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

小说:君不见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洒扫庭除 字数:2878

9.

君觉得自己果然被九辰骗

九辰带她见到她时候,她和别人相亲。

君一路过来,只瞧见男男女女都穿着轻便衣服。会儿穿着长袍,他相亲对象穿着罗裙,君觉得有几分亲切。

相亲毕竟一个庄重场合,他们礼服。

……个美人,起来不过二十三四岁,就那眼角处怎么怎么像勾着几抹风流。

君问:“他真吗?”

九辰表示肯定。

君便瞅瞅那个容貌研丽、气质温婉相亲对象,说:“那她一定不我妈。”

九辰挑挑眉,意外君竟然能么肯定。

君瞅瞅她他们两个人,发现他们身上竟然都没有往生线线头。

先不论九辰给她打包票说她她妈天生一对拆不开,而她现下正和别人相亲。就只说她身上都没有线头,难不成也随她?

不过有个好处就,他们都没有往生线头,她也不用因为夺别人生机而愧怍。

君还有些庆幸

由此,她也没有质问九辰,为啥她一过来,就见她相亲

显然没把次相亲放心上,和和气气地和那个姑娘聊挺长一段时间,又跟她从静室穿过几个院落,客客气气地送她回到客房里休息。

旁边越越乐,因为完全不用她出手搅黄次相亲,她就把自己给摘出来。所以君心里虽然感到遗憾,但完全没有愧疚。

君能得出来个姑娘对她落花有意,奈何她流水无情。

再者,从刚才他们对话内容来,个姑娘处处透着谦卑。先不说姑娘家爱惨,只怕她家世要低于她

一边问九辰:“他身上也没有往生线,确定他真?”

就不说她身上没有往生线,她身上没有线头,说明她辈子和子女无缘吗?

九辰知道她疑问,回她:“生人身上线头出来有早有晚,现身上线头还没出来而已。”

君扭着脖子已经从那边院落中走回来,视线又回到九辰身上。她扇扇眼睫:“难道我还不想以后要孩子?”

“姑且算吧。”君自己想答案,九辰便顺着她说下去。些情况也,他样回答不欺骗。

君忽然觉得自己有更多疑问,她也终于生出些紧迫感:“我有要出生时限吗?命格不和生辰八字连一起吗?我错过个时间,就要去找别话我来得太晚?我该去找下一个合适补救一下?天下同时出生人那么多,总可以再找吧?”

九辰来,担心多余。不过她之前都一副不上心样子,会儿一串儿疑问都抛出来,好像真有几分往生人模样。

九辰说:“我们来时间不晚,甚至还要早些,不要太担心,事情要一件一件地慢慢来,不要去想些有。”

九辰又君她,说:“他已经回去,我们该跟过去。”

他们跟身后,兜兜转转地走好一阵,才跟着他进屋子,入房间。

房间里也有一个会客室,他径自走进那里,合上门后,便到茶几旁长椅上坐着。

他上来之前还吩咐下人备些茶水过来,显然要见什么人。

敲门声响起,下人把茶水端上来后又默默退下

着那女侍者合上门后,才又向她边。

上边放着三只茶杯,外加一壶茶水,来她次要见两个人。只客人还没过来,他茶水倒早早地上,不担心茶凉吗?

九辰旁边说:“果然瞒不过。”

他已经显身形,君她对面坐下来,拿起君她给他备好茶。

那边说:“刚才让们见笑。”

他又说:“边现身,倒真不怕那观里头钟。”

“与我相距甚远,如何怕它?”九辰弄弄手里茶水,又道,“好茶。”

从辰溪那边新捎来‘碧雾’。”君她不动声色打量九辰左右,复问:“她呢?”

九辰说:“尽可以开眼。”

闻言,君她似乎瞳光一闪,便见到会坐九辰旁边,双手托着下巴打量着他,正带着几分懵懂样子。

时,九辰稍稍侧身对君说:“君,他就,弋湝。”

闻言,弋湝挑眉,面上正似笑非笑样子。他挑眉动作衬上他那狭长双眸,一时间更显玩味。

九辰接着对弋湝说:“接下来段时日,君就先麻烦。”

弋湝淡淡地说:“之前便说好。”

10.

自九辰离去后,君便成弋湝小尾巴。

那日弋湝她身上不知道使什么法术,总之她现不担心别人认为她

君支着下巴弋湝,眼里满疑惑。

九辰走前忘问,生人得见未来儿女正不正常。但一派波澜不惊样子,来应该没什么奇怪

弋湝知道她背后盯着自己许久,会儿将手中簪花收进小匣里,也不回头,手指抚过小匣上细纹,目光还匣子暗色花纹上流连,对她道:“君,么久,还没听见叫我‘’,现叫声‘’来听听。当然,‘爸爸’也可以。”

君刚要开口,忽然疑心自己好像被占便宜。如此,一时之间,也不知怎么地较上劲儿,迟迟不吱一声。

君,怎么?”他脸上还有些玩味表情。

时,敲门声响起,接着“哗”一声,门被拉开一道缝。温暖阳光也随之照进来。

一个女孩子走进来,问他:“哥哥,找我要问姐姐事吗?姐姐些天我都陪着,她还不知道回来呢!对次我们拍好多照片,等到时候洗出来,我拿过来给。”

说着她顿顿,才问道:“要见见她吗?姐姐她明天就走,我都拦不住她。”语气里带着一丝小心翼翼试探和期待。

弋湝说:“不用,沫,要见时候总会见。”

他妹妹旁边似乎有些着急:“哥哥,又不不知道姐姐一直躲着不去见她,她就更不可能来见们都快十年没见……而且,要知道次樱祭……”

“沫,太着急些……也不要把姐姐逼得太紧。”

“……我知道。”

“沫,”弋湝又说,“次跟着姐姐过去吧,等过樱祭再回来。那些天,家里也该给小孩儿们办成人礼。”

“嗯。哥哥,那我先回去要好好休息。”

入夜。

君四处晃悠后回来,说:“起来和她们真不像,和她们真兄妹吗?”

她刚才专门去她们姐妹俩,她们相貌一就能认出来姐妹,反倒弋湝起来像个外人。

他们个旧院里晃悠一圈,觉得比起他们本家添置,里确实简单不少。

君还发现一件奇怪事情,就他们里没有二小姐——下人们称弋沫为二小姐,而她排行第三才

说起弋涟个二小姐,仿佛她个禁忌,只有一个模糊称呼。

没来到里之前,君也以为她只有一个妹妹。

弋湝不答她,倒给她递一盘糕点,说:“他们刚送过来尝尝。”

君便接过来,嘴里吃着,眼睛也不忘着弋湝

弋湝边已经有一段时间,知道弋湝有事要和她说。

果不其然,弋湝说:“刚才已经去见过涟,明天和她一道去那边吧。”

君有些意外。

夜里,君跟着她屋子,着他走到弋涟房间。

君忽然才感觉到,弋涟身上好像有妖气。她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刚才她没有发现?

房里燃着熏香,想来安神作用。

着她挑开弋涟一肩领子,到她左肩胛骨那处漫着一道妖纹,直到左肩头,似静似动,有如沧浪。

说明,如果弋涟话,那么她被一只妖标识对一个人来说可不什么好事。

君自到弋湝里后,脑袋里有一些清明东西,眼下认出妖纹来也不为怪。

便见她指尖似乎就着道妖纹注入什么力量,总之妖气一时之间几无,但那道妖纹反倒鲜艳起来。

君一时摸不准给弋湝拔除妖气还加深妖纹力量。

随后便见她给弋涟理好领子,给她埋好被子,轻轻地合上门,离去

弋湝么久,君知道弋湝什么时候才真正温柔。所以,她对弋涟必然十分用心

回来后,君问他:“妖?”

弋湝不答她,只眸子里流光让她觉得分外清丽和妖艳,却还冷清清

窗外,今晚也一个大月亮来着。

弋湝时说:“涟小时候伤身体,需要妖气护着她。”

着他,觉得自己又明白些东西,便痛快地表示自己愿意和弋涟一道去清源。

她身上没有往生线,去哪儿都没有束缚。

弋湝安排也不毫无道理,说不定她去那边还能知道更多东西。

君如想。

时候好像又忘操心她恋情和她自己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