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血池洞内(二)

小说:幻影神魔界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鲁成 字数:2983

声哀鸣仅让全身能动弹,同时失去了听觉和思考的能力,只能用眼睛感知发生的切。

种奇怪的感觉让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走条很深很深的山谷里,那他赶了三天三夜的路程追杀了个为害方的恶霸,返回的途中,筋疲力尽,又困又饿,昏倒那条狭长的山谷里。

他做了个甜蜜的梦,梦中他见到了百般疼爱自己的父母,可父母的样子永远都模糊清的。这样的梦,让他既害怕又渴望,小时候做了无数次,但长大之后就再也没有做了。今天这怎么了,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吗?

突然全身的疼痛感迫使他睁眼睛,黑压压的片蠕动着的飞舞着的东西铺天盖、争先恐后扑向自己。仿佛置身于炼狱之中,恐怖之极,痛苦难耐,声野兽样的吼叫响彻整个月色朦胧下的山谷,连他自己都敢相信那他发的。

随着他的挣扎那些黑色东西“吱吱”叫起来,像似刀刃刮过骨头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他鼓动真气,振身上的层,全身已被咬的血肉模糊。他认那些黑色的东西原来大批的蝙蝠样的飞禽,看着让人头皮发麻,身体的痛苦也让他颤动已,强烈的求生愿望促使他逃跑。可惜逃脱,那些飞禽如影随形包围着他。

再逃脱,大喝道:“好啊!你们这些禽兽要分尸老子吗?老子正要将你们碎尸万段,看今天咱们到底鹿死谁手?!”

他展身法,那群飞禽中游走,随手抓住只便捏死只。他知道自己体力济,全靠着求生的劲头支撑,必须尽快杀重围。为了少受伤至于流血过多丧生于此,拼命提高自己的速度和躲避的技巧,身法愈来愈快,身形也愈来愈灵动。

然而它们的数目实太多,这场血腥的厮杀还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整条山谷几乎被飞禽的尸体铺了层。到了后来,的身体差多可以重围里自由穿梭,游刃有余,形势整体逆转了。飞禽们好像也有了惧意,再靠近太近。稍有宽松的觉轻松,此时他已满身鲜血,披散着头发,圆睁着杀红了的眼睛,嘶吼道:“来呀!来呀!”他大笑声,隐隐有压过禽群嘶鸣的气势,拼尽最后的力气,冲杀过去。

宛如杀神的最后冲,击溃了禽群的意志,它们避他,嘶鸣着飞离了山谷。

此停留,拖着离山谷,强赶了个时辰的路,寻到座破庙,生起团火,这才躺下了。

他捡回条小命,破庙里休养了半个月,沉思那场恶斗,创套步法,回想起那些如影随形的飞禽,便为这套功夫命名为“幻影神功”。这也成了他日后扬名的绝技之

悬天崖血池洞内,黑扑向白的瞬间,动了下,他身上那奇怪的复活式记忆刚好恢复到“幻影神功”初成之时,当下假思索晃便到了黑的脊背上,抓起把羽毛奋力扯。

吃痛,仰起脖子,大叫声,狠狠甩了去。

半空中的借力转,划过道曲折的身影,落原来的角落里。

尖喙张,冲着落脚的方又声鸣叫,独眼燃烧着熊熊的杀意。

哥!”身后传来声虚弱的叫喊。他回头看,云梦瑶倒上,脸色苍白,嘴角含血。

大惊,身形动,到了云梦瑶跟前,扶起她,问道:“瑶儿,你怎么样?”

岂能留给他们时间,巨翅卷起股狂风扫向他们。

轻轻抱起云梦瑶,陡然平移了十几步远,躲了黑的进攻。

恼怒的黑疯狂扑向他们!

“咣当”!黑庞大的身躯重重石壁沿上。原来藏身的方本就洞内个狭窄的凹处,黑瞎了只眼睛,暴怒之下怎会看得清楚。

侧身挤了挤,无用,便把翅膀展,斜斜扫去。

清楚,那翅膀的坚韧锋利程度绝亚于钢刀,急忙把云梦瑶再次往里面送了送,自己则顺着翅膀的来势纵身跃,横躺翅膀之上,从那岩石边险险躲过。

翅膀的边际划云梦瑶的衣衫,从裂处流鲜血。

阵心痛,面颊上沁汗珠。“必须把它引!”这般想着,他便从翅膀上纵身跃下,道残影划过,到了洞内宽敞的方,同时已将顺手捡起的碎石弹向黑的头部。

他也听到了云梦瑶虚弱的声音,“哥,师父留下的药!”

碎石打中黑的颈骨,反弹去,于那岩石壁上响起清脆的声音。

反转,腾空,独眼瞅准了双利爪生猛抓过去!

的身体由实变虚,滑行到血池旁边,并没有服药。往之中,他发现只要把危险引到云梦瑶旁边,自己凭借突然回忆起的独特身法自保没有问题,剩下就拖延时间寻找机会了。打定主意,他便放弃了服药求助的想法。

扑空,抓碎了块岩石,再次望向的时候竟然停住了疯狂的攻击,颇为忌惮看了看的身后。

“吃堑长智”,这黑还真聪明!对持着,渐渐整个山洞恢复平静。

凌厉的独眼转了又转,始慢慢逼近,距离七八步处停下。如此近的距离,都可以清晰对方身上每根羽毛,倘若它展双翅基本上切断了所有可以逃的路线。

此刻,黑猛然张双翅,发阵阵尖叫,同时卷起股股狂风凶猛冲向

被那尖叫扰得心烦意乱,脚下松动,身体向后缓慢滑去,眼看就要掉进血池内。他脚尖轻点血池岩壁,借着风势迅速飞掠,把采集好的血水打股脑儿甩向黑

距离太近了,黑已来及躲避,那血水“哗啦”泼隆起的胸部,顿时大片的黑羽消融脱落,露疙疙瘩瘩的皮肉。

半空中,知道机可失,顺手扔下装血水的容器,急转身那上面稍借力,真气快速运行,道残影爆,冲向黑,集中全力拳打的皮肉上。

整个过程只眨眼之间,虽然没有给黑反应时间,但拳击之后,他发现自己还低估了黑的实力。那拳根本造成致命的伤害,仅仅发声轻微的响动,只咽喉下块脆弱的骨头动了下。

立即后退,侧身,紧贴着面,从黑合击而来的翅膀下滑去。

的攻击落空,却没有走远,沿着黑翅膀外部跃而上,见那露的皮肉部分并没有被翅膀护住,便再次猛扑过去,伸掌如剑,刺入那皮肉上靠近咽喉的方!

的皮肉深深陷,随即股强硬的力量阻住了的手掌,他假思索,合掌成拳,又狠狠打入部分。

吃痛,尖喙张悲痛鸣叫!它猛然用长长的尖喙刺向头下的

千钧发之际,忍功亏篑,手掌展,再次冲击那连续打击的部位,终于被他突破了,股鲜血从他指缝间流

同时,黑的尖喙轻而易举刺入的右肩,条血线激射而

仰,翅膀扇,便成了断了线的风筝,重重石壁上。

他迅速点了右肩几处穴道,止住血流,艰难却利索站起来,双眼盯着黑

此时,黑只单眼也看向,充满了阴森、恐怖、狠毒,还有丝微可察的犹豫。

这黑郁闷,路艰辛的追杀,本来有望收拾了那白,谁想半路上杀要命的愣头青小子,如今进退两难了。与白的搏斗已经让它伤痕累累、疲惫堪,瞎了只眼睛,翅膀和胸口三大片羽毛被血水腐蚀脱落,咽喉下血流止,已甚为狼狈。

对视阵,突然双翅展化作个黑影,从洞口处消失,留下声悠长的鸣叫。

松了口气。

哥,你怎么样?”云梦瑶的声音紧跟着传过来。

的心又紧张起来,身体闪而过,到了云梦瑶的跟前。

“瑶儿,你怎么样?”

“我没事。那怪走了?”

“嗯。”

哥,你受伤了?”

碍事。此宜久留,我们走吧!”

云梦瑶应了声,便搀着她从藏身之处走,慢慢走向洞口。

原本平静的白缓缓抬起头,冲他们轻柔叫了声。

停住,对它说道:“下能做的仅此而已,你赶紧想办法离这里吧!估计那黑还会再来。”

又鸣叫了声,这声音里带浓重的悲哀和无助。

云梦瑶拉了拉,道:“哥哥,你看它的眼睛,它好像有事要求我们。”

还没来得及看,白便快速点点头。

“它能听懂我们说话!”云梦瑶惊讶道。

看了看受伤的云梦瑶,道:“可我们实没有办法带你离。”

摇了摇头,把那尖喙后背上磨了磨。

“你说,你可以带我们离?”云梦瑶疑惑说道。

的眼神突然亮,兴奋点了点头。

看它虚弱的样子,何况又折断了翅,哪敢相信?

努力站起来,雪白柔顺的羽毛便如流光淌过般,、云二人的眼中隐隐然有几道电闪过。再看那白,气息陡然间增强了百倍止,散发着令人生畏的光彩。

它急切声鸣叫,显然催促、云。

抱拳道:“如此恭敬如从命!”

说完,他抱起云梦瑶纵身到了白的背上。

顿时化作道白光,闪飞血池洞,单翅微微波动,平平稳稳飞起,竟然直上悬天崖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