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

小说:温水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景生京月 字数:2605

清晨阳光正好,云卷云舒。

彦刚起床没多久,就接了陆亦臣电话。

“彦哥,们学校机器设计大奖了。”

没错,陆亦臣工科男。所以有些时候,一根筋,情商很难线。

彦听着电话那边喜悦声音,从抽屉里抽出十点飞往湖南机票,将包背往门外走,“那很好啊,奖品什么?”

“五千块钱,等下周回去请你吃饭。或者,彦哥你有什么想买么?买给你。”

没什么想买,等你过吃好吃吧。”彦侧着头,用脸和肩膀夹着手机,正楼道里锁门。

“你现干嘛呢?”

课啊,今天课程还好,算多,过也挺费脑。之前那个机器人设计大赛,设计完后累得一天想说话。”

“嗯?”彦锁好门,还放心拽了两下,随后拿起手机往楼下走,“那么累啊,你当时怎么没和说。”

彦确实清楚陆亦臣参加这个比赛有多累,因为陆亦臣从没对说过。每天一早一晚电话十分准时,除去打电话时间,彦给发消息都秒回,也没有从陆亦臣语气里感受一点负面情绪,所以彦一直以为陆亦臣很轻松

怕说了你会为操心啊,反正熬一熬就过去了,你说对吧,彦哥。”

彦坐一辆出租车,轻笑,“行啊,小狗长大了啊,知道能让操心了啊!没白养。”

“小狗???”

彦并打算回答这个问题,转而问道:“你能明白这个估计自己参悟吧?说吧,有人给你过课?”

话筒里声音支吾了一下,随后道:“嗯……同学和。说这样行,前女友就这样分手。因为忙起女友,还总会向她说负面情绪。”

彦强忍笑意,眼睛都笑得弯起了,“你还真听话宝宝啊。”

“彦哥,小狗什么?”

陆亦臣又锲而问了一遍。

出租车缓缓停机场附近,彦付完钱,开门下车,“你说,小奶狗和小狼狗你哪个?”

“嗯?什么啊彦哥。”

“你平常学习学傻了?”彦走向安检口,“行了先说了要开会,开飞行模式了,拜。”

挂断电话后,彦跟随人群过安检。

明天陆亦臣生日,彦想给个惊喜,三天前就买好机票了。

关于陆亦臣小奶狗还小狼狗呢,坐飞机后彦靠座椅认真想了想。要说以前陆亦臣,那绝对奶,一直很狼。反观现,陆亦臣确实有点奶样子了,知道自己吃软吃硬,该低头时就低头,久前好像还学会了撒娇和尬吹。

彦对现陆亦臣很满意,再次和好后没对陆亦臣要求过什么,而陆亦臣却慢慢学习。学习如何处理们之间关系,如何避免和减少矛盾。

以前彦一直觉得陆亦臣学会,感情这里就笨,然也会教了三年也会。可就这短短几个月内,陆亦臣突飞猛进让彦意识,聪明人无论哪方面都聪明人,当年陆亦臣学会成长完全被自己给惯,有种人永远碰钉子撞南墙回头,陆亦臣就

飞机缓缓起飞,彦戴眼罩,昏昏沉沉睡了一觉。再次下飞机时,彦打开手机,发现有两条未接电,都陆亦臣打

彦打了一辆出租,直奔们之前住处。二人现异地,房租全部由陆亦臣承担,彦劝过陆亦臣住学校宿舍,毕竟一个人住房费太贵了。陆亦臣却一直肯,彦问为什么说,也知道执着什么。

此时已经秋末,天气没那么热了,彦望着车窗外匆匆而过车水马龙,拨通了陆亦臣电话。

“吃午饭了么?”电话刚一接通,彦便开口问道。

“彦哥这都什么时候了,当然吃过了。”

“吃什么?”

“面条,清汤寡水,没你做好吃。”陆亦臣声音忽然低了下,“彦哥……”

“嗯?”

想你了。”

彦愣了一下,心脏跳得极快,尽量保持平静,“想什么?”

“什么都想,哪里都想,还想吃你做蛋炒饭。”

彦想起自己第一次给陆亦臣做蛋炒饭。

“也想喝你调柠檬水。彦哥,想你。”陆亦臣又重复了一遍。

窗外强烈阳光过于晃眼,彦眨眨眼,“也想你。”

其实二人已经有快一个月没见了,陆亦臣忙着设计比赛,彦忙装修和工作,每天晚忙里偷闲打个视频电话都算奢侈,但这样并能解二人相思之苦。

似乎感受了气氛变得微妙和伤感,陆亦臣立刻转移话题道:“彦哥,网查了小奶狗和小狼狗意思了。觉得小奶狗,你觉得呢?”

彦没想陆亦臣还去网做功课了,哭笑得,“觉得你傻。”

“你才傻。”

彦挑眉,“嗯?谁傻?”

“……”

“谁傻?”彦又问,却始终笑着

傻,傻行行。”陆亦臣声音委屈巴巴。

“行。”彦大笑。

路过菜市场时,彦提前下了车,反正从菜市场步行回住处也就十分钟。市场里挑了些菜,打算回去给陆亦臣做好吃

菜市场里转了足足有二十分钟,从头走尾,彦提了满满两大袋子菜。熟悉小贩笑问:“又给店里挑菜啦?”

彦摆摆手,“,回去自己吃。”

“那怎么买这么多,吃嘛?”

北方人,习惯了。”

彦这个解释合乎情理,小贩也能够理解。毕竟买菜这方面,南北差异还挺大彦家里那边,买菜都一次买够用几天,至于自古以屯菜习惯还懒就得而知了。

临出菜市场时,彦碰了兑下自己那家快餐店阿姨。

阿姨看彦,惊讶了一下,“什么时候回?回看弟弟啊?”

这位阿姨邻居,一直以为和陆亦臣兄弟。和关系也算错,所以兑店时彦以较低价格兑给了她。

“嗯,回看看。李姨,最近店里生意怎么样?”

“挺好。对了,小呀,你走时候没和你弟弟说么?你走那天下午你弟弟店里找你,说你把店兑给了,可难过了,就差没哭出了。”

彦有些怔愣,陆亦臣从没说过店里找过自己。

“小啊,你说你走了也得和弟弟说一声啊,看当时都慌神了。”

彦回过神,点头,“李姨,知道了。那还有事,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李姨笑着挥手。

二十分钟后,彦回们之前住处。房间里一切都没变,还老样子,彦将菜放厨房,脱下外套,正准备去洗菜。

忽然看摆放着一个相框,彦拿起相框,里面自己和陆亦臣合照。这个相框以前家里没有彦甚至忘了这张照片什么时候照

照片里陆亦臣穿着校服操场打篮球,自己站远处手里捧着三杯柠檬水。

彦盯着照片里陆亦臣青涩面孔,校服蓝色校标,认真想了想。陆亦臣还读高三时候,有场只少年人中间流行小型篮球赛,当时周柯点了三杯柠檬水外卖,自己拎着外卖正要送周柯手里时,被篮球场断进球陆亦臣吸引,就多驻足看了一会儿。应该就这个时候,这张照片被人拍了下

陆亦臣高三啊,那还真好久远事情了。那时候自己还很年轻,捧着柠檬水盯着陆亦臣样子傻里傻气。也知道陆亦臣哪弄这张照片,还洗了出放相框里摆了。

彦微笑着放下相框,走进厨房洗菜。菜洗多了,彦有点累,看了下时间,决定睡一觉,等陆亦臣回时再做菜。

卧室,彦长呼口气,,抱住陆亦臣被子闭眼。一刻钟,彦就睡了过去。

彦这一觉睡了很久,久陆亦臣回知道。

今天周二,陆亦臣最后两节没课。去附近居民楼里给一个五年级小男孩补完数学课后就回了,晚饭还没有吃,打算煮面条。

刚一进屋,陆亦臣就意识对劲。桌相框倒了,衣挂多出了一件属于自己外套。厨房盆里装着已经洗好青菜。

陆亦臣浑身微微颤抖起有点敢相信自己猜测。深吸口气,推开卧室门。当看熟睡人时,兴奋得指尖都颤抖。

蹑手蹑脚走床边,俯下身亲了亲脸蛋。从脸唇再耳垂,事态变得难以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