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一

小说:君不见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洒扫庭除 字数:2111

1.

小便觉得己极和谐。她所求的“和谐”然就协调,比如阳就该配阳,阴就该配阴,而像她一个“”字配了一个“”字。她时也会想,这大概就所谓“调和”了。

他们都说字一族生的矜贵,高可攀,觉得个意外。

他们的字都占卜得,所以便了“”字,成了这一族

经历过混混沌沌的幼年成长,便也了分帮别派。只心里挺瞧上的。

她也经历了成长中该遇见的轻狂傲气、死活说透的话、一认真起就发现互相矛盾的过往。向往过,然也就了退意。

虽然面上没做出行动,心里早已撕扯多时,大概得出了己的答案。虽然值一提,虽然也知。

但所谓的“明白”,大概也只认为的“明白”。

其实挺想避开这些提到台面上的勾心斗角,但因为”字,所以她避开了,麻烦然也找上她

毕竟谁叫她违背了规矩,规矩然会找教训她。该成群成群,该结队结队,然该被落井下石一把。

2.

觉得神界和界没什么区分。如果非要硬找着点什么出的话,那大概就他们相比起长得过分的生命,白的地方永远,黑的地方永远。此外的情世故,大概都一个模样。

谁能想到,被界的称为“神”的他们,被认为死的他们,也会求长生、求老的呢?

界的以为神界的掌管了他们的命运,但他们又怎么能想到,神界的其实也掌握己的命运呢。便他们己的字,都还要靠占卜得,即说要上告所谓的“意”,让它知晓,再让它将早就定好的字传布下

其实在很久以前,他们的字还分这些什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现在字里没这些字的,大概就成了“贱民”,失去了和他们并肩的资格,然也没和他们争锋的机会。

这些“规矩”,都意”通晓,说新的神的规训。

占卜师那么说过。

所以那些没如此命的前辈们便成了“古神”。

3.

心里很敬佩一个,他叫清源。尊重他的行为,却绝会以身犯险,效他如此。

清源古神,一把长剑方亦释尽了他的风流。他狂傲羁,规矩羁他能,他又分明心善已。只一颗仁心在界遭他护着的们剜了,将他永生永世镇在那处。

因为神界的,早就想将他除之而后快。谁叫他既依附于这家,又臣服于那家。那一身风流骨叫见了恨得将其挫骨扬灰,免得惭形秽。既然得到,便姑且毁了,免得日成了他手中利剑,反戳中了我方要害。

神界的想要他死,所以界的悲剧然少了他们的推波助澜。

知道这些缘故,只知道清源树敌太多。

神界的,其实更慕强的。

深知这一点,但谁叫她一早就扔开了这可以防身的利器。于钝着,一直没开刃,连着她同外晓得何厉害之处。

4.

在幻山云海里捡了一头异兽,教养多年。

她一捡到他时,就通晓了他的字。只觉得那字对他而言并算好,所以另取了一个,正好将养,益无害。

前面说过,神界的要通过占卜,顺应意得的。

其实也这一能力,只这能力得晚了些,那时候她已愿叫知晓。

占卜师个抢手货,能力生的做得假。

必要合于“意”的,所以她捡的这只异兽虽然一切安好,无病无灾,却实在养出什么灵力。谁叫他欠了意给的字呢,而神界慕强的。

5.

,大概的死对头。

一直觉得应该她们的字犯了冲,然怎么至于处处都要针对她,事事都要抢她一头。

家族里的之骄子,老实说起实在犯上和她这个边野小民里出字女儿计较。

懒得搭理这些事情,但她面对。

说到家族,这里又要解释,字的后代一定字,这些非字的后生还会将养在家族里。若还字,那必然便极其贵重的了。毕竟能得字的本就少。

但像这样的,她的双亲都只微末小民,就想破了也攀字一族。由于字,小便与双亲分离,至今识。她唯一的家族,便只”这一家。

这些家族,都继承于以前古神的世家。所以说,世家换了另一个头。

6.

养的那头灵兽投靠了,他渴望真正的字所带的力量,而能给他真正的字。

落难,这他们之间的交易。

实在一个美

每次见到她都这么想。

她并知道这一次她将要面临她的异兽陷害她的无情局面。

她知道她的异兽没死去,她也知道他们联手做了局,但她没办法。

谁叫她当初给了这头灵兽一个本就没字,还谎称同占卜师那里的一样。

所以,这头异兽死了的。

幻山云海里生出的异兽,也的神。所以背上了弑神的罪

她将要被发往回灵域,去经受千年的寒水之苦,之后,便下界去。

而在的后殿里,那时瞧见了她养的那头异兽已经化成形的样子。

他叫黎岳,一直都知道。

知道黎岳会恨她——但这也必然的,谁叫她没给他正确的字,就好像真的杀了他一样。

7.

在去往回灵域的路上遇见了清源还活着的时候一直关照的小孩儿。

小孩显得她太过充老,其实真要论起,这个小孩儿的年纪要比大的,辈分也要比高。

但她算上古神,也新神。

清源大概对她最好的了,清源对她教养之恩。

能让她知道清源已经在了啊。

当时这么想的。

接着在回灵域里遇见了时时窜过的魔物。

那真漂亮得过分了的家伙,冶丽至极。

大概知道了他的字。

回灵域里,干净的东西都可以过,这一个最混沌的区域。也正因如此,它才起到了惩罚和威慑的作用。

8.

等泡了千年的寒水,辰和阳就过回去。

辰和阳,大概和他们最为交好了。

路上偶遇黎岳后,辰说那新上的神,在的殿里当值。

一直都知道,一直都没什么表情,只表示己知道了。

她经历了这一遭,只当还完了黎岳,今后,她就再欠他了。

9.

也并怎么休息,她匆匆地往界投生去,为元空。

这便那个在穿秋月之战上死去的元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