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 冰慧姑娘

小说:玄观世界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事事惔惔 字数:2616

是津门子牙河畔一栋房子,大门外是两棵白蜡树,两层红砖房子一点都起眼。周午未是第一次来,记得上一次来是同伯父一起过来找大医李兆南病。最重要是,在里第一次与冰姑娘相遇。

按了按门铃,里面就有人吆喝了:“谁呀?”

周午未忙答应:“您好,们是来找李兆南先生。”

“李到洼儿里去了,没回。”门里人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大门。周午未认得打开门叫王姐,大概是李管家吧,反正日常琐事都是她负责安排

“啊,王姐好,是之前来过羊城周午未啊,您还认得吗?”

“哦,知道。同咱们家小挺聊得来那南方仔嘛。记得。”王姐边说,边请他们进屋去。

周午未听着王姐话,知为何心里暖暖,顺势问道:“那冰姑娘在?”

王姐边走边答:“说你那冰小姐姐遛早儿去了,归其呢,你们没嘛事先坐坐,该快回了。”

小午和走过玄关门廊,来到客厅。客厅里都是中式布置,一酸枝拱门式博古架把客厅和饭厅一分为二,墙上挂着都是与中医有关字画,博古架上放是古董瓷器,而是各种中医用药罐药壶,甚至炭炉,煎药煲和一些医用工具。

小午告诉主人李兆南李虽然是御医世家,但他自己却一般医生,基本是开诊,问病。来找他都是些世界各地名人或者政要权贵,因为李脾气有点古怪,并喜欢人家说他治病事,所以来人都刻意去聊治疗之类话题。

听到里就好奇地问:“那他们都来干嘛呢?就闲聊来了?”

小午笑了笑,继续说:“还真是,过呢,同李闲聊着,他就能知道你身体有什么问题了,用把脉,用问情况。然后就教你回去该怎么做,有必要话也会开方子什么,但主要还是教你应该怎么样过日子。”

说到里,王姐捧着一细瓷筒子提梁壶和两一套茶盖碗走了过来,为小午和倒上半杯茉莉片香,那茉莉花清香顿时弥漫了整客厅。

小午想谢谢王姐时候,大门打开了,一女生走了进来:“是啥贵客来了,搁平时难得闻到满屋茉莉大白毫清香哦。”女生身穿一套白色运动装,修长身段显得格外精神,把一头乌黑长发盘在脑后,皮肤白里透红,一双自带笑意眼睛加上微微上扬嘴角,让人感觉没有一丁点攻击性。

当女生到客厅里周午未和,脸轻轻红了一下。时王姐笑着女生说:“儿啊,你小午哥飞过来了嘛,该沏茶吧?”女生脸更加红了,说:“王姐,你就爱拿玩笑。”

周午未赶紧迎上去,说:“冰,好久见了,,哦,过来你来了。”小午都知自己为何说话结巴起来,心跳也加快了许多。

“小午哥好,大哥好,欢迎来到津门。”冰姑娘向两人点点头。

也站了起来,笑着说:“次又有事要麻烦冰姑娘了。”周午未忙说:“么急吧?也先叙叙旧什么。”

“没办法,就一急性子,冰姑娘也是知道呵呵笑着说。

听了也觉得奇怪,笑着说:“大哥么急要找,必定是有重要事。样吧,你们先坐坐,上去换套衣服再下来同你们慢慢详谈吧。”说完就轻盈地走上了二楼。

周午未着冰姑娘背影,居然忘了答话。

边喝着花茶,边瞄着小午,小声说:“来你得请吃饭才行。”小午瞪了他一眼,说:“好你你来找忙,咋反过来要请你吃饭了呢?”

“小午啊,你都细啦,应该认认真真找女朋友了啊!”吊起嗓门,学着小午妈语气说话。然后又忍住“哈哈”地笑了出来。

周午未脸一下子红了,赶紧说:“你小子先准备当好你十四孝爹吧,还来管些闲事?”

肯定没问题,你赶紧帮搞定案子,好让轻轻松松回家等着小祖宗降临呗。”掩饰住满脸幸福,连耳朵都像能吹口哨样子。

一会儿,冰姑娘换了一身汉式棉麻装走了下来,本来盘起头发放开了,象乌黑亮丽瀑布挂在肩上,映衬出脸庞更加白皙。走到他们跟前,,就说:“大哥,最近是有喜事吧?气色真好。”

听了好奇地问:“冰姑娘是把相学都研究了吗?怎么连有喜事都出来了?”

笑了笑,说:“学那些,只是大哥气血运行有力,气色泛红,心气很足,所以斗胆猜。”

“猜对了,猜对了,准备做爸爸了。”连连点头,“过呢,次来是为了另外一件很重要事,想请冰姑娘帮忙。”

边说边拿出了包里资料……

听完讲述案情,就陷入了沉思之中。一路上,周午未其实也想过很多可能性,过都一一被自己否定了。因为杀人于无形事并少见,之前金蝉子就有种能力,但杀人总得有动机,二十左右小青年能跟谁有深仇大恨非得死可呢?

时候,冰说话了:“最想是怎么一异瞳法,是是心经上出现了问题。按手头上资料,还能判断是怎么回事,甚至可以说,没有一点头绪。”顿了一顿,继续说:“可惜李到江南找朋友叙旧去了,否则他人家见多识广,肯定能知道一二。”

“哦?是去太湖了吗?听到几有份量人物段时间都去太湖了。”周午未问道。

“你说那是钟仕仁先生九十大寿聚会吧?”答完,着冰问:“难道李也被邀请了?们知道,那聚会邀请可都是世界各地奇人异士呢。”

“是,李就是去同钟仕仁师叙旧去了。”冰点了点头。

周午未继续问:“原来你们都知道事儿啊?听说钟仕仁爷子很有来头,大能说说吗?你那里资料应该很多吧?”

“小午啊,你居然知道,也太孤陋寡闻了吧?他背景可真是三天三夜也说完。简单点讲吧,在政治上他曾经是内战时期中间人,周旋于两党之间寻求和解之道,所以说对国家还是很有贡献。而在民间,他又是武林,黑道,商界以及儒释道三家皆通达能人,在各界都相当有影响力。早年也曾从军,入道,出家,教书,从政等等,后来一直在宝岛传道,晚年就定居太湖之滨专心从事国学传承教育方面事情。大领导也每年都去拜访一下钟呢,可惜一直都没机会跟着去见识见识。”说得眉飞色舞。

周午未认真听着,并赞叹说:“哇!真是位奇人,能让各界人士都拜服,一定是很大能耐。想到当今还有样厉害人物,要是能见一面就好了。”

姑娘笑了笑,说:“钟师是很和蔼可亲人,许多年之前见过一面,那时还小,李去上海见。记得当时钟师摸着头对说:‘小妮子,你得好好用功,将来你能力可以帮助很多人呢。’那手掌很暖和,整脑袋都温暖了。”

周午未听到里,心里默默下定决心,一定得找机会去拜访一下钟仕仁先生,哪怕是只见一面也是好

喝了口花茶,着冰说:“样吧,咱们先去打搅李叙旧了,想请冰姑娘陪们去些死者尸体,能找到一些线索吧。因为以冰姑娘能力,知道他们死因应该难吧?”

姬冰忙说:“在方面可能会让大哥失望哦,那些功能其实还没有稳定下来,有时可以有时又没用了。所以,敢说肯定行呢。”

“哦,放心,们也是说要你必须做到什么,就是希望从你边拿到信息,找到一突破口而已。用太大心理压力。,还有小午陪你一起嘛,用担心太多。”咧开嘴笑着向周午未。

“哦,小午哥也一起去呀?”冰姑娘望向周午未。

正在向翻白眼周午未见冰过来,感觉脸又开始热起来了,忙说:“是,一起去,一起去。”冰姑娘见周午未傻样子,一下子就忍住掩嘴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