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

小说:温水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景生京月 字数:3209

说完这句话,眼也没有看亦臣,快速拦截辆出租,上了车。

看,而敢,没有勇气。

深爱了三年的人,他忍去看那人脸上的表情。怕他脸上看痛苦,却更怕看冷漠。

亦臣爱自己多少?

没有把握。

出租车缓缓行驶,开出了段距离后,终究没忍住回了头。透过后车窗,他看亦臣静静地站远处,像极了风中的旗杆,纹丝动。他看亦臣脸上的表情,人影渐渐模糊了,最后,什么也看了。

哭了。

头埋进双臂肩,很争气,很没骨气的哭了。这世上分手的原因有很多种,大多数爱了,而动了。

无声地哭了很久,头抬起来时双眼肿得像话,慌忙去找纸巾,口袋里空空如也。

司机师傅瞄了眼,递过来包纸。

接过纸巾,低头道了谢,真太丢人了。

“小伙子怎么了?失恋了?还想家了?”

愣了愣。

“说中了吧?”司机师傅笑了下,“失恋了没办法,感情的事最难说。可要想家了,回去的话,就给父母打电话,出来外都容易。”

忽然意识,自己很久没回家了,也太久没给父亲打电话了。可已经没脸回去了,当年他执意要和亦臣起,顾父亲反对,毅然决然的离开。

手机忽然震动了下,以为亦臣,平复了会儿心情才去看。

给他发消息的人让他出乎意料,他爸。

【咋了?看朋友券,过得好就回来。】

三天前发了条屏蔽亦臣的朋友圈:

累了。

忽然口气顶喉咙,他爸其实就养猪暴发户,没什么文化,“圈”字都打成“券”了。思想开放,更接受了同性恋。

以前他理解,理解父亲为什么也和外人样歧视自己。现懂了,曾经的自己多么东西。他爸当爹又当妈的,把最好的给自己,自己竟然就扔下他跟小屁孩跑了。

太蠢了。

极致。

这世上,明明除了爱情,还有更多他能够珍惜的。

下车后,给他爸打了电话。

三年来,第次。

父亲的声音似乎有点激动,没有预想中的谩骂,而沉着声问:“要回来么?”

“回来。”压抑着哽咽。

“那……男孩也过来起啊?我瞅瞅啥样。”

老父亲最终做了退让与妥协。

瞬间,只想狠狠抽自己两嘴巴。

了,他来,我们起了。”努力保持平静。

“啊……”随后电话里传出女人的声音,“小呐,臭小子,都电话回来。”

“姑姑?”

“还记得姑姑我啊……我和说……”女人忽然放低了声音,“爸病了,我过来照看他几天。别着急,啥大问题,已经好的差多了。”

“我今晚就回去!”

“没事急了。其实啊……爸挺想的,当时他说回来都气话,怎么能当真呢?那小孩,也我们封建顽固,要要面子什么的都大事儿,那孩子太小了,这么小的岁数,怎么能有担当呢?两男的……唉!”女人顿了顿道:“前路长着呢,就跟咱乡下上山砍柴那条道似的,难走着呢。”

打完电话后,楼下久久能回神。

他错了,切都错了。

楼上,找出很久没用过的行李箱,开始装东西。胡乱地收拾了通,发现自己想带走的东西少之又少。

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敲门声响了起来。这声音持续了很长时间,扰得心烦。

知道什么时候,敲门声停止了。房间里安安静静的,静得能听自己的心跳。

床上坐了会儿,这么坐,就坐了下午。

他想起了很多事,很多很多,遍遍脑海里浮现。

三年前,苏州市所重点高中附近开了家甜品店。他从没学过甜品,但美食都互通的。他自己摸索着研究明白了甜品,就想着试试手开店。

店面开,无论高中生还成年人,络绎绝。做甜点方面非常挑剔的人,原料用最好的,精力花费的也多,店里的甜品自然也便宜。

春末,店里上新冷饮。群青春活力的小女孩坐店里喝着冷饮谈论着专属于少女们的烦恼。

其中他听女孩们提的最多的名字亦臣”。

全校第,全市联考第,同年级男女口中的天才。

天才啊。

认为自己比别人差的,也好奇上了这天才。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喝冷饮的学生们越来越多,人忙过来,就贴出了兼职招聘。

当天晚上,正要关店时,身后忽然传来好听的声音,“还需要人手么?”

愣愣的回头,看高高帅帅的男孩,男孩脸上稚气未脱,说话的时候有两颗小虎牙,挺可爱的。

“还没招人。”把刚锁上的门打开,“进来吧。”

给他做了杯加冰的柠檬水,放男孩面前,“这时间段只能做这了。”

“谢谢。”男孩有些腼腆。

多大了?”

“十八,高三了。”

“高三啊!”想了想,“哎?那要高考了?”

“还有月。”

“为什么想来做兼职着?”盯着男孩好看的脸蛋,总觉得这人哪见过。

“想给自己赚钱上大学。”

这才注意,男孩身上的衣服过于朴素,虽然鞋子看着很干净,却也老旧的款式了。

叫什么?”

亦臣。”男孩答。

愣了愣,这名字他太熟悉了。

他有些震惊,“以的成绩,听说已经被保送清华了么?还赚什么学费。”

“我想去哈佛。”说这话的时候,亦臣的眼睛亮亮的。

那时候的只觉得这孩子有志气。

他所知道的,哈佛正夏纪年要去的学校。

……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回过神,没想亦臣还

他拎起行李箱家里转了圈,最后推开了房门。

亦臣高大的身影笼罩住,双眼通红。

推开亦臣,他已经连吵架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房子我交了半年房租,可以继续住下去。”

哥。”亦臣紧张地抱住,声音低低的,有些颤抖,“要去哪啊?”

“回长春,我想家了。”

“那……还回来么?”

回来了。”

接着感觉自己的肩膀湿了,亦臣哭了。上次他见这人哭,还三年前,夏纪年出国留学的前天。

“那……我时候去找好?”

没有回答。

股无法言说的悲伤侵占了亦臣的心脏,猛然占据他的身体。他紧紧抱着想放手,也敢放。

最后还挣脱了亦臣。

转身走了,拎着行李箱,步下了楼。

拐角时,瞄了亦臣眼。亦臣低着头,肩膀微微战栗。

当天晚上,坐上了回长春的飞机。

飞机上,遍遍想着亦臣站昏暗楼道里神情没落的模样。

其实当时他想问问亦臣爱爱自己,可无论爱或爱,任何答案都令他害怕。

怕自己犹豫决或怕自己心痛欲绝。

飞机上,昏昏沉沉的。

过往梦中遍又遍,重演。

……

“明天早点来,或者今晚,晚点走,方便么?”看着对面十分养眼的亦臣,笑道:“我教做冷饮,操作难,这么聪明应该很快就会。”

亦臣低垂着眉眼,喝着凉爽酸甜的柠檬水,点点头,“今晚就可以,谢谢。”

过事先说好了,十块钱小时。”

“知道了,谢谢。”

亦臣带后台,开始教亦臣做冷饮。亦臣学的很快,各种各样浓缩果酱、奶茶粉、珍珠椰果面前,哪种饮品放什么,比例多少,告诉他次就会了。

盯着认真操作的亦臣,由衷欣赏这样的人。

第二天,的店里要比往常火爆倍。

少女们挤台前,点名要亦臣做饮料。

勾了勾嘴角,这就帅哥效应的好处。

忙过中午,端着盘蛋炒饭出来,放正要离开的亦臣面前。

“吃吧,我做的。”他从口袋里拿出叠纸币,“对了,这刚才的工资。”

亦臣接过数了数,“怎么多了十块?”

“犒劳的,收着吧。这时候也没时间买饭了,快要上课了,赶紧吃吧。”

亦臣解地看着

“吃吧,别客气。”

亦臣没再说什么,将钱装起来,拿起勺子吃了口。紧接着,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直吃完盘。

“好吃么?”拄着下巴,笑眯眯地盯着亦臣。

“好吃,老板,那我走了。”亦臣飞快跑出门外。

瞧着亦臣的背影,禁感叹,少年人就有干劲啊!

当天晚上,亦臣忙完,有两高高瘦瘦的男孩门口等他。

亦臣!快点啊!今天纪年生日!”

“没事啦,别催他。”

闻声看去,男孩穿着当下流行的短袖牛仔裤,说话的口气痞里痞气的。

男孩身校服,脸蛋白中透着粉,斯斯文文的,笑起来很温柔。

牛仔男孩继续说:“兄弟,这可的生日,急,那我可无所谓喽。”

斯文男孩回道:“等等没关系的。”

亦臣,正后厨清洗模具。

穿上围裙,走水池旁,“同学吧?去吧,这里我来。”

亦臣摇头,“行,我的工作没做完。”

“我来就可以了,别让人家等,工资照开。”

亦臣犹豫了下。

门外的牛仔男孩又叫了声他,亦臣脱下围裙,擦擦手,背上书包,“谢谢老板,那我走了。”

“明天见。”

“嗯,再见。”

收拾完后,看了眼时间,这时候正好球赛直播。他打开了店里的小电视机,决定看完球赛再走。

球赛看半,店里手舞足蹈,为刚才进的球高兴欢呼,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回头看,亦臣。

愣了下,“怎么来了?”

“我可以这儿待会儿么?”亦臣的眼睛红红的,小嘴噘着。

立刻答应了,估摸着这孩子哪受委屈了。

“来坐这儿,看球赛么?”

亦臣坐身边,摇摇头。

喝酒了?”

点点头又摇摇头,“没喝多,点点。”

“怎么了?”

“……”

亦臣没说,看样子想说。毕竟人家的私事,也就没多问。

此时正关键时刻,禁把目光转移电视上,专心致志看球赛。

“他……要……”亦臣小声嘀咕了句什么。

“啊?什么?”仍旧盯着电视。

接着被人把抱怀里,耳边传来失落的声音:“他要出国了,他要我了。”

“啊?什么?谁?”

“老板我有病啊……我喜欢男的。”

忽然愣住。

许久后,亦臣睡着了。

他身边,轻声道:“没病,这病。”

我也,喜欢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