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两小无猜(一)

小说:幻影神魔界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鲁成 字数:2620

极乐岛的灵识体分身及防的情况下被魔族中年人击碎,精神力受伤,但他的实力还。申清的修为也远石毓敏之上。因此,极乐岛才出手为申清疗伤,申清却能先一步比石毓敏苏醒过

“少,少……”申清刚一醒,嘴里便模糊连续叫

“少侠莫急!石姑娘没有大碍!”极乐岛收回双手,额上竟然落下几滴冷汗。他接:“少侠,老夫已经尽力了,能再继续为你疗伤。你既然已经醒,就自行运气吧。”说完,他周身亮起了银光,已然入定。

申清挣扎站起,看到鬼王正专心致志为石毓敏疗伤,便自放心,又盘膝坐下

又过了一个时辰,一股奇异的力量席卷整个小院,所过之处便如春风化雨般让万物爆发出竞相生长的强大生命力。欣欣向荣的气息充盈了整个小院。接一声洪亮的苍老的而又开心得如同孩子般的畅笑响起,冥老人一跃而起。

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包括已经重伤的石毓敏。

“岛,谁这么大能耐竟然伤到了你?老头子倒想会他一会!”

极乐岛收了圣力,神色间也好了许多,避而拱手笑:“恭喜老,长春功大成了!”

冥老人也接他的话,跳到他的身边,小声说:“岛,看这三天倒挺热闹啊!”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的余光扫了鬼王等三人。

极乐岛自嘲一笑,:“总算辱使命。”话题一转,他又问:“他两个怎么样?”

冥老人神秘一笑,:“请看!”说拂袖朝雷、云二人一摆。

院子里本盘坐的雷、云二人猛然散开见了,那坐的换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和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

“神奇!神奇!”极乐岛赞叹

冥老人开心笑起

极乐岛转向鬼王,:“鬼王,看令爱的伤势已见大好,刚才一战累及到令爱和令弟子,实我照顾周,还请见谅。”

事到如今,鬼王可以说“赔了夫人又折兵”,一场由他挑起的事端,什么便宜也没占到。他只得站起,还了一礼,:“岛,您前辈,下自量力,咎由自取,惹祸上身,怨得别人。”

极乐岛一笑:“此事也未必一件好事。那躲我迷障空间里的中年人当年魔族的余孽,现至少让我对他有所了解了。”

“什么?魔族?”冥老人和鬼王同时惊问

“哎!我先说!什么中年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冥老人又蹦到极乐岛的面前。

老莫急,此事我自会向你说清楚。”极乐岛,“魔族能化成人形,说明他的功力已经大增,幸好被守护一族的人出面相助,惊走了他,估计一段时间里他会轻易现身了。鬼王,魔族乍现,我族人有所考虑了。万年期限将至,一场浩劫所难免了。”

鬼王沉重点了点头,:“下明白。眼下小女和申清的伤势依然严重,还望冥老人收留他这雪域花园里养伤。”说毕,他躬身向冥老人行了一礼。

冥老人瞬间跳开了,:“这……”

“好说!”极乐岛拦下了冥老人的话,帮他答应下

“如此多谢!下告辞!”鬼王

“鬼王请便。”极乐岛话音一落,鬼王便消失小院里。

“这鬼王还真属鬼的,溜得倒快!”冥老人看了看鬼王消失的方,再次跳到极乐岛的面前,冷下面孔:“我可什么都没答应!你应下的,他俩就归你负责了!”

“一人一半!这次我要男的,女的归你!”

“你,你,你……”

“就别争了,老,先看看那两个小的吧!”极乐岛自顾自走向雷、云二人。

“谁稀罕跟你争啊!”冥老人自言自语,“对啊!这便宜又让你占了吗?”

极乐岛“哈哈”大笑起

这长春功神奇无比,冥老人本只打算封住雷云二人二十年的记忆,谁知竟也把他的身体变成二十年前的模样了。二十年的时光和记忆由二十个月慢慢恢复,也就说他俩以后每一个月的成长相当于他曾经的一年。等二十年恢复了,长春功的功效极致发挥,直接提升他那时功力的一倍。冥老人的功力也会因此被封两年,剩下的只相当于普通武者高手的能力。两年后,他的功力恢复之时同样也会提升一倍。更为关键的,经此一劫,他的长春功便大成了。

自此雷鹏、石毓敏和云梦瑶、申清分别拜冥老人和极乐岛的门下,而雷、云二人入室弟子,石、申二人只能算挂名弟子。先入师者为长,虽然雷、云看起要比石、申小得多,石、申也只能称他为“师兄师姐”。

石毓敏服气,自作“师兄”前加了个“小”字,变成了“小师兄”。小雷鹏正知该如何称呼她,这样以便顺口自然称呼她为“敏姐”。云梦瑶自觉雷鹏称呼她为“敏姐”。石毓敏当然很开心受用。

申清却规规矩矩称云梦瑶为“师姐”,称雷鹏为“雷师兄”。因此,雷、云和石毓敏越走越近,见了申清却,申清也以为意。

两位师尊对于他之间的称呼一致达成默许的态度。

雪域花园所的小院落里开始了一段平静温馨的生活!

几天之后问题就出现了,雷、云都为自己凭空出现的生活记忆而苦恼,明明没有发生却记忆里确认无疑发生过。他百思得其解,便各自问了他的师尊。

冥老人眨巴眼睛,右手摸下巴二寸长的雪白胡子,沉思:“咱仙俢者都要经历二重玄境,你,就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也一样。你明白了吧?”

雷鹏想了想,摇了摇头。

“我说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想明白呢!”冥老人眼珠一转,又:“就说,二重玄境合二为一之前,你两个世界里同时存,所以你会增加一部分记忆。”

冥老人为自己如此巧妙的回答而沾沾自喜,盯雷鹏,热切真心盼望他能明白。

雷鹏终于点了点头,:“师尊,虽然我现能完全理解,但将我一定会弄清楚其中的理。”

冥老人开心:“好,好!没什么事,你去练功吧!别给我老头子丢脸,我可和那极乐老怪打赌呢。”

极乐岛听了云梦瑶的话,“呵呵”笑起,说:“瑶儿,你多虑了。你永远都你,这几天多出的那些记忆也都属于你的,用担心。有些事情你现懂,等你长大了,自然一切都明白了。”

云梦瑶当然也能理解师尊所说,过她却乖巧:“原这样。师尊,我知了。”

两人各自从师尊那里得到似懂非懂的答案,经过一番粗浅的交流,得出一个最终的结果——暂且管,顺其自然。

冥的雪飘飘洒洒,一年都难得几个下雪的日子。飘飘洒洒的雪里,那满园的春色减反增,更加的妩媚多姿鲜艳可人。空闲的时间,石毓敏就带雷、云花丛里游玩,申清站旁边微笑,既像一个大哥,又像一个忠厚的守护者。

“敏姐姐,给我喝一口。”云梦瑶举双手伸向石毓敏手中的那个玉瓶。

三个正偷偷收集冰玉花露,甘美香甜的冰玉花露成了他三个的最爱,无奈冥老人实太小气,每次都只给他每人一小勺。没办法,自小胆大妄为的石毓敏就带领雷、云以游玩为名,暗里偷偷收集冰玉花露。要懂得了冰玉花露的神奇药效,也就理解了冥老人为什么那么小气。

按说雪域花园里的花都通灵的,该让他轻易偷到,只三人长住以后,日渐与这些花草厮熟。那些花草也格外喜欢他三个,于便听之任之了。

“少了你的,小丫头!”石毓敏“咯咯”,把玉瓶交到云梦瑶手上。

云梦瑶把瓶身,畅快喝了一口。

此时几片雪花搭落她粉嫩的前额刘海上,雷鹏伸手为她拂落。

一旁的石毓敏看住笑了。雷鹏的小脸一下红了,默默收回了手。

一边的申清也看到了这一幕,也笑了。

“你笑什么?”石毓敏瞪了他一眼。

申清撇过头去,再看了。

突然一个身影掠过,满园的花草无风自动,欢快之情溢于言表。石毓敏大惊:“坏了!老头子了!”

“我说这几天我的冰玉花露怎么少了许多,原几个小鬼捣乱!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冥老人的话从他三个的头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