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男人的自尊

小说:『火影』樱姬传说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土分戊己 字数:2862

腰肢被抱住,脸上泛起淡淡红晕,她自在稍稍挣扎,感觉对方手上压力减弱,就听到头顶屋檐上传出说话声音。

那是一路追击他们人,她禁压低身体,全都注意力用来感知追击而来人数上,等反应过来,才发现两人唇触碰紧凑,对上在夜下透亮茶色眼眸,她身体僵直,再也敢动弹半分。

“跑到哪里去?”,两侧巷口,陆续人快速穿梭间对话,很快分解注意力。

屋顶上砂之国忍者说着话,从他们头顶跨过,“这里没,往那边找找,血迹在那边屋顶断开,其中一个被大人重伤昏迷醒跑。”

“一定要击杀他们,能让他们破环计划。”

“一部分人跟往木叶医院得方向去。”一个略带年长一些沙哑声音。

接着,大约七八个人同时回应,“是!”

眉头紧锁,严肃眼神询问她。

怎么回事?

见他没在意她合时宜举动,心里松一口气,可是却又凭空生出一抹说清道郁闷,此时境况,顾得她再想多余,连忙从温润薄唇上移开,微微颔首眼神示意他向下看。

顺着她移去,眼底泛出一丝错愕。

她手上依然维持结印结界姿势,正往他们站立地上输入着查克拉,此时一个只半米直径透明圆弧围绕他们若隐若现,而堪堪站在结界边缘处。

之前由于感知力太过关注前方砂忍动向,而忽略后方。等从她后方屋顶跳下那一瞬,她惊讶到感觉心脏都要蹦出一般。

但已经开始结印让她空出手来,为发出声音,也为让他能顺利进入幻术结界,当时唯一能想到方法就是撞开他逼他后退,可是千算万算,她没估算错,因为她那一撞被迫后退一步刚好进入结界中,避免他们被人发现,却没想到靠上墙壁那一刻,她因为惯性没站稳,猝及防吻上对方唇。

眼眸低垂,长长睫毛停颤动,努力控制住怦怦乱跳心脏,就这么等大概一刻钟,四周敌人全部往外扩散,感知到他们已经离开目前所在区域,她才后退两步拉开与距离。

她再次结印,半米外出现一个一个半米结界,这是两个半重叠圆圈,二次幻术解开后,当中人影显现出来。

疾风身上橄榄绿马甲染上大片鲜血,宛若毫无声息一样躺在他们面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瞳孔骤缩,看着她。

快速掏出忍者包一根绿色药剂给月疾风灌下去,才开口道:

碰上被砂忍重伤疾风,现在没时间说更详细,月疾风上忍必须尽快得到治疗,之前只过止住他外伤流血,真正致命伤口是他肺脏受到二次攻击破裂。”

本就因为身体肺部器官出毛病,又被砂忍这次带队老师马基袭击肺脏,赶到时,月疾风已经命悬一线,他现在生命是她用一根又一根恢复药剂生生地吊着结果。

也正是为能够让他尽快接受治疗,她才会选择避免与砂忍正面交战导致拖延时间。

想到这眉间皱起,脸上染上着急之色,“他必须快写进行手术,可是...”

他们刚才也听到砂忍对话,相比现在医院那个方向已经埋伏很多砂忍在暗处等待他们。

一下子就明白她未尽之意,当机立断道,“去家!”,知道事情严重性,打断她再次开口,长话短说解释道,“父亲为制作药草测试,曾经准备过一个完整医疗房间。”

已经做最坏打算,听到话顿时点亮希望,碧绿色眼眸明亮。

她轻轻点头,“嗯,好。”

连忙走近月疾风,打算抱起,被抢先她一步,抱起月疾风,对方复杂地看她一眼,才低声说道,“跟紧。”

他们所在位置,本就靠近木叶南面,自然离远,知道是是因为之间天生默契,他们一人凭感知探路,一人通过对方眼神迅速明白对方表达方向,一路畅通无阻,好似那些追击砂忍都存在一般。

回来。”抱着月疾风声音些急促。

你今天回来太晚,晚饭吃吗?”

人还为推开木质推拉门,母亲奈良吉乃阿姨关心声音已从门口传出。

回答,反而急促说道,“母亲,借用一下药草室。”

大概听出声音对劲,木质推拉门被快速拉开,吉乃阿姨和久叔叔惊讶地看着他们,随后目触及怀里疾风,面色严肃,“随来。”

虽然未开口,但从看他们慎重表情可是看出,对方已经从他们身上蛛丝马迹察觉到事情严重性。

吉乃阿姨帮忙打开一起,从将月疾风放上药草室手术台,终于可以全神贯注进行手术。

只是从动手剥离月疾风肺部器官出现结节开始,心电仪器上心率一降再将,甚至一度突破最低值,又被她险险拉升。

清楚知道,月疾风生命力在受伤之后,只40%可能支撑她原来计划治疗方案,可是,现在她若放弃,病人同样必死无疑。

两个都是在她看来都是必死选择,唯一区别,在于后一个能让月疾风等到见恋人一面时间。

该如何抉择,月疾风恋人在身边,身为主治医生,一时之间,她额间沁出汗珠。

带些许凉意湿巾轻轻蹭过额头,抬眸对上温润注视他茶色眼眸,她动动嘴唇,想要向他求助,却又遏制住,心里挣扎,怎么能把这样选择交给,让他承受这个选择带来后果。

说过,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把后背交给。”他一向散漫,此刻认真看着她,鼓励她。

要自己一个人抗。”他声音如春天凉风,带着安抚,“会陪你一同面对,所以,告诉,你在担心什么?”

刹那间,使心慢半拍。

一同面对!

好像凭空生出一股勇气,她眼眸些湿润,声音低沉,“想月疾风上忍死,可是他生命力已经足以支撑完成原定治疗方案手术,这场手术只剩40%胜率,停止手术他必将死亡但能等到再见一面恋人卯月夕颜时间,...该怎么办?”

她真很无助,这并是她人生中第一场失败手术,却绝对是第一场别人生命在她一念之间抉择,月疾风没家人,唯一恋人还在执行任务,是赌赢那40%生机还是给对方见恋人一面机会。

“只要把几率提升到一半,你就赢得这场手术信心对吗?”

明白为何这么一说,但估算一下,提高百分之十概率,她背水一战信心,于是她重重点点头。

突然,一直抿直唇角勾起一丝弧度,他语气坚定,“放心去做,其他交给来激发他求生意志,时候一个人求生意识比生命力更加顽强,你什么都要想专心手术,一切。”

“你是说...”怔愣看着走到月疾风耳边。

“月疾风上忍,知道你听得见,你恋人她在等你救她。”

这句话并没让心率测试仪反应,又换另外一个方式。

“你要让卯月夕颜,一辈子孤独迎接死亡吗?”

滴~一声,心率猛然高跳一下,对视,用!

“孤孤单单,一个人...”话,缓慢带着蛊惑魔力。

看着,一步步上升心率,调整状态,既然给予她勇气,她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只需成功,许失败!

分离肺部结节,找出堵塞经络血管,修复伤害细胞再生组织,手里治疗方案紊进行,一直停激发月疾风生命力,手术进行得异常顺利。

等做完手术,同三代火影大人智囊兼副手奈良久叔叔交代完事情经过,已近天明,为让还在家等她帕克担心,起身告辞。

在吉乃阿姨略带失望眼神中,送她回家。

直觉告诉要去探究阿姨失望原因。

到家你也早点休息。”站在自家大门关心道。

半夜精神紧绷,让她直到刚才路上才注意到因为训练些狼狈马甲和手臂擦伤,他一定为中忍考试训练到半夜,又遇到她,肯定也异常疲惫。

“这句话应该由来说。”他偏头,单手叉腰,一手摩挲着右耳耳环,一副自在样子,言语闪烁。

微笑看着他,突然特别认真抬头,像做好上战场准备似开口。

,偶尔也顾及下身为男人自尊,这一次就让先说出口。”

一怔。

“春野喜欢你。”

远处乍现,初升太阳带着夺目芒,照亮如刀刻般侧脸,映射出棱角分明轮廓,他右侧耳环好似携带着月色冷凝星辰闪烁,整个人背后被打上一层暖辉,他茶色明澈眼眸就这样静静,温和,专注地望着她。

令她怦然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