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可见

小说:君不见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洒扫庭除 字数:2680

20.

这就是拘在身边

觉得自己想明白

作为鬼魂话,更方便接触鬼魂些。也许是想叫过来传声。

但这么想也不对,能看见,自然也能看见别,要来这里做什么?而且要是词不达意怎么办?

或许刚才就应该抱着那碗菌汤不放?实话实说,刚才汤真鲜啊。

忍不住回味。

这是到辰陵足足天后,才带阿趁着夜色出门。带着阿走进个地宫。

“里面是晶烨。”阿十分笃定。

只感觉自己好像又看见个小孩子坐在尸骨堆上,十分冷清。

也不问怎么得知,只当这是们之间天然感应。但若要问怎么这么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都说晶烨自穿秋月之战后现世,在认知里,晶烨大抵是神遗物。而阿现在这样不又不鬼状态,能知晓晶烨存在其实非常令生疑。

被带着走在石道里——自然,阿还是飘着。似乎之前能触碰只是时意外,现在又恢复鬼魂特空明之态。但是似乎不用完全开眼就能直接和交谈

两旁是照明灯也驱不散森森阴冷,看来并不怎么向外开示。

迎面走回来,叫声:“素。”

这个看起来像是同辈,只不过要大上几岁。

“柠姐姐。”在那边说,“我过来看看晶烨,也……顺便去看看姑姑。”

便见说:“长老们刚才已经把晶烨放回去,长老们准备……我觉得,荁前辈再过不久应该就可以醒过来。”

闻言,脸上掠过抹惊异,似乎对素柠所说持疑。见着表情做不得假,才问:“真?”这消息对来说非常突然。

“这是自然。”素柠若所思,回身望去,似乎叹口气,“四十年,也该让前辈出来。更何况……”

后面没说出来,倒是知道想说什么,毕竟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规矩——属于晶烨“规矩”。

虽说关于晶烨每四十年就要换血润养传言尘嚣甚上,不过更多时候以讹传讹,并没几个能知晓其中实况,具体东西也只家本家定数量知晓。

素柠便也是其中知道

素柠接着就叮嘱:“你也不要在这里逗留太久,早点回去,我先回。”

于是留下敛着神色沉思

既然已经决定停止供血,接下来该怎么办?没血,晶烨必然是得不到安抚。这次宫山阁选拔中,晶烨也没认可家后血,不过倒是个学生似乎能引起晶烨波动,相信和同去几个也注意到

那个叫宇槿。

记得很真切。

当时若不是看着那个学生,还会以为是晶烨认可那时正在下面受试家后

沉思间,们便已经走到内室。

里面片通明,若不是此刻正是夜间,阿还以为这里是处天坑。

绿植,还能闻见花香。

不过阿还是觉得些森然,全然不像九辰带初进世时所见明艳温暖。那股温暖自外而内,叫心底荡出醉意,和清风明花起共舞。

也不知为何,阿还觉得些心痛和惋惜,外加些怜爱。

大抵是觉着那个坐在尸山堆里小孩儿孤零零身影些灼目。

空气里还淡淡血腥味儿,阿顺着水流找见晶烨。

它被置于处勺形岩臂上,水流经过它漫向下边水池子。

汩汩细流水声清脆悦耳。

水池子里红莲分外妖娆。

石壁边上置块石床,被丛绿植遮掩。泉水便是经由那里带来血水淬过晶烨。不过此时已经俱作清泉,想来这血已经是断

这时只顾着自己看个热闹,并不细听和旁对话。

水面上并没倒影。

凑上去闻闻花香。

异于时节花香并没什么奇异之处,只不过是多愉悦观者眼睛,叫们多闻些不属于这个季节味道。

又站直身子,到那石床边上去看看口中这位姑姑。

面容显小,实在不像已经经历四十年,按实际情况来说,年纪还要大上些,但看起来不说才十五六岁。也许是家用什么方法,能叫青春。

也失去四十年。

无端地想。

如果不是跟在身边亲耳听说道,阿会认为这位姑姑和之前在清源见过对双生子。

又或许不该这么说,就算没先听到话,阿也能够分辨出来。眼前这位身上带着魂灵特气息,而清源那位缺这个东西。阿从冥界过来不久,对这些气味还很是熟悉。

在旁边端详得仔细,还是觉得这位少些生气——这大概是废话,在这里躺就是四十年,哪里来活力。不见日光皮肤些发白,失血色,在这处地宫里倒是显得些透明,好像随时可以撕碎。

暗忖,看起来得要好好调养才能养回去。

那边已经没说话声,阿看见上前来径自放血。

是看明白,虽然晶烨这块石头很挑,尚且还能凑合。这也很好解释们没找到合适时,就先行放血暂时应付。

地宫,阿问:“你姑姑叫什么名字?”

景荁。”

“你认识素空么?”

也问:“你见过?”

也没答,径自说:“和你姑姑长得样,但和你个字辈。”

……”时讷讷无言。

如此,转而问:“如果晶烨选中你,你愿意去里面躺上四十年么?”

无奈笑着:“阿,没这种假设。”

又说:“这块石头不属于间。”

抬眼看看月亮,又忍不住伸出手去,看着月光穿过自己手心。

到现在还是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但这个问题似乎又不值得去思考。在桥边上坐那么多年,是死是活又什么区别呢?九辰说带间来转生,也就信自己是死,所以也就信自己现在是往生

——但又觉得自己混沌许久脑子这时候又逐渐清明起来就疑心还没死。但每次都能够透着自己手心见到光,又分明不是,但也不是鬼。

说:“那你觉得它是哪儿来?冥界么?”

“神界吧。”说完也笑。神界会这么邪性东西么?

21.

施加在身上束缚好像减弱。阿近日些察觉,不过可不打算和说。这可不是废话么,如果不是突然插手,现在要么就还在妈身边,要不然早就回到爹身边

跟在身边多日,倒是对家也些认识。

如今五陵,真是根子上烂

——你若瞧见,又待如何?

忽然怔,是想问谁来着?

太阳就要落山,阿在院里大树上透着密叶瞧着渐微日光。

夏天已经到,蝉鸣聒噪已久。

22.

再次随出去,已经是到晨溪茶会时候。

趁着和别忙着,自己四处逛逛。

不得不说辰溪院真是看下菜碟,世家来住宿可堪完美,学院往来学生所住客舍相形之下些寒酸。

转来转去,可巧遇见妈,心里那叫个高兴。

旁边还爹跟前个随侍,手里边还拿着个精致小木匣子。

记得这个东西。爹为里面那件东西可是费不少力气,珍视得很。当时在边看着,就知道这是要准备送给

只很精致花簪,按说法,是给弋涟原成年礼物。

不过爹显然知道弋涟原不会轻易拿东西,从来都是用其名义送给,比如这次,就是用家里母亲名义。

也见过这个,就是觉得,父亲母亲还是太过仁柔些。自然,如果不是这样,这世界就没

爹其实不是

忽然认真地想想,往生后,难道是半半妖么?

又看看眼前弋涟原,还是觉得未来妈对未来爹误解颇多——就好像是件无解事。

其实天底下很多无解事却不过是隔着层窗户纸,没愿意捅破罢

忍不住叹息声。

又逛去别处。

反正都想好,现在已经拘不住,到时候就跟妈回去。

至于现在,也要好好地到处看看,玩玩。毕竟自到间以来,可还没来过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