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

小说:温水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景生京月 字数:3053

当晚十点左右,季飞机。回家里时,房间里片漆黑,静悄悄的。

蹑手蹑脚打开灯,桌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说明父亲刚睡下久。他放下背包,父亲卧室门口向内张望,当看床上熟睡的人时,竟有落泪的冲动。

他太久回家,太久太久

揉揉发酸的眼睛,走自己卧室。房间里几年住过人,却还是十分整洁。季脱下衣服躺在床上,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切。有预料中的失眠,他轻声哽咽着,抽抽搭搭地很快睡过去。

早上四点多的时候,季被手机铃声吵醒。他迷迷糊糊的接通电话,声音沙哑,“喂?”

哥。”

忽然清醒大半。

“什么事?”

“你……么?”

“嗯。”

……”电话那头的人犹犹豫豫的问:“可以放假去找你么?”

立刻拒绝,“,何况你也找。”

……”的声音中满是委屈,“哥,。”

很想问错哪,但最终问出口。

何必呢?已经走步,已经有问的必要

们已经分手。”

这句话说完,季挂断电话。

有再打过,这点还是在季意料之内的,因为太要面子。每次吵架,挺个天半天,是绝会服软的。

这么搅和,季就睡。躺在床上翻覆去,都知道什么时候入眠的。再次醒时已经快十点,回笼觉最睡得,睡就起

在床上又昏昏沉沉迷糊半分钟,当敲门声响起时才精神些。

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小,出吃点饭吧?”

这才穿上衣服下床。

“姑姑,爸呢?”季推开门,扫视圈客厅。

“他出去遛弯,昨天等你挺晚的。”

“等?”

昨晚桌上的热茶。

“你是说你要回的么?他就直在等你,最后熬才回去睡的。”

眨眨酸涩的眼睛,深吸口气,“出去找找爸。”

楼下花园内,位头发半白的男人坐在长椅上看着群小朋友玩耍打闹。季看着那个沧桑的背影,鼻子发酸。

男人身边,叫声,“爸。”

男人缓缓回头,黝黑朴实的脸上露出喜悦。

“你和那孩子怎么?吵架?”季父开口道。

父亲会问这个,时半会儿知道要回什么。

“总之,活的开心就行,别在意外人的眼光。钱的话爸有。个月前刚卖批猪,够你花的,愁。”

下子哭

“哭什么?知道回就好。”季父拍拍季的肩。

刻季只觉得,相较于亲情,爱情是多么脆弱和多么提。

……

当晚,家人坐在起高高兴兴吃顿饭。吃过晚饭后,季父和姑姑下楼遛弯,季在厨房里刷碗。

碗刷半,手机就响。季擦擦手,接通电话。

哥……吃饭么?”从话筒里传熟悉的声音。

能这么快再打还是让季非常诧异的,“有事么?”

哥你别这样,知道错,给次机会……”的声音闷闷的。

沉默

的声音发抖,“哥,相信好。”

挂断电话。

相信他?对个人重新建立起信任哪有那么容易?

几分钟后铃声又响,季烦躁地将手机关机。

第二天的电话又打

第三天,第四天,连续周,天天如此。换同的号码,发内容相同的短信。

都是祈求季原谅他的。

……

已经好久睡过个好觉,萎靡振,去餐馆端盘子时都弄碎几个。

每天想的都是季

夜深无人时被季次次冷漠拒绝,他边悄悄抹眼泪,边还要继续给季打电话。

他觉得委屈,季这样对待过他,季都是顺着自己的。所以这次他真的怕,怕这辈子再也触碰这么好的人

可二人相隔千里,除打电话,别的办法。

遍遍厌其烦的拨通熟悉的号码,仅对是个煎熬,对季也是。终于在天夜里,季被磨得受,脑子热,回个短信:

先做朋友吧。

几乎是秒回:

好,那哥,你还生的气么?

有回他。

怎么可能气呢?

只要和夏纪年天是朋友关系,那他就顺心。但是季想逼,他想等,等想通,主动和夏纪年绝交。

能总教他的,也想教,累

接下的日子都会给季打电话,有时候季电话,就会发短信,说些生活琐事,表现得非常乖巧。

二人就这样,聊起家常。是谈恋爱,可却做着恋爱时从做过的事。就而言,恋爱时他从主动和季说过家里的事,也从对季说过早安晚安。

……

周后,季应聘家五星酒店的主厨工作。做着他最喜欢的菜,听着客人对美食的赞美,晚上回去陪父亲吃饭,睡前准时接的电话,二人说些有的的,天天如此。这是季过去三年里从体会过的日子,这种充实并快乐的生活是季最想要的。

渐渐夏末,仅蝉变得聒噪,季也是。

在市中心买套房,装修团队换个又个,仍是能让季满意。忙的过头,好几次的电话,累得他也赖得再打过去

所以在天深夜,季带着哭腔的电话时,还知道小狗是因为自己冷落他而难过成这样。

哥……你……是是有男朋友?”

觉得莫名其妙,本想解释,可又心烦,随口应声是,通话便出现忙音。

第二天,季再接打过的电话。

夜晚,季坐在窗边看着夜色,抽出自己的手机卡扔出窗外。

再见

次失眠,次日他请天假,顶着黑眼圈和新居的设计师刚买完装修材料回,就看楼门口坐着个很熟悉的人。

在季反应过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那个人搂怀里。

瞬间怔住

哥,你别和他在起,和起好好?”抱着自己的人又哭

知道有这么爱哭。

旁的设计师沉思片刻,识趣的走开

“你怎么找的?”季试着推开

抱得更紧,“原谅好?……把鞋子买。”

这才发现手中提着个袋子,袋子已经有些脏

“这回是真的,直在打工给你买。”抽噎着,眼泪抹肩膀。

“你怎么的?”

“坐火车,天半,之前给你打电话手机。”像是想什么,双臂收得更紧,低声道:“下车后找电话亭给你打……就打……”

心脏抽抽的痛。

傻孩子,当然打通,手机卡都被

“怎么找的?”季轻声问。

“问你那个表哥……”

皱眉,“他可那么好心,你是是给他钱?”

点点头。

“多少钱?”

千……”的声音更低

底是心软,算,他长叹口气,“好,把鞋给穿上。”

下,立刻蹲下身拿出新鞋。他缓慢地脱下季脚上那双满是白灰的帆布鞋,将新鞋穿在男人脚上,还打个漂亮的绳结。

“合脚么?哥。”脸期待。

答,而是问:“知道错么?”

垂着眼,乖巧点头,“错。”

“错哪?”

该买假鞋骗你。”

“还有呢?”

会再和夏纪年联系哥你放心,爱你,真的爱你,只爱你。”

的头。

次对自己说爱,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你身上还有多少钱?”季想问。

百……”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他所有的钱。

“请吃火锅去吧。”

看着手里的钱,心里为难,嘴上却答应着。

长途跋涉浑身上下只剩这点零钱的青年很怕够季吃的。

如果问有钱想做什么?他定会回答养季。交往三年,他清楚季付出太多,跟着自己受少委屈。

是很热衷于床上运动,可他缠着季要时季拒绝过。

想养季,让季每天都有钱花,养这人辈子。

火锅店里,季口气点三百块钱的,也管能能吃完。

坐在对面看着季吃,自己筷头都动。

“怎么吃?”

哥,你先吃,去个洗手间。”

拿手机走,想想偷偷跟过去。

卫生间内,在和人打电话,“周柯,你有有五百,借……下周还给你。”

其实季是故意让请自己吃火锅的,他想看看身上就剩这么点钱,要怎么请自己。可当现在低声下气跟人借钱时,季觉得心疼。

向骄傲的低下头颅,季心里难受,他的小狗该是这样的。季叹口气,罢,他原谅他

“你有啊?那……那算。”挠挠头,失落的走出卫生间。

要先步回,他悠闲地吃着火锅,时时用眼睛偷瞄强颜欢笑的

顿火锅吃完,季服务生结账。

共三百五十块,二位谁付?”

挑眉瞧着

垂下眼,脸有些红,支支吾吾的说:“那个,可以在这儿刷盘子抵饭钱么?”

噗嗤笑出声,可心里竟有说出的酸涩。他拿出卡递给服务生,瞧着道:“算,就当和借的,记得有钱。”

好意思,哥……本应该请的。”默默握住季的手,“你……还会原谅么?”

次发现,情商低也仅全是坏处。笨拙、无措、小心翼翼,竟然有些可爱。

“嗯,原谅你。”季下,随后又露出恶狠狠的目光,打的后脑,“告诉你,有下次!”

然后又哭

抱住季,很形象的哭

哭笑得,过是半个月见,怎么就变成爱哭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