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

小说:君不见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洒扫庭除 字数:3013

1.

君怀疑自己已经死,而且死很久。

她边上的行人走走回来的。

边上的人劝她早早地走,免得受这等待之苦。

他们说,和我结伴做个姐妹吧。又的说,和我结伴做个话友,免得路上孤独。

君都为所动。

虽然她在这头边上坐得够久

底下的河一片黑水。

君听说,能让人前事尽忘的上的汤,而下的水。

他们都说,上的汤饯别今生的自己罢。若要记着前尘往事,须得在等船来的时候,在河边假意饮水便

君在这边上坐得够久

久到她可以借着往行人的神色,就能判断他们一会儿会否饮下碗汤或者河边的水。

在乐此疲的观察着。

毕竟她现在除看人——看鬼,可没什么事做

她很无聊。

时候她会暗忖他们生前什么样的生活,现在又抱着什么样的愿望。

时偏能见到上的人故意将碗汤溅洒在地,又或者下的人被偶见的侍从押着饮下河水。

她就会想着,若她到上,一定会痛快地喝晚汤。她可听说汤可大补之物。待她再到河边,一定会痛快地弯下腰身掬一捧水,一饮而尽,绝做这难看的事。

毕竟君早就前事尽忘。就连“君”这两个字,别人叫她叫多,她便以此做自己的名字。

现在,总会人路指着她说:“边的君。”

2.

君的记忆里,她一睁眼就挤在走上头的人流里——现在她总会想着,会儿死的人恐怕很多。

她还混混沌沌的,并清明,就被人扯着胳膊攥出来。

他说:“我的姑奶奶,你怎么真跑这边来?”

他显然要训上几句的,就被突然出现的巨大动静打断训话。

一个年轻的女子破空而归——君后来才知道,她刚从人界回来,时的她身上还带着几分血气,如一个杀神。

个女子神界的九夜,这个名字还后来九辰告诉她的。

九辰,个把君拉出来的人。

“九”虽重贵,“夜”却祥。所以君觉着,九夜其人,恐怕要受排挤的。

君觉得自己的猜测几分对的。

九辰当时见到九夜回来,就带着她迎

九夜这个人行事十分大胆,走回大殿后,知听什么话,本来隐着的怒气瞬间大发,指着对面特别押解来人说:“我和她换命!我用下一世的命格和她换!”

君隐约知道,就算人界,定好的命格轻易换得的。

九夜执意如此,自然少责罚。

她又被关到回灵域一千年。

这自然一千年后,九辰又到边找见君对她说的。

当时殿内剑拔弩张,被押解的个人个善茬。

君一见着她心里就闷闷的,转头就和九辰说要出

九辰就叫她要走到,谁叫她都别跟着走,等他找她。

她就在边坐一千年。

概念的,倒边的君”传开来

九辰来找她的时候,说:“姑奶奶,还要委屈您老人家在这儿多等我一些时日。九夜又在回灵域浸一千年的水,身子好,突然又被罚下界,好容易找个合适的身子塞,这会我要给她善后,您多担待。”

他说完就匆匆走

命格改,原先在人界定下的肉身自然就没。这具肉身显然临时定的,九夜这番下,恐怕多波折。

君回想着九辰的话,才发觉自己竟已在这河边头待一千年。

九辰叫她“姑奶奶”,又“您老您老”地称呼着,君心里忿:她真的么老吗?

君跳到河边,就着黑色的河面瞅瞅自己的脸。

虽然并清晰,但君能肯定的自己还算年轻。她又想,她死的时候总该年轻的。

河面上又来一条船,把河对岸的人——准确地来说鬼魂,带降生的入口。

河的此岸和彼岸一样的。

君在这边上可一千年,从往的鬼魂的只言片语里,她早听明白这里冥界。

3.

因为君在这里待一千年余,又着“边的君”这个名头,总些痴男怨女的鬼魂来找上她。他们会说自己在等什么人,又会问她在等谁。

第一个找君说话的一个女鬼,看起来她在头已经停留许久。见到君久久没移步,就借着胆子上同她搭话。

毕竟,独自守望的日子很苦的,总需要把肚子里的苦水倒出来,再咀嚼着希望的蜜填进心里。

一个身形纤丽的女鬼,可惜的她的故事还没讲完,就被强力押上

君疑心自己会被押,紧抿着唇,敛着呼吸,只转动着她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鬼差押着人上,又空着手下来。

但来往的鬼差却视她如无物。

后来君又听说,在这头等人时限的。时间,就由得你

她算日子,果然见到鬼差君心下,心里还道守信用,九辰忘来找她。

她心里倒悔。

当时她还借着九辰,才能从头往回走。

本来能避免现在这种局面的。

她当时离开九辰,出最近的个大殿后,实在好奇上头些什么,便兴冲冲地走

时候毕竟清明的,见着什么都觉得新奇。

眼看着汤已经塞到她前头的一个人手里,才想起九辰交代她的话,这才匆匆往回走。人拦着她,显然这情景时就要上演一回的,些鬼差早已经见怪

君下,却能往回走边守着的鬼差拦住她,无论如何肯放她往回走。

她便只能待在头,听着些苦守人的故事,看着黑色的河面发呆。

日子到的这天,来的鬼差还抓她,而离她远的另一个人。

因为君实在待得够久,后来的的鬼会问来的鬼差:为什么君可以

他们得到答案。

君自己就更没答案

会猜测:会九辰的缘故?

4.

君后来还遇见一些很特别的的人,或者叫他们“神”更合适些。

他们中间,君先来的,君后来的。

鬼差决计敢动他们的。

后来他们先后离开这里。

君便又会想,可能,自己一个神?若这样的话,她活着?

君的疑惑没处解的,因为她遇见的这些人,拢共四个。她只与其中的一个搭话。

君依旧在头坐着。

知道其他的鬼和她一样。许因前事尽忘,她现在的心里无欲无求的。而且因为愁些生计的事。

她又没饿的感觉,更用忍受口舌之欲的煎熬

她的时间一直混混沌沌的,只能靠着观察下的条清几回又浊几回来计日。

边的君”已经传开,便更多的愿上的人来和她搭话。

痴男怨女,更多的总风月泪。

到人总归多数的。

时候会瞧见一身血袍的年轻将军,器宇凡的英年帝王,又或失意的臣子。都英雄气短。

后来时候,君歪打正着地开导几只鬼,他们执念散大半,自己释然地上

便鬼差到她跟前来,唤她说:“君。”

她在这里够久,鬼差跟着叫她“君”

他说:“你做个‘渡魂使’吧。”

执念,自愿转生的鬼,总要比他们强押的要好的。

知道“渡魂使”这个东西的。

渡魂使自人界将魂灵引回冥界,针对的都执念极重的人。

而以君的条件显然能胜任的。

鬼,又能离头,自然更人界

鬼差补充:“没叫着你到人界,就在这里。”

他抬眼瞥身旁些走上的人,又瞄眼下边河对岸正上船的人,又扫头还在苦苦等待的痴男怨女们,眼里闪甚明显的哀悯。

他又说:“多开解他们一些,总归好的。”

君没想到他还能这么人情味。

她在这头,已经见识他们抓人上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情态

君应他。

毕竟她除要数着河流清浊的次数外,就没什么事可做

打包票,只说随缘。

鬼差注意到,在边待着的人数虽然没变少,但总能见到一两个会在鬼差赶到之前,带着释然的神情上

4.

君现在在深沉地想着,原来我已经度千年。

些上的鬼,他们身上的衣着彰显着变化:些长衫俱作短袖

男子多做短发,女子的穿着轻巧。诸人的打扮风格都更大胆些。

她的身上,还穿着记忆以来的件罗裙。

上又新来的鬼在朝她喊,叫她要下河

君知道他们的好意,便想着赶紧爬上

之前就说,河的这边和同的。

以河上的的中线为界,对岸的水喝便可往生,今生一切尘事:冤孽、功名便都。这边水沾便,这世间再无这人的一魂一魄。

君感到意外的,她这次没隔多长时间就又和九辰见面

时候正翻下,到河边拉住一个意欲跳河的女鬼。

九辰赶来,把她们两个带

九辰说:“姑奶奶,闷这么久,我带您人界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