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雪域花园

小说:幻影神魔界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鲁成 字数:2996

两年后,雷鹏再见到觉一的时候,依然忍不住感叹命运的翻云覆雨,拨弄着人世的无常。他居然会跳出自己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天到一个陌生而神奇的世界,而这一切都要从他被冰封失去全部知觉后说起。

一片浓密的竹林里,一个蹦蹦跳跳穿行其间,他须发皆白,肩上扛着一个看似透明的水晶棺材,长约一丈,宽三四尺间,近二尺高度,里面平静躺着一个魁梧壮实的中年汉子,但这丝毫不影响的行动。他身形灵动、迅速,好像那片浓密的竹林并不存一般。

他一边急速行走,一边还不忘时不时自言自语:“和我头子玩捉迷藏,岂不是自讨苦吃!”

他突然站住了,以他为中心,一根根竹子自行连根拔起,去根削枝,刚刚形成的一片空瞬间便被整理平坦,一间竹舍很快便搭成了。

又笑:“天色不早了,先休息一晚再说,让那怪忙活一阵子吧。”

他把棺材放下,却哪里是棺材,竟是一块寒冰结结实实冻住了一个人,那人正是雷鹏。伸手刚要化去那层寒冰,突然又摇了摇头,说:“这祖龙令的传人怎么这么差劲,被人打成这副样子,实丢人!丢人,丢人!”

他摇着头纵身一跃,跳到冰块的上面,又自哈哈大笑起:“这个有趣!既然不能化掉,那就先当床用一用了。”

第二天一早,便抗上雷鹏,一路北去,愈走愈寒,愈愈烈,进入了一片似乎积雪终年不化的区域。这就是重元大陆四之一的北冥。又走了三天,到了一座雪山,上的山,有一间小院,推门进去,气象陡然一变。但见花红柳翠,枝繁叶茂,一派生气盎然,简直不可思议。那小院也是层次分明,错落有致,显然是经过人的精心布置。

开心大叫:“伙计们,我回了!”没有人应声,那些花花叶叶、枝枝干干却无风自动,发出“飒飒”的声音,好似呼应那的叫喊。

“哈哈……头子知你们想我了。不急,等我把这小子安置一下,再和你们玩。”

把雷鹏放进屋里,转身一跃而出,直接落那些枝叶藤蔓上。那些藤蔓一荡,便把他甩向了另一边。的身躯落盛开的花瓣上,那些花瓣只是略微一弯便又把他弹了起,丝毫没有损落。

如此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把封住雷鹏的冰块放院子里,拍了拍手,:“伙计们,今天头子有件事要麻烦各位了。”说完,还向那些花草抱拳行了一礼。

花草们依然无风自动“飒飒”作响,热烈回应着

“哈哈……多谢!多谢!”说着,一只手早拍冰块上,冰块便逐渐消融不见了。

与此同时,一根根枝蔓宛如活了一般,迅速延伸,卷向雷鹏。倏然间,它们把雷鹏拉向那些花草。雷鹏稳稳那些花草上,枝叶自他身上慢慢移动,竟然准确他的全身经脉穴位上。顿时一股绿色的似气似液的东西缓缓流进雷鹏的身体,又缓缓流出。

如此过了一个时辰,雷鹏全身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绿色的物质,杂乱而有规律运行着。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那些花儿开始移动了,自觉按照某种规律排列雷鹏周围。突然,一朵花儿倾斜下,一滴露珠慢慢滴下,就雷鹏身上的两条脉络相遇的一刹那,滴落交叉点上。两条绿色的脉络猛消失。如此一朵一朵的花儿滴下露珠,一条一条的绿色脉络消失,雷鹏身上慢慢恢复了原色。然后,那些花儿回到原的位置,雷鹏身上又开始慢慢变绿。

第二个周期过去之后,已是中午时分,那些花儿也没有露珠了,枝蔓便把雷鹏送回小院的中央。那把他扶起,盘膝做好,一股股真气输入到他身体内,帮助他打通气血的循环。

正紧要处,一阵悠扬而悲伤的笛声传,如泣如诉,令人销魂。不消一刻,的额头上开始沁出汗珠,但他没有停下

接着,一身青衣打扮的出现院子里,落魄笛断魂的声音开始变得高亢。

盛开的鲜花慢慢合拢起,枝蔓疯狂卷向,然而距离三尺的方再也不能前进半步。院子里一波接一波的气流随着笛声荡漾着,却也和雷鹏的周围绕了过去。

脸上开始有汗珠滴落,同样变得红光满面。

猛然间,收回了双手,雷鹏的嘴角流出一滩黑血,笛声顿时停住了,分秒不差。

雷鹏一声呻吟,同时大笑,花儿再度盛开,枝蔓也缩了回去。

“北,多年不见,功力大增啊!”

一跃而起,紧接着便凭空消失了,下一刻出现的背后。而微微侧身,横笛早已出手。的食指和中指好像等那里一样,夹住了攻的落魄笛。两人的另一只手击一起,一耀眼的光华自两掌之间一闪而逝。他们各自后退一步。

“他的伤势如何?”

“哈哈”大笑:“怎么?到了我这里,还想再抢人吗?”

“北好一手妙招,有了这小子,你就算有了两枚祖龙令了。”揶揄

“‘北’二字,那些小辈叫叫也就算了,你凑这口舌热闹,是笑话我头子了?”面带微笑,斜睨着

:“北是仁皇圣的贴身侍卫,当今天下谁敢不尊!”

拍手笑:“当年与圣、战神平辈论交,就是圣本人,阁下也未必放眼里,如今却头子的玩笑。”

收敛了笑意,正色:“对于圣,本人是敬佩的,自认自愧不如。当年之所以有所违逆,那是因为对待战神这件事上,看法有所不同而已。”

不屑:“近些年,听说对祖龙令的事甚为关心,这也是追随圣的遗志?”

微微一笑,:“既然这年轻人已经安全到了这里,下也就不便多说。”

“原竟是一片苦心。”接着说:“祖龙令虽说是个宝贝,重元大陆上谁人不想得到?我头子却不稀罕。要不是它是圣留下的遗物,我才懒得费神。”

转念一想,又说:“不是为这小子的,那是为何?”

轻轻一笑,一股气流已自左手两指之间打了过去。身体平移出三尺之,甚是轻松便化解了。那气流穿过,却径直打雷鹏的肩胛处。再想阻止那是不可能的了。

“你!”

“北休急!夫只是让他先睡一会。你且看。”

随手一挥,立刻现出一个昏睡的女子,平平稳稳院子里。

“这是?”

“北忘了刚才救人的方还有这位姑娘也受伤了吗?”

略一愣神,回想起当时山洞里确实有位姑娘就躺距离那小子不远的方。

他摆摆手,:“头子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北看中了那小子,我却看中了这位姑娘。”

眨巴眨巴眼睛,:“你是找我救人的?”

“天下之大,恐怕再也找不到比雪域花园更适合疗伤的方了!”

“不行不行!我这园子只有那么点花草,你看那小子伤成什么样子了?不够不够!”说着,便要抱起雷鹏回屋。

拦住他,笑:“北何必那么小气,用不了多少冰玉花露。再说北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况且,现没有人知这小子的历,难不想安安静静度过几年吗?”

眼睛一转,刚要抱起雷鹏的双手收了回,笑:“不用客气,这个好说,这个好说!”

“不忙。”摆了摆手。

不解看着他,说:“不治了?”

“治,还是要治的。要治就要治好。”:“北,看我要你这里叨扰数日了。”

不情愿说:“好吧好吧,救人救到底。”

“看起这两个人颇有渊源,一起养伤难免接触,我们又不能抹杀他们的记忆。所以北,还要麻烦你动用你的长春功,把他们的记忆封存几年。”

“什么?”一听便跳了起,说:“怪,你可不要得寸进尺啊!”

微闭眼睛,不再说话了。

:“你知不知,动用长春功所消耗的功力我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甚至是几年!你养我啊!”

干脆闭上了眼睛。

不耐烦说:“好吧好吧!头子先相信你不是个趁人之危的小人。”

笑了,:“北慈心善念,南宫氏多谢成全。”

“那还愣着什么,把他们俩扶到一块吧!你要为我护法三天!”

双手一挥,院子中央顿时出现三个蒲团,左手一带一引,雷鹏和云梦瑶稳稳盘坐前面的两个蒲团上。

“那是自然。北放心,以后这段日子我也不会离开。咱们俩各收一个徒弟,将还要比一比谁的徒弟成就高。怎么样,北?”

“比就比,谁怕谁啊!”:“看你是吃定我了。”

一语未了,的身影消失,下一刻已然盘坐另一个蒲团上。霎那间,周身被一层薄薄的绿色环绕,穿插其中连续不断游走着时隐时现的奇怪符文。与此同时,满园花草精神一震,源源不断的绿意输送到身上。

见状,哪敢懈怠,几乎同时他的双掌之间升腾起一股湛蓝的气流,瞬间汇集成一个水晶一样流动的球体。

“迷障空间,释放!”

他双掌猛然一挥,蓝色球体速膨胀扩撒,眨眼间覆盖住整个雪山。看那其间,似山非山,似水非水,虚虚幻幻,真真实实,难见一端。

飘然而上,依附于山峰一侧,落魄笛横于唇边,演奏出一曲春回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