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 钟仕仁

小说:玄观世界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事事惔惔 字数:3094

沿着山路往上走,石板铺砌得平整有序,梯级缓而有度,路边多松树和一些果树,偶尔有些鸟儿飞过,阳光从树叶缝隙中散落,带来满地生机。

山路之字型设计,拐了两弯,就来到了一概有几亩地平台,这里就学堂正门口。整门头明式设计,清漆坤甸木结构,简单利落,淡黄墙翠青瓦,最醒目门口一副对联,一边上书:松声竹声磬声,声声自在;另一边:山色水色烟霞色,色色皆空。字体苍劲有力,入木三分。

不禁回过头,沿着正门往外看去。却见当真水山一色,学堂三面被太湖包裹,远处碧波粼粼,渔影点点。果然就如对联中所描述油然生出自在来。

乔文信刚想带小俩进入学堂,却见迎面出来几。前面带路乔文信小师弟路风,后面跟着四,前面两有点地位物,后面两有点像秘书之类。路风一见乔文信就:“乔师兄好,您辛苦了。我这先送几位先生过渡,回头再来招呼新朋友。”完向小和冰点点头,便继续在前面引路。那四看了乔文信三一眼,也没有停留,直接就走了过去。

等他们走远了,乔文信才对小:“看,这两位刚同师见完面,匆匆赶着回去物。一某军区副司令,另一全国政协常委。看不出来吧,够低调,这也师对过来贺寿朋友要求,只能带一名随行,只能用学堂过渡船只,那么多规矩,其实就想尽量低调,免得给周边带来不必要滋扰。等下会见到更多各行各业异士,我认识都会尽量给两位介绍。”完微笑着看着小和冰

向冰看了一眼,心想这名气真不吹出来,同时也真羡慕乔文信能有机缘拜到这样师父。

走进门后,小门厅,门厅正对一块黄花梨木雕花屏风,屏风后面小花园,园中以盆栽茶花为主,花园中间假石山水池,池里养着九条鲜艳油润昭和三色锦鲤。在花园两旁都过道,通过过道就到了堂。

轻声对小:“这里气场很好哦,让心里很舒服。”小点了点头。乔文信也点了点头,笑着:“看似很简单布局,其实里面有很多风水讲究呢,有时间慢慢讲给你们听。”

着,三便来到了堂。堂约两百多平米,正面墙上挂着一牌匾,上书“心无挂碍”四字,落款“虚云”。行楷字体苍劲有力,气势如虹。牌匾下面正坐着两,其中一认识,他就师父李兆南李。另一位想必就闻名已久仕仁先生。

只见先生满头白发,但皮肤却光亮细致,少有皱纹。一双白眉斜入鬓边,双目炯炯有神,面带笑意而又不怒而威。此时正举起茶杯同李对饮。

堂两边客座上还坐着几,一应该藏地喇嘛,另一装束像来自泰国,还有一白种外国脖子上套着一块方形铜牌。除了这几外,最特别还坐着一穿和服日本女,手拿着折扇挡着半边脸。

看见乔文信三进来,便笑着道:“好啊,你们终于来了。快上来让我看看当年现在长啥样子了诶。”

赶紧走上两步,向一鞠躬,:“师好,小给您请安了。祝您寿与天齐,吉祥如意。”然后,又转头向李鞠躬,:“师父早安。”

“哈哈哈,好好好,一转眼就变成姑娘了,时间过得真快啊。看见你,难免又会想起那些难忘往事啊。”着转头望了一眼李,李却装着没听见,低头喝着茶。

看见李反应家都有点尴尬,这时扯开了话题:“小,你进步很哦,现在都可以出来帮你师父忙了,这也苍生之福。不过呢,刚才看你走上来步法虚而不实哦,最近消耗得有点多吗?”

“谢谢师关心,最近这几天确有些事情比较用神。”

“嗯,不要紧,看你也恢复得很快嘛,年轻就好。哈哈哈,在这里休息几天,保证你比之前还要精神。“着,看了一眼冰身后:“这小朋友周未吗?来来来,上来让我看看什么。”

一听,心跳一下子快了很多,本想过来也陪着冰,当随行员而已,想不到还会记得自己名字,所以赶紧走上一步,学着冰样子向一鞠躬,:“先生好,我未,来自羊城。”然后又对李一鞠躬,:“李先生好,给您请安。”

笑着点点头,这时候,家都在看有什么话要,却见一直看着小,皱着眉头。

这样气氛下,小有点急了,心想:这莫非在我身上看到了什么不好东西?我好像也没做什么错事,不会上辈子事吧?

这样一通胡思乱想下来,小额头居然微微有点冒汗了。

概停顿了片刻,终于开口了。

“你郑州吗?但你这一脉发展不,而且从来没有生过女孩。”

听了直觉头皮发麻,特别亲戚里面没有生女孩这事,认真想想还真,自打懂事以来,就知道爷爷周元泰九代单传独子,后来生了父亲周光年和伯父周光岁,再到自己和堂兄周明。确都男生。至于再之前情况,虽然不清楚,但族谱应该有记载。按照族谱计算,这一脉起源还真来自河南郑州。

“回先生,以族谱记载我们家族确源自郑州。而且家里周姓亲戚还真没有女生哦。请问您怎么知道呢?”小好奇地问。

并没有回答他问题。继续道:“你左边脚底下有颗小小红痣?且你很怕吃葱蒜。”完,看了一眼旁边坐着那西藏喇嘛。

只见西藏喇嘛眯着眼睛认真地看着周未,左手结了一很奇怪手印。口中没有发出声音,却念念有词。

先生,我在您面前就像透明一样,全部都对了。”小心跳得越来越快。

这时冰也忍不住了,问道:“师,您看到小有什么问题吗?”

仕仁才笑了笑,:“没什么,别担心。只不过这未小朋友身体很珍贵哦,势必会成为几门派竞争之物。之前一直都混沌状态没有打开,这次机缘巧合来到这样,也天意啊。”

“我看过小全身经脉,虽然比较清晰和顺畅,但也不觉得他有什么异于常地方哦。”冰满心疑问。

这时,李兆南李话了:“哈哈哈,儿,你看到身体表相。而你师看见他这身体因缘相,级别不同,你还没到那层次呢。”

点点头,没有继续什么。

听了这些对话,满心都问号,便:“先生话,我真不明白什么意思,请先生指点迷津,我应该怎样做呢?”

仕仁想了想,:“既然朋友,我也不见外了,你既然来自羊城,自然对吃比较在行,你可愿意在这里住下来,帮帮文信忙,把这几天来宾嘴先伺候好了,等过几天没那么忙了再慢慢跟你吧,再。”然后回头对冰:“小,你就陪在你师父身边,晚点我再同你们件事。”

点了点头,笑着看看小

满心欢喜地:“好,求之不得啊,我正想跟乔兄多学学东西,谢谢给我机会。”

正在这时,门处传来争吵声和几脚步声。家抬头一看,最前面想挡住来者学堂一名工作员,而硬闯进来,一走前面,看样子概二十多岁,满脸横肉,身材肥,穿件宽松文化衫,运动短裤,白袜子和皮凉鞋。手里还拿着一条玉米棒一边走一边啃。最让深刻印象,他头发稀疏,后脑中间有一道像给斧头砍过一样凹痕。

在他后面跟着穿道袍,恭恭敬敬地跟在后面,应该块头随从员。

这时冰向小使了眼色,小顺着冰眼光看过去,一下就认得,其中一随从居然就刘风刘师。

只见刘师身穿道袍,紧跟着块头走进堂,而在道袍前衾处夹了一小小摄像头,看来刘师来贺寿假,拍视频回去剪辑做宣传材料才真。但刘师居然恭恭敬敬地做这块头跟班,估计这块头也不一般角色。

仕仁看见这三,向工作员挥挥手,让他下去。然后清了清嗓子,对那块头:“袁震子,我帖子送错了吗?还你师父不愿意来?”

块头满口玉米渣子,一边嚼一边:“师父闭关了,师兄又不知跑哪里去了。小师侄想来看看热闹,我就带他们来咯。来看看有什么好玩好吃嘛。不行吗?”语气十足一五六岁孩子,却发自这身型实在别扭。

叹了口气,:“好吧,看在你也不容易份上,就让带你去吃点好吃吧。”完就让工作员给他们安排住处。回过头,再严厉地跟块头:“你啊,别到处乱跑,雷神可随时会在附近出现呢。”

块头一听,丢了玉米棒,:“妈呀,真?我不出屋了还不行啊?你这头真凶,早知道就不来了,一点都不好玩。”

听到这里小终于想起来,这叫袁震子应该就刘风师曾经会飞小师叔,估计后脑勺那道凹痕就被雷劈后果。所以这附近有雷神出没,这小震子马上就怂了就这样原因。看来先吓吓他,让他别到处捣乱而编出雷神来。想到这里不自觉偷笑地看了看冰。而冰这时却聚精会神地盯着袁震子,估计也职业病又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