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小说:白雀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五十庭春生 字数:3317

“安哥刚才太帅!带球过两人,把们全都给打趴下!”王一帆站体育馆更衣室凳子上,模拟刚才陆安投篮姿势,仰头,咚一声,满脸陶醉地跳下凳子。

“我就说要把安哥拉过来吧!绝对打得赢!场上没看到,后半场隔壁高中女生都喊安哥名字,气死隔壁高中那些挑事。”潘岳保左手握成拳头狠狠地捶向自己右手掌心,虽然上场,但妨碍观众席上激动地上蹿下跳。中气足,给陆安呐喊助威时候,没一人喊得过,再加上陆安亮眼表现,估计一场下来,来看比赛都记住名字。

刚才打完收场,回更衣室路上就有一穿小裙子可爱小姑娘被朋友推搡,红脸来问陆安要联系方式。

“抱歉,我没有手机。”陆安露出略带歉意表情,睁眼睛说瞎话,手机就放包里,比赛开始前还给白雀发消息问为什么来看自己比赛。

回想起那露出失望神情泫然欲泣女孩和一旁继续帮她争取、希望能要到陆安联系方式朋友,一起打球同学忍住露出谴责陆安暴殄天物神情。

“采访一下,陆安同学,怎么做到拒绝那么可爱女孩子。”

“因为我认识她。”陆安耸耸肩,以为意。

“饱汉子知道饿汉子饥!真知道为啥女生喜欢这种人!怎么没人喜欢我,我只能和自己小号开情侣空间!”

拉倒吧,我们要我也喜欢安哥这种好吗?”

“那们眼光真蛮差。”陆安发自内心地感叹。

“那女生,喜欢什么样子?”潘岳保好奇心作怪多嘴一问,这句话刚问出口,就已经猜到安会如何作答,问什么破问题。

其然,就看原本撑下巴安,露出一意味深长笑容假思索地说道:“就想听我夸白雀吗?我要女生,我和白雀孩子已经这么大,”说完,自己腰边比划一下,然后又往下压半截,“这样比较像白雀。”

“呕!”

“我走。”陆安有些好笑地绕过被恶心得东倒西歪人,拎包走人

“打游戏啊?安哥,怎么打?”王一帆及时喊住,没有陆安打射手位置哪里来稳定军心?

“打,我等会有事,等我晚上回来吧。”陆安背对同伴摆摆手,无视哀嚎。

拉开更衣室门,被外面寒风糊一脸,又退回来。

们把衣服都穿上,外面好冷。”

十一月份温度确实已经下降很多,算一算距离白雀搬家去城里也有四多月,陆安还习惯没有白雀身边日子。

习惯锦衣玉食生活人,偶尔一次吃粗粮干饭体验生活,长久如此就折磨。陆安和白雀认识十年,还第一次分开这么久,没有白雀日子对而言真百般适,早上骑自行车上学,后座没有白雀重量,轻飘飘,陆安像云端骑行,没有什么真实感。

白雀升高二暑假搬家,虽然陆止一次暗示完全可以等到开学搬家,夏天那么热,躺我家吃西瓜好吗?我可以用小勺子帮把西瓜籽挖出来。但白雀还很冷酷地为所动,坚持选择暑假刚开始日子就搬家,八成因为想再让白阿姨城里镇上两头跑

安只能认命地帮一起收拾行李,白阿姨知道为什么没有过来打点事项,所有事情几乎都白雀自己准备

“早知道当初就应该继续学钢琴,现还能和一起去琴行。”

安靠窗边,看那架被抬上车钢琴,已经开始觉得适应,身后屋子空荡荡,只剩下和白雀两人。

初二时候放弃弹钢琴,现只有闲暇时会弹两下,保证自己会生而已,早就三年前事情,这件事两人并没有过多讨论过,事到如今陆安才感受到些许遗憾。

“难还想和我报考同一所大学?”

“也可以。”

“说什么废话。”

白雀集训琴行实施很人道封闭式管理,一月才能回家休息两天,等到第三天天亮就得往回赶。

“我去看行吗?为什么让进?我□□进去。”

安几乎每天晚上都会给白雀打骚扰电话,顺带控诉琴行人道管理,但听到白雀疲惫声音后,又忍心再说些什么,反过来安慰:“没事,放假我就去看。”

“陆安,好黏人。”白雀坐自己床铺上,靠冰凉墙壁上,长舒一口气,上午复习文化课,下午坐琴凳上弹琴,连轴转一整天,太累。手机安好说歹说才让带上,本来琴行允许带手机,但同寝室室友嘴巴都很严,没有说什么,白雀也会借给们联系自己想联系人。

“那让我去我就。”耳边传来陆声音,尾音还有没有藏好轻笑。

“谁说我来,我这周末放假,过来帮我搬东西。”

“好。”

刚才篮球赛耽误一些时间,陆安还回家洗澡,一身汗味肯定会被白雀嫌弃到死,急匆匆地坐车往城里赶,约摸四十来分钟,就从车窗看到十字路口路边等白雀。

白雀依旧穿那件浅驼色大衣,衬出修长挺拔身子,脸冻得有些红,看样子有一会,面无表情地看安从车上走下来,挽起自己袖口,露出白皙手腕,将手表对

“迟到。”

白雀这冷淡模样,陆安冲上去将白雀抱满怀,熟悉瘦削身形,就连说话时呼出来白色雾气都让陆安如此怀念。

“大街上别这样。”嘴上这么说,手上却安抚似拍陆后背,任由将自己越抱越紧。

“对起,和一帆们打篮球耽搁点时间。”

“没事。”

“我还想邀请去看愿意来。”

“我妈妈允许去体育馆,害怕我打篮球会伤到手指,”白雀抱得有些手臂发酸,就推开自己就没完没安,“好松开吧。”

安第一次走进白雀琴行,四下打量一下,虽然有些荒凉,毕竟城郊,但基础设施还很完善,教室里也有取暖设备,学生也少。

白阿姨应该很多地方,观望很久,才选择琴行,承认,比起白雀独自家里对墙壁墙壁练习,这琴行条件要优渥许多。

因为放假,白雀宿舍空荡荡说要陆安帮忙搬东西,实际上就几本书而已,一书包就能装下。

帮白雀把行李拎上新家,一破旧昏暗住宅楼,布满滑腻青苔水管里断断续续地滴水,楼道里灯坏,像恐怖电影里面那样明暗交替,可能因为冬天比较干燥,那股年久失修霉味和垃圾腐味再那么明显,但还呛得陆安打喷嚏。

白雀掏出钥匙推开第一层装纱窗铁门,再打开已经掉防盗门,客厅正中央就一架钢琴,周围箱子上放成堆琴谱,吃饭桌子紧紧贴墙角,为那架三角钢琴省下足够空间。

“还真钢琴还钢琴,就算打游戏这频率也早就腻吧。”陆安将白雀书包放琴谱上,书包里除琴谱还有教辅资料。

说完像想起什么,压低声音问白雀:“白阿姨家?”

“嗯,她有别事,”白雀将琴凳上落灰擦干净,打开钢琴盖,“我本来就喜欢弹钢琴,谈上腻腻,也有很多人喜欢学习却也每天都逼迫自己学习吗?”

“别弹,先吃饭吧。”陆安将白雀手压钢琴键上,动作,说完看眼时间,下午四点,吃晚饭有些早

但白雀也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去厨房。

“我来做吧,放假就好好休息。”陆安按白雀肩膀让沙发上。

轻车熟路地走进厨房,没过一会就拿电饭锅内胆走出来,说道:“家大米生虫太严重,可能吃,出去吃吧。”

两人坐车兜兜绕绕来到城里商业中心,听说这里开一家口味独特新店,坐落负一层门口,里面坐少顾客,亮堂堂店面确实讨喜得很。

“我一直以为叫螺shi粉,原来叫螺蛳粉吗?竟然平舌音。”陆安看面前热气腾腾一大碗螺蛳粉同白雀说道。

“嗯?”白雀学安试试两种发音,结果怎么也发出那奇怪翘舌音。

觉得读成螺shi粉很有舌头被辣麻,所以说话大舌头感觉吗?”

“只有这种怎么吃辣人才会这么想吧。”白雀接过陆安递过来一次性筷子,微微用力掰开,将压配菜下面粉翻面,轻轻吹散表面热气。

白雀第一次吃螺蛳粉,陆安猜想抵触反应并没有出现,比起第一次来吃时死活模样要从容许多。白雀吃东西向来斯文,吃什么都像英国贵族品味下午茶一般慢条斯理,像同龄男生那样狼吞虎咽,所以也看出来对食物喜恶。

吃饭时喜欢说话,陆安则没有那么讲究,有一搭没一搭地说最近发生事情,白雀并接话,只偶尔会点头附和。

人这一餐吃到天黑,陆安还赖白雀,说现太晚,能家住上一晚上。

白雀点点头却又像想到什么,问道:“那阿姨岂家?”

妈妈说梁嫂也家,没关系。”陆安收起手机回答道。

“行。”白雀同意后却意料之外没有得到想象中陆喜悦反应,抬起头,看到安震惊错愕表情,顺视线看去,白雀也被眼前刺眼一幕惊到呆愣原地。

远处银饰店面,一陌生年轻女子挽许久未见陆爸爸,温顺地让陆爸爸拿起柜台上项链替她带上,两人亲密地靠一起耳语,陆爸爸知道说些什么将那年轻女子逗得捂嘴偷笑,最后陆爸爸脸颊上落下一亲昵吻。

“陆安?”陆爸爸像察觉到,也看向孩子这边,对上陆可置信视线时,像被火灼伤一般地移开视线,心虚地放开怀里女人,那副躲避模样,陆安和白雀实到什么借口还能替做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