,个地方无意间听到过。”

冷胥转身回到办公室,王翊和冷冷加上刚上来杜子空,四桌子旁,冷胥开口道:“把你知道全都出来吧。”

王翊点根烟,却被冷冷直接拿走掐灭,王翊无奈只好直接:“何艳和何庆都没见过,所以根本认识,但是那天出门闲逛时候,个小饭馆包厢里面听到隔壁谈话,其中就何艳和何庆,还个叫荣成。”

冷胥示意杜子空记录下来,王翊接着:“当时隔着包间,听得是很清楚,大概。“

何艳:“牺牲最大,到时候得到应该最多。”

荣成听完:“何艳,你那得到已经够多,现还要分们也冒很大风险。”

何庆也:“姐,荣成对,那份也能少,你要知道还要传宗接代呢,没点钱可娶到老婆。”

何艳哼:“白疼你个弟弟平时给你还少吗?”

何庆声音很低,:“那个万西乐,屁本事没仅花你赚钱,竟然还敢打你,要是你拦着,早就收拾他。”

“以上就是听到,之后就吃饱离开,那个叫荣成你们可以去查下。”王翊坐凳子上摊手,表示

冷冷拍着桌子:“昨天问你时候你怎么?”

王翊无语:“大姐,昨天你哥拿张照片来问,你和死者认识吗?认识个鬼啊,只听到过声音,根本没见过好吧,要是你昨天和是何艳,根本想起来回事。”

冷冷被怼无话可,便岔开话题问到:“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去那?”

王翊拿出还给他手机:“真打电话,那里东西,你们没查个号码吗?”

冷胥淡淡:“空号,是用软件模拟出来,查到。”

王翊站起来摊开手:“,该告诉你们都告诉你们,要是又死告诉你们,法医小姐姐也没看到,太吃亏拜拜。”

冷胥忽然道:“你能走,们找到那个荣成,需要你确认他声音,所以你先呆着吧,晚点送你回去。”

王翊拍着桌子:“搞错,现都晚上八点已经夜没回家,家里饭都馊,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

杜子空指下会议室,然后笑着:“那今晚就委屈你,关押室你就用回去将就下吧,什么时候们带,你什么时候回去,”

入夜,王翊爬起来,看着何庆资料,何庆,男,29岁,身高1.71,体重70公斤。死亡时间,2017年8月30日晚上6点半左右,死因心脏被刺穿,击毙命,凶器,匕首,匕首还插尸体上面,没任何指纹,同样,手机钱包也被拿走。

据调查显示,他家庭关系只何艳,何庆接触多为社会员,虽然他赌博抽烟喝酒,但没查到吸毒迹象,也没借高利贷那些。他经常接触员也没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

王翊又看下何艳现场资料和验尸报告,才看会,王翊觉得对劲,但哪对劲又下子上来。两起案件,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基本没留下痕迹,看似很简单凶杀案,但却能点痕迹都留,就点也简单。看来只能找到那个叫荣成,才能步结果。

第二天冷胥来时候,王翊正趴桌子上睡觉,下面资料已经部分被口水打湿,王旭皱着眉叫醒王翊,王翊看着两手空空冷胥:“是你们,而是友情帮助你们破案良好市民,你们都带早点吗?”

冷胥收拾好资料:“些信息你外面透露,而且以后能乱动东西。”

王翊撇撇嘴话,等到安诗絮来时候,手里提两份早点,王翊立即跳起来:“法医小姐姐,你给带早点,还是小姐姐贴心,对你怎么知道?”

安诗絮看着抢走她手里早点王翊,点懵,还没等她话,冷冷走进来:“诗絮,早点呢?昨天到那么晚才睡,早上起来饿死。”

安诗絮指着王翊:“你早点那!”

冷冷看向王翊,王靖也抬头看向冷冷,然后看看安诗絮,顿时明白,然后点也尴尬:“那个,只吃口,你介意吗?如果介意就全吃。”

冷冷冷着脸:“要警局,早就揍你。”

等到杜子空来之后,冷胥:“冷冷,你和安法医去何庆家里看下什么线索,杜子空你叫去调查个荣成,线索立即报告给。”

王翊问道:“法医小姐姐是只负责验尸吗?为什么要去现场啊?”

冷冷哼:“诗絮是法医和痕检双负责,你什么问题吗?像你学无术,肯定懂,诗絮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