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 白梦儿

小说:玄观世界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事事惔惔 字数:3696

周午未并是第一次蓉城,但这次有点特别。第一是有心仪的伴侣一起,其实去哪里都会特别开心。第二是这次是否要走出机场还一定,说好,在机场呆半天,晚点任务完成飞走了,还真知道算过蓉城。今天的蓉城下起了毛毛细雨,有点湿冷的感觉,这样的天气要是能吃上一顿味蜀吾老火锅那真是太应景了。周午未越想越开心,禁朝冰慧那儿看去。

通过一晚上的打坐和休息,冰慧的精神恢复得错,知道今天可能要遇的经络完美之,冰慧还是比较有兴趣的。但一般都穿着衣服,看完整的经络情况,只有凭头部和双手判断的话,难度的确。所以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如何简单地利用头和手的经络节点识别出这

陈大刚的时候,发现他双眼布满血丝,估计是昨晚没有怎么睡,又要安排今天的拦截工作。他告诉午和冰慧,另一队正在疲劳轰炸捉获的那疑犯,希望通过这疑犯和互公司取得联系,顺藤摸瓜拿更多的资料。而现在他要先处理的是保证剩下的名单里面三的安全,包括能让他们离境。

冰慧把自己对认的担心告诉了陈大刚,陈大刚安慰她说:“今天下午一共有十八航班飞深圳,但订票名单上却没有谭乐这名字,估计是用了其它身份登记。我们手头上有她的照片和身高数据,但未知是否已经整容易容之类。故此呢,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会重新布置安的窗口,视频监控面识别对比和手分流非范围内对象,重点针对十八三十岁,身高一米五五至一米七五的性进行核对。对有怀疑的对象,可以再隔离审核,这一步,你可以慢慢查了。”

“嗯,这样会比较稳妥一点,过我能通过看监控设备辨别,所以还是呆在现场比较好。”冰慧说。

“好的,那午陪你一起吧,辛苦你们俩了。呵呵”陈大刚笑着看向午,挤了挤眼。

午瞪了陈大刚一眼,说:“好好好,等下赶紧认出那,今晚大刚请吃火锅,这么定了。嘻嘻。”

“你是嘴馋,哪儿都只想着吃,都知道是什么投胎的。要是能赶快把这案子给我结了,我请你吃满汉全席都行。”

午笑着说:“我先听着,看你时怎样兑现。”

蓉城国际机场算是挺繁忙的机场,是国家西部一最重要的枢纽机场,每天的客运吞吐量超过十万,要在这么大型的机场中拦截一知身份,未知样貌的,真有点象大海捞针。过,陈大刚还是很有办法的。今天下午,机场安前面居然用铁栏再规划出了六口,每口上都有一员手工分流旅客,把有怀疑的对象都分拨第一和第二安口上,而这两口后面再加了一验证台,所有通过这里的旅客都必须出示身份证件和机票核对信息。这样一,需要监控的面明显收窄,成功率也大大提高了。

午和冰慧站在第一第二安口的验证台后面,看着断进过安。冰慧很认真地留意每一过安,也在断感叹现代这么年轻已经有如此多的身体问题而自知。

午呢,也在心里感叹着。当然感叹的事和冰慧相差甚远。他看的是蓉城真是美的聚集地,大都皮肤白皙,声音甜美。可能都是飞深圳的关系吧,穿着还算讲究,基本都是化了淡妆,风格各异。

在这时,一号安台上的灯亮了一下。冰慧知道是安员对这旅客有所怀疑了,走了上去。一号安台前是一二十岁左右比较朴素的,穿着平跟鞋大概一米六,很地道的蓉城感觉。正当冰慧很认真地观察这的时候,第二安台那边传的争吵的声音。

午马上走过去,想看看什么事,别打搅了冰慧的用功。当越越靠近第二安台的时候,一股非常特别的味道便飘午鼻腔里,这种气味午从没有闻过,有点像香水又好像只是香味,但这气味有种特别的地方,午微微用力吸了一下,居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一些,甚至喉咙都有点干渴的感觉。而这气味的源头是第二安台前的一带着运动鸭舌帽和茶色墨镜的,这时她正在埋怨这样的安太过分了,怎么象出国验护照一样麻烦。

午过后,先是一笑,然后娇声说:“哟,这是什么特别任务吗?居然有用穿制服的执勤了?”安台里的安保对这说:“请配合查,脱掉您的帽子和眼镜,谢谢!”

再对午妩媚地笑了一笑,说:“好吧,看在有帅哥在旁,我脱吧。”声音里有种说出的魅力,让午听起有点想起鸡皮疙瘩。

只见脱下墨镜,插在胸口,再把帽子掀起,扭头一扬,一把秀发洒落肩上,整理秀发的过程中,还忘微笑着再望一眼午。

午突然有种触电的感觉,禁要认真看看她。只见这穿着高底球鞋,身高大概一米七多一点,一身黑色的丝绒名牌运动服,因为材质柔软把身材包得玲珑浮凸,修长的腿,翘翘的臀,纤纤的腰,突显出上围的尖挺,细细脖子和微微露出的锁骨粉白得没有任何瑕疵。五官更是无可挑剔的美,细长的柳叶眉清晰入鬓,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能摄心魂,高而挺的鼻尖有点调皮,自带酒窝的唇边说话都感觉是在微笑。

午可以确定以前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也从没有见过这样魅惑的眼神,甚至怀疑这是造的美然如何会这样的标致。但马上又否定自己的判断,因为这的美只在样貌身材,最重要的还是内在发出的一种诱惑力,一种类深层的原始的力量。这绝对是整形可以造出的东西,而是发自内心的,与的一种魔力。相信任何一看见这样的会没有感觉。

午是正常的男,自然也会心跳加速,呼吸加重。过他很快知道现在正在做正经事呢,得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他把眼光从美身上移开,走近安台前看看这的资料,只见安员手上的身份证显示美的名字叫:“白梦儿”

“请问您去深圳是旅游,公干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安员负责的询问着。

“我本住深圳,男朋友也在深圳,这是回深圳的原因咯。”白梦儿一边说,一边看着午。

午并没有抬头,却已经感觉白梦儿的眼光,准确地讲,应该是敢抬头,害怕被物能电一样。

“请稍等。”安员说着,按下了第二安台上的灯。

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今天安怎么这么麻烦?让家在这里等了老长的时间,脚都站疼了呢。”白梦儿并没有放过午,继续微笑着调侃他。

午的脸开始有点红了,还没想怎么回答。正好这时,冰慧缓缓地走了过

冰慧看的地方,与其他相差实在太远。这时,她在盯着白梦儿的耳朵,然后是手指。当白梦儿见冰慧之后,放过午了,她也在认真地看着冰慧,因为她真没见过居然有只会去留意她的耳朵和手指,而完全看其它地方。在白梦儿的记忆里,无论男基本都会被她的美貌和身材所吸引,眼光大多都停留在脸蛋上。而现在眼前这文静的,居然连样子都正面看她一眼,多少让她有点快。

而在冰慧眼中,这叫白梦儿的也是很特别。从看的皮肤底下的经络显示,这跟其他的有很大的同,经络运行有力,穴位明确,节点清晰,但是所有经络和穴位的位置都同一般有所偏移,也是说,没有一位置是正对的。当冰慧还在思考的时候,突然感觉脑子里面一阵刺痛,虽然是很厉害,却足以让浑身舒服。她知道这样的感觉是源于这白梦儿。这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与常有异。所以,冰慧同安员耳语了几句,然后走午身边说:“午,我觉得这有点奇怪,想认真再查一下她,你陪我一起吧。”

午点点头,然后听见那边安员要求白梦儿配合跟她一起里面的安室走一趟,当然还有白梦儿的埋怨声。

在安室里面,另一警正在继续询问白梦儿,冰慧站在一边看着。而午和刚赶过的陈大刚,则在监控室里面透过视频看着整过程。

警核对过资料后,冷冰冰地对白梦儿说:“现在我们怀疑你身上携带了违禁品,所以要对你进行彻底查,请你把衣服脱了。”

白梦儿听后一怔,看看警和冰慧,然后再看看房间里的摄像头,恨恨地说:“在这里脱?你确定你们有权这样做吗?”

“是的,我们有权这样做,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警斩钉截铁地说。

白梦儿闭上眼皱着眉,能感觉得她气得身体都有点颤抖了,但只是几秒钟,她便控制了自己的情绪,然后站起,慢慢把运动服胸前的拉链拉开。

午一边看着,一边对陈大刚说:“这的情商还真高,对待这样的事情还能保持这样的冷静。估计也是见过世面的哦。”

陈大刚笑着说:“在深圳,这样的很多的。特区嘛,什么都有,什么新鲜事都有可能发。见多也怪了。”

午心想,这么漂亮的本身多见了,今天居然还在我们面前脱衣服,那更少见了吧?想这里,突然觉得自己的脸开始慢慢红起了。为了让陈大刚发觉什么,所以午赶紧说:“你说,这白梦儿象是谭乐乔装的吗?”

“直觉告诉我,像。首先身份证明方面没有造假的痕迹,各方面资料也正常,比对社交平台并没有发现这几月有外貌上的重大改变。和谭乐的眼宽和头骨重合性高等等。”

午瞪眼看着陈大刚,说:“厉害了,我的锅。才几分钟你能拿那么多资料了。果然办事效率超高哦。”

“大数据时代啊,再给我几分钟,从她出刚才进入机场之间的所有资料都能拿了。”陈大刚笑着说。

“那你还叫我和冰慧干嘛?有怀疑的你都马上搜一下数据库行啦。”

“双保险嘛,对于假资料的识别还需要一时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造假的技术也在断升级呢,现在造假是从出开始的整套档案一起造出。在这些领域啊,太神秘了啊,所以呢,我们还能下岗。呵呵。”陈大刚无奈地笑了笑。

室里面,白梦儿已经脱掉了外衣,只剩下内衣裤。由于背对着摄像头,监控里并没有看正面。但背影,已经让午心跳增快,呼吸加速了。白梦儿的身材比例可以用黄金分割形容,骨架大,但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多余的肉,纤细的腰枝上两圣窩特别引瞩目。一套运动款的内衣,把身体包裹得很贴身,起一丝折痕。

午刚看得入神的时候,警突然对白梦儿说:“把内衣也脱掉吧。”

这话,白梦儿回头狠狠地看了警和冰慧一眼,眼光非常凌利,禁让警心里咯噔了一下。而白梦儿也并没有马上听从,而是又皱起了眉头,禁咽了口口水,气氛一下子紧张起

“请配合我们工作! ”警板起脸,再次催促。

白梦儿慢慢抬起手,准备去解开胸前的扣子。

这时安室和监控室都好像一下子突然安静了下,连空气都凝固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