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

小说:迷底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那年夏天的蝉鸣 字数:1852

王翊笑着不说话,和陈达涂喝着啤酒。美好的晚餐,才刚享受到一半,忽然一阵敲门声传,陈开门,然后问:“好,请问找谁?”

门口传一个王翊熟悉的女声说:“找王翊。”

看着门口的短发美女,问:“找翊哥哥有什么事吗?”

笑了下说:“就是想请他帮个忙,他在吗?刚才他家,他家对面的邻居说他在。”

王翊时候走了过说:“警官,不知有什么事?昨天不是说不用帮忙吗?”

看着王翊说:“不是件事,是另外一件事,想带之前听到他们说话的饭店,问下那里老板一些情况。”

王翊疑惑的问:“就么点事,打个电话不就得了,用得着亲自跑一趟吗?”

笑了一下说:“一起,那个老板应该比较熟吧?”

王翊点头说:“行,明天中午吧,要吃饭了。”

会轮到疑惑的问:“现在不行吗?为什么要明天中午?”

在旁边笑着说:“翊哥哥是要明天中午请他吃饭。”

王翊把陈拔回屋子里说:“大说话,小孩别插嘴,吃的排骨。”

嘟着嘴说:“都满十八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也要和们一起。”

王翊不理会陈,对说:“看到了,现在还没吃完饭,就明天中午,不送!”说完就要关门。

撑着门说:“吃饭可以请吃两顿,但要现在。”

王翊看了下陈,陈蹦蹦跳跳的跑回:“爸,妈,和翊哥哥吃饱了,出玩一会。”

王翊做了个请的手势说:“走吧,记住明天中午和晚上的饭,嗯,带家属没问题吧?”

鄙视的看了一眼王翊,开车带着王翊和陈往步行街的饭店开个饭店只是一个小饭店,不像海岸酒店属于星级酒店,但在边生意还是挺好的。

饭店离王翊家也就几分钟路,到了之后,王翊喊:“老张,给开个包厢,带大户了,随便宰。”

从后面厨房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光头男子,笑着说:“小翊,好久没了,小了,位是?”说完看向

笑着打招呼喊:“张叔叔好。”

老张摸着光头说:“翊哥哥大不了几岁,叫他哥哥,为什么就非要叫叔叔。”

王翊鄙视的说:“得了把,都快大十岁了,还大不了几岁,就原的包厢吧,位叫,一会忙完上有事找。”

老张笑着说:“行,吃点什么?”

王翊头也不回的说:“好酒好菜随便上,有请客。”

“上次不是说喜欢里的松鼠桂鱼,一盘够不够,不够再一盘。”王翊对陈说到。

点头说:“够了够了,谢谢姐姐。”

笑着说:“小,要是喜欢可以再点,没事,不用跟姐姐客气。”乖巧的陈,谁都喜欢。对陈和王翊的态度,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吃了一会,老张开门进了包厢,然后问:“小翊找有什么事?”

王翊喝了一口酒说:“她找有事。”

老张看向拿出证件给老张看了之后说:“了解一些情况,希望张先生把知的都告诉。”

老张点头说:“没问题,想知什么?”

拿出何艳和何庆的照片问:“见过吗?”

老张结果照片一看,立即说:“见过,印象还挺深的。”

:“为什么?”

老张笑着说:“不止他们两个,还有另外两个,不过经常的就只有其中三,另外一就见过一次,就那次,他们在吵了一次架,还差点打起。”

拿出万西乐和荣成的照片问:“另外两个是不是两个?”

老张看过后立即说:“对,对,就是他们,他们怎么了?”

王翊用酒杯敲了下桌子说:“老张,就别问了,和也没什么关系,就把事情全都说一遍就行。”

看了一眼王翊,第一次带点赞赏的目光。老张点头把事情说了一遍,经过有点像电视剧情。

包厢里面没有监控,所以他们说了什么,老张不知,只知除了万西乐,其他三经常会里吃饭,一个三四次左右,最近的比较勤。

的上旬,三里吃饭,不过吃了一半,万西乐跑了进,直接拍三包厢的门,怒喊着:“奸夫淫妇,给滚出。”

门打开后,何庆走了出,拦住要打的万西乐说:“姐夫,搞错了,们解释。”

万西乐依旧大怒,说:“错什么错,早就发现个贱不对劲,竟然背着偷男,看不废了对狗男女。”

何艳走出:“要是不怕丢,就随便闹,随便怎么说,大不了离婚,各过各的,本事没有,脾气还大。”

万西乐就要打何艳,何庆拉住万西乐往外走,何艳回到包厢之后,传何艳模糊的声音,声音比较大,但听不清说什么,之后两就结账离开饭店。

老张说完最后说:“之后他们就没里吃饭了,也没再见过他们。”

:“监控还有吗?”

老张摇头说:“监控只能保存半个,早就没了。”

时候楼下有叫老张,老张点头示意开门走了出看着王翊问:“怎么看?”

王翊对陈:“小吃饱了没,没吃饱再点点,打包回吃。”

点头说:“吃饱了吃饱了,们回吧。”

王翊和陈先回到车上等结账,把两送回家后,王翊对陈说:“小先上,哥一会上。”陈点头乖巧的下车上楼。

等陈走后,眯着眼笑:“翊哥哥,么乖巧的女孩,也动歪心思?”

王翊鄙视着看回说:“什么叫歪心思?再说有的还没资格让动歪心思呢。”

是说她,“哼”了一声说:“说吧,有没有想法。”

王翊拿出一根烟,刚想点,看到犀利的眼神,慢慢把烟塞回说:“他们四明显是已经认识了,据推测,何艳和他弟弟以及荣成密谋的事,万西乐估计也知了,甚至万西乐也参与了,不然万西乐不会那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