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 又死一个

小说:玄观世界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事事惔惔 字数:2603

在这时,冰开口。“不用,可以,不是她。”简单有力的几字,让小午松口气。刚想同陈大刚些什缓解下气氛。安检大厅却传来阵骚乱声和尖叫声。

小午和陈大刚赶紧往大厅的监控看去。只见大厅排队的群自动散成圈,大家都看着圈中央惊叫。女生倒在那里,动也不动。

也听声音,马上出来同小午和陈大刚起跑向安检大厅。

躺在地上的女生似乎没有知觉,没有呼吸,没有脉搏,但眼睛还睁开着,两边瞳孔放大而且已经在不对称的位置上

马上解开她的上衣,注视着心脏至喉咙这部分的位置,这里是手少阴心经上行目系段。边看,边自言自语:“没有,居然真的没有,象融化样,没有。”

小午见冰样子,再确认次道:“她是谭乐?”

没有抬头,有点激动地:“是的,是她,可惜没能提早见她,不然或许有方法可以制止这样的惨剧发生。这心经居然在自己融化,象雪花融在手心样,慢慢的不见条鲜活的生命,居然这样结束。”

陈大刚正在安排安保维持秩序,这时机场医务员已经赶,要准备给谭乐做心肺复苏等急救措施,但却被陈大刚拖住。因为这时,陈大刚发现冰正用手握着谭乐的手,闭上眼动不动。他知道冰正在用功,希望能从谭乐的记忆中找些有用的资料。

小午有点急,因为毕竟冰才刚从帝都那六具尸体的感应中恢复过来,现在又做次。怕冰功力消耗太厉害会造成什严重后果。但他也知道,以冰的性格,他其实是阻止不的。所以只能安静地呆在冰身边,随时准备着。

大概有分钟左右,冰睁开双眼,松开手,拿出口袋里的手绢擦擦满头的大汗,摇摇头。

那边,陈大刚才同意医务员接近谭乐。

小午赶紧扶起冰,陪她旁边的凳子坐下来,再给她倒杯热开水。

陈大刚也走过来,对冰:“冰姑娘还好吧?需要找地方给休息下吗?”

“不碍事,我坐着。可惜这次还是帮不上什忙。”冰着喝口水。

刚才用功能看谭乐死之前发生事吗?”陈大刚问

“这次感应很真确,谭乐死之前没有什特别的事发生,同那六差不多,都是突然眼前倒下。没有痛感,还能听附近们的惊叫声,大概十多秒也没有。”冰好像还在刚才的感受中未抽离出来。

小午:“看来这些都挺特别的,是不是都吃些什药或者修些什功法才会这样统呢?”

陈大刚没有按照小午的思路去继续想,而是摇摇头:“看来线索这里又断。”

“这倒不定哦。”冰突然

“在我的感应里,谭乐是有同伴机场的。穿裙子的中年女,名字应该叫何丽芳,芳姐。”冰很肯定的看着陈大刚。

陈大刚听这话,下子精神起来,:“好,这是重要线索,我会安排去寻找这,再顺藤摸瓜,看看她后面还有些什势力。”

完,陈大刚立马边打电话去

小午对冰:“也不要再用功想,这里也,别累坏身体。话回来,那芳姐看见谭乐倒下,居然不出来扶下或者打急救电话,反而躲不知所踪,这是给吓的还是知道些什重要的事情,觉得不应该出面呢?”

微微笑笑,:“想多,她们是分开两条队伍来排队的,当时并不在块,我们那出来,估计这芳姐也是看帮不上什干脆隐藏身份算。不过呢,既然她知道要隐藏身份,证明她是知道点来龙去脉的,应该是联络之类的角色。”

小午想想,:“这件事真越来越奇怪,没想活生生的在我们眼皮底下这样死去。居然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如果这是谋杀的话,这手法也太厉害。如果不是谋杀的话,他们为何死得这样突然,又为何非要这神秘地逃走呢?难道逃走出去可以不用死吗?是不是有什组织发明毒药来控制某些,如果不听话或者不定时服解药会这样暴毙呢?”

看小午,忍不住笑出来,“是武侠小看多吧?要是有这样的药,也轮不这些吃吧,大把更加重要的物,去控制他们不更好?”

“哦,也是哦,那我真不明白,为什是他们呢?”

“我觉得这是群很特殊的,他们从小大应该都不会有什病,而且都是非常聪明,智商很高。因为他们的身体结构,特别是气脉经络都非常通畅,比平常都健康很多,五脏六腑都基本没什问题,导致智力以及整躯体肉骨皮都显得很完美,感觉他们象是另外族群,所以之前才问,相不相信有外星因为他们太完美,暂时能想只有外星形容词。”

顿,继续:“以至于他们为什突然会死掉的原因,不知是否受些东西的局限或者某些状态的改变,类似于外星突然不适应地球的生态之类。又或者是他们本身的缺陷。这还不好,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死法。除非又是金蝉子之流用的邪法,能杀于无形。”

小午没有接话,而是陷入沉思,因为金蝉子,这事复杂,金蝉子杀的手法太多,多完全不能想象。但自从他在南普陀受伤后,估计很多年都不会再出来作恶,所以时间上看,是他的几率不高。那究竟是怎回事呢?

在这时候,经典的电话铃声响,居然是冰的手机,非智能,只有通话功能的手机。

“师父,您有急事找我吗?我在蓉城,跟小午起呢。”冰电话那头应该是李兆南李老

“……嗯,好的,我们这边应该也没什安排,我再落实下,然后过来吧,先代我谢谢钟老师的邀请哦。”冰愉快地挂电话。

小午好像猜些,问:“是李老吧?估计有电话号码的没几,呵呵。”

“对啊,还真没几有,不也算吗?”冰心情好像挺不错。

小午继续问:“我猜,李老这是让去太湖和他会合,给钟仕仁老先生拜寿吧?”

翘嘴角,:“猜对半。”

小午叹口气,:“那半吧,我们是不是要在这里分别呢?”

呲的声笑出来,“怎,好像挺伤感的样子哦?”

“快嘛,难道想我送去太湖不成?”

“呵呵呵,也好哦。那送不送呢?”冰继续笑眯眯看着小午。

这样的笑容之下,小午早没有抗拒力,算是天涯海角,估计他也肯送过去。“好吧好吧,送是肯定要送的,我同陈大刚声,马上订机票。”

“嗯,算挺有风度。也不逗。刚才其实是钟老先生亲自邀请我过去的,他很想见见我,看看我现在修得怎。然后知道我同起,他也听我师父讲起过之前的经历,让我把起带上。所以呢,想不送我都不行哦。呵呵呵…”

小午听,下子像小孩子样跳起来,:“太好,我真是好想拜见下这位高,要不是,我想我真不知什时候才有这样的机会。太好,太好。嘿。”

陈大刚看见小午在蹦蹦跳跳的,走过来问什事。知道他们准备去太湖,:“行吧,们先去,估计我也要去趟呢。”

开心地问:“怎也收邀请?”

陈大刚瞪下眼,:“哪有们那逍遥,还去喝寿酒,我去也是因为工作呢,现在不方便太多,我马上要跟去鹏城,那何丽芳已经上飞机。等鹏城的事处理完,再去太湖找们吧。”

小午笑嘻嘻地:“知道忙,任务重,浑身都是秘密啦。继续呗,我们可帮不上要是真太湖,我请吃斑肝汤。”

“看小老广,知道吃吃吃。来吧,我帮们订机票吧,那边还有太多事儿要们帮忙呢。”陈大刚朝小午做鬼脸。

“哎哟,原来还没完啊?不能让我跟儿好好清静下?”小午假装瞪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