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血池洞内(一)

小说:幻影神魔界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鲁成 字数:3131

第二天,雷、云刚要动身赶往血池洞取血水,却被极乐岛主叫住

儿、儿,今天要帮北老恢复功力,你们回后尽量要打扰。”

“师父怎么?”雷着急地问道。

“哦!”极乐岛主随即笑道:“无碍,用担心!”

知道两位师尊平日里就喜欢打闹,心想别是闹过头吧,当下也便多问,点头称是,道:“岛主,师父老人家年纪大,日后还望您多加照顾。”

照顾?”极乐岛主愕然道,“儿,你多虑。你们去吧。”

雷、云顿首告别,转身要走。

“等等!”极乐岛主又叫住们,道:“儿,里有粒药丸,你带上。万遇到什么危险,立刻服下,会助你抵挡阵子,也能及时感应到。”

收下药丸,便与云梦赶往血池洞。

下得山,云梦突然道:“哥,今天师父帮北老前辈恢复功力,咱们如趁个时间再去看看敏姐姐吧?她就要出远门,咱们总要送送她啊。”

……儿,还是要节外生枝的好。”雷道。

“去吗去吗?”云梦央求道。

也觉得云梦说的在理,加上又抵住她的央求,道:“好吧,可是知道敏姐住在哪里啊?”

“听师父说,敏姐是雪域鬼王的女儿,住在鬼域,距此向东百里路程,远。咱们过去看看!”

大约半个时辰们到云梦所说的地方,看到的却是北冥司空见惯的茫茫雪山,哪里有半个人影?

两人在山间寻觅半天,始终见人影。

眼看午时将近,雷道:“儿,大概个地方,们还是先去取血水吧?”

云梦还在用心地找着,道:“师父会骗的,再找会,就会!”

无奈,只好陪着寻找。其实很清楚,石毓敏的功夫远远在们之上,何况她背后是整个鬼域,所以用着太过担心。而鬼域是何等隐秘的场所,们能找到吗?

“两位,在找什么呢?”个声音突然从们头顶响起。

闪身将云梦护在身后,抬头看,座小山顶上站着个身穿灰色衣衫的年轻人,面容甚是模糊。

抱拳道:“在下雷,因到此处寻找位故人,打扰之处还请尊驾见谅。”

那人笑道:“你看此处像似有人住吗?”

想,道:“在下位故人名叫石毓敏,知尊驾可曾听说过?”

“哦?”那人沉默会,忽又大笑道:“雷师兄,你看是谁?”

话音落,那人便到面前。

雷、云定眼看,顿时放松,原那人便是申青。

申青道:“雷师兄,云师姐,别三个多月,你们变化太大敢相认。”

是个问题,是个同时让们自己也弄清楚的问题。于是笑带过。

寒暄阵,申青道:“本该带你们去家里看看,可是鬼域向隐秘,没有鬼王令,敢擅自做主。对,你们怎么到里,还鬼鬼祟祟,幸好发现你们的人告诉然会怎么样就难说外头比雪域花园,像你们样私探隐秘组织的行为是很危险的。”

道:“多谢申兄提醒!主要是儿想见见敏姐。”

云梦道:“是啊!敏姐姐呢?”

“少主有要事在身,已经出发。最近鬼域杂事繁多,怕是要慢待二位。”

“申兄说哪里话,既然如此,便告辞。师父有命,还要赶往血池洞。”

时辰恐怕,雷师兄妨明天再去取血水,北老前辈会怪罪的。”

笑道:“申兄用担心,的攀登速度也能总是停留在三个月前。告辞!”

申青微笑还礼。

雷、云折返路程,赶往血池洞,却也顺利在酉时之前拿到血水。云梦见酉时将近,洞内切如常,心中的恐惧减少分,好奇心便增加分。

她忍住又道:“哥,咱们再去看看那些羽毛,好好?”

行!”次雷斩钉截铁地拒绝她,道:“临近酉时,太危险宜久留。”

云梦虽有万个乐意,也只能随着雷向洞口走去。

半空中声凄厉的鸣叫响起,紧跟着又响起两声,杂糅在起,异常刺耳。

好!”雷回手拉云梦,抱起她,纵身跃出血池洞。谁知股巨大的风夹杂着雪花把们整个儿又推回洞内,重重地撞在石壁上。风势稍弱之后,们才滑落在地上。

“啊!”云梦张开的嘴才发出声,她惊慌地转过身,雷嘴里流出的鲜血已然染红胸前的块衣衫,眼睛紧闭着。

哥!哥!”云梦扑倒在身上,已是泪如雨下,拼命地晃着的双肩,喊出的声音都变的嘶哑

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着急慌乱惊恐却安然无恙的云梦,竟然努力地挤出丝微笑,虚弱地道:“你怎么变得么重,刚才压得胸口喘过气。”

云梦从没听过雷的玩笑话,又何况是在种情况下,她明所以地愣下,同时雷还能说话又让她从心里升出阵喜悦,破涕为笑。

阵大风刮进们紧靠着石壁,双手握在起,吃力抵抗着。

风势弱下去,雷道:“行,们必须离开正对着洞口的地方。”看四周,接着说:“儿,们到昨天发现羽毛的地方去。”

哥,听你的话,再也管那些羽毛!”

喘着粗气,轻轻笑笑,道:“傻丫头,那里暗,安全。们必须躲开下阵风的攻击,然……”

“好,好,听你的。”云梦起身把雷搀扶起

“靠着石壁走。”

只手扶着石壁,另只手握着云梦的手。云梦身后,靠着石壁,搀扶着雷,慢慢移向那片黑暗之地。

还好在下次风袭击而的时候,们躲开正面的进攻,仅仅承受点余波的伤害。

那里,雷盘膝坐下,运功疗伤。

哥,师父是给你粒药丸吗?”云梦充满希望地说。

缓缓拿出那粒药丸,放到嘴边却停住想起极乐岛主的话,“儿、儿,今天要帮北老恢复功力,你们回后尽量要打扰。”

粒药丸能把里的信息传递给岛主,那势必影响到师父的功力恢复。”雷喃喃地道。

“可是,们,现在……”云梦刚开口,又停住

儿,没事。现在情况明,还没到你师父说的万分危急。”

“可是酉时就要到。”

“既然走妨看看那只传说中的怪,也算是开眼界。里相对血水红光照亮的地方说,算是很黑暗的地方,也许它会发现。实在行,再服下你师父的灵药,逃命应该没问题。”说完,便自行运功疗伤。

云梦也在身边坐下,加紧修习功法,哪怕自己的实力增加点点,都会减轻雷身上的负担,为们的成功逃脱添上分希望。

时间秒地过去,刮进血池洞里的狂风断加快,而外面的鸣叫声也是越越清晰,越越频繁!

此刻雷饮食的冰玉花露发挥其超强的药用价值,的伤快速愈合着。几番运功下睁开双眼,却见那血池映出的红晕闪烁里两只大正在厮杀。

偌大个山洞被它们占去半有余,各扇动着巨翅,在那平地里顿时掀起股狂风,碎石乱飞。原刚才的狂风便是由它们厮斗引起的。

两只大白,你往,翅去爪还,尖喙更是猛啄,撕下许多羽毛,飘飘洒洒。声声鸣叫便似那凄厉的野鬼孤魂哀嚎般,直教雷眩晕止,忙运功抵抗。

两只却也都受伤,只那白伤势颇重,鲜血自脖颈处流出,染红大半个隆起的胸部,只翅膀近乎全红,血淋淋的,甚是恐怖。黑的伤势易察看,血浸在那黑羽上,只是湿大片,明显要轻得多。

神色里稍显疲惫,然而双眼睛分外有神,直厉厉地凝视着黑,随时准备应付黑的进攻。

看得明白,那白过凭着特殊的信念勉强支撑,长此下去,最终结果可想而知。同时也意识到们逃离山洞的最佳时刻,万收拾之后发现们,那就凶险万分。想到里,便轻拍下身边的云梦,刚要开口却被股力量掀翻在地。

定眼看,立刻明白,暗叫道:“怎么偏偏在种时候!”

云梦直突破玄明境的关键在于她始终无法沉下心体悟虚空,如今的紧迫情况下她反而安静,倒让她触摸到玄明境的关键所在,沉浸在冲破境界的忘之中。

那边的战局也发生变化,白步步被压缩到血池旁边,退无可退。异常嚣张的黑扇起巨翅便如把大刀般狠狠地砍下去,白支起翅膀挡住。

“咔嚓”声,白翅折断半,白羽纷飞!那白双目瞬间暗,利喙张开,紧接着刺耳的鸣叫响起。

连忙伸手捂住耳朵,只觉得脑海里穿过几道白光,全身再也无法动弹

也像失魂似得,砍下去的黑翅陡然停住

吐出颗亮晶晶的白色丹体迅速打向黑的面部,么短的距离,就算黑是清醒的也难以躲过。

黑翅突然动,黑发怒

白色丹体触即回,又迅速没入白的体内。

双翅扇动,合击白

白色丹体进入白体内的同时,白巨大的身体突然变得透明,留下个虚拟的外形,实体收缩半,险险地从黑翅的下部空挡滑出去,跟着用那完好的白翅猛力击在黑暴露的脊背上。

聪明!雷暗道。突然发现自己能够思考

绝佳逃生机会的白却没有逃,它转向雷藏身的方向,低沉而柔和地鸣叫声。

黯然神伤,看得出,它在求救,它已经没有力气逃。可是……

“嘭!”声闷响,随之“哗啦”阵水声。全部清晰地传入雷的耳朵里,大喜道:“能听到!”

是那黑落入血池的瞬间,合拢起的双翅拨击池面,借力反转过。它的只眼睛已经瞎,滴着鲜红的血液,被血池沾湿的大片羽毛卷曲脱落消失。血池里的血水果然奇特,难怪那白断退向血池呢!

此刻,危险的是白,黑正蓄势发动对它的最后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