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章 悬浮

小说:庆泽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小牛皱巴巴 字数:2298

老师见同学已经站好队,说话了:“教你悬浮,不过这个可不好学,的人学了两三年还是不会。悬浮会了,接下就可以学飞了。”

不少同学和样激动,全不顾刚才的乏累,快速站好了队。些好奇,这悬浮之术,应该是更高的年级才会教,怎么现就开始了?

“同学,注意,悬浮主要是要把气聚集脚底,然后脚尖轻轻点地,你就能飘起。”

“困难之处就步:把气聚集脚底,”老师扫了眼队伍,“你谁能说说,什么是气?”

鸣举起了手。

“这位同学,你说。”

“气存于天地,它包裹可以把这种能量存到身体里。”

老师满意地笑了。“以前藏过气?”

“试过,还行。”鸣笑了笑。杨可没藏过什么气,只是觉得太累了,以前可没过这么大的运动量。

“所人跟做!”老师啪啪手,喊了句。“站得分散些。两脚分开,与肩同宽。双手攥拳,闭上眼睛,缓慢呼吸。”老师说完,做了个示范。

老师双手攥拳,可还是显得瘦小。骨节分明,手背里铺条条青筋,十分显眼。老师缓慢呼气、吸气,同学呆呆地看,觉不出要飞起的意思。

鸣啊,这能行吗?”点不耐烦。老师已经站了三分钟左右,可双脚还是结结实实踩大地上。

鸣把指头竖嘴边,轻轻碰了几下鼻子,示意杨安静。就没再多问。几秒过后,杨听到了丝异样:种轻微的呼吸声。杨闭上双眼,侧头倾听。呼吸声越越清晰、明了。杨睁开眼看老师,竟发现老师脚底下的小草晃动,好像被风吹拂样。

今天可没风。太阳还不算特别炽烈,可依然闷得人心慌。刚刚跑完四千米,杨全身早已湿透。(但的头发却还是根根直立,乌黑地闪光)杨仔细看那些摇动的青草,脑中片空白。盯了会,开始发呆。

眼睛盯处发呆是种不错的享受。忧愁或者疲乏之人,能够忙里偷闲发会呆,什么不想,好似神游物外,实种享受。

不过杨马上回了神,风起了。确实是风,并且自老师而。老师像是个风眼,风围绕周围,向外扩散。这风越越大,杨注意到脚底下的草坪开始随风而动。

起初这风轻柔、和煦。可渐渐地,了股刚劲之气,风势迅猛、凛冽。杨用手挡头,往后退了步,的同学已经跑开了。

“这老师干啥?”搞不懂了。“悬浮得先这样?这太难了吧。”杨问

“不是啊,悬浮练过,根本不用这样。”

老师睁开眼,脸上没任何情绪,平静如水。但脚旁的草坪已经被风吹得直不起了。

(恐怖的力量)

老师双脚轻轻点,腾空而起,不见了踪迹。杨和鸣抬头望天,但除了那个橙黄色的太阳,就什么了。风停了。

“去哪了?”杨不解。“这是悬浮?”杨声音高了八度问鸣。

“屁的悬浮,这是炫技。”鸣心想,老师这脚,蹬出了这辈子都到不了的高度。

不仅是杨班上的同学抬头找老师,其操场上运动的人好奇地抬头看起。像这样的“悬浮”,实是少见。

杨和鸣两人用手搭棚,皱眉找老师。“好像看到了。”杨发现天上出现了个小黑点,好像缓慢下降。鸣随后看到了。

同学都看到了,大家重新站成了排,等待老师降下。老师依旧微笑,不慌不忙出现了同学面前。只不过没再站到草坪上,漂浮

“怎么样?想学吗?”

“想!”异口同声,震天响。疲乏被扫而光,同学个个精神抖擞。觉得意思,被震撼到了。

“老师,这不是悬浮吧?”鸣提出了疑问。

老师笑笑,“确实不是。是悬浮,”老师双手顺布衫往下扫,接道,“悬浮简单,可实战中,悬浮远远不够。刚才用的那招叫腾空,是战斗的种技巧,关键时大用。”

老师同学面前飘飘去,“希望你能明白,国家,不论你出身如何,父母如何,总要自己去战斗的时候。”

老师落地,拍了下手,“好了各位,没把话忘了吧?开始练吧。”

闭眼攥拳,开始缓慢呼吸。杨觉得没什么特别的,自己倒是想睡觉。闭眼站开阔地,总觉得自己要歪倒。杨呼吸紧促起没什么耐性。

“呼吸要平稳啊,别乱。呼吸乱,你什么都练不成!”

杨听到老师这么说,缓缓呼出口气,尽力让自己平稳下。由于闭眼,不知道其人练得怎么样,只能管好自己,照老师说的做。

“好了好了,今天就先到这吧,下课了。”老师挥挥手,转身背手走了。杨睁眼看见的是老师潇洒的背影。

“没啥用啊,倒是想睡觉。”

“下课了,不然能飘起。”些遗憾。

“你能飘起?怎么什么都感觉不到?”些惊讶。

家里人都是练气修真的,这种技术爸早就教过,只不过还不熟练。”

杨撅嘴点了点头,明白了。

“去食堂吧,饿了。”

行人出了操场,往食堂走去。杨上课的时候没注意另两个室友,现才发现累的够呛,脸色还是红红的,到现没缓过

“老师够狠的,就是五圈,累得要死。”赵超锤肩膀说。杨现知道鸣和赵超,可另个室友还不知道叫什么。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问。四个人间房里睡了觉,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多少感觉点不合适。

“算了,先去吃饭吧。”杨心想。

食堂这个时候很多人,好不容易才找到张桌子。几个人如释重负地坐下,开始挑自己想吃的东西。

“终于能吃饭了,快饿死了。”看得出赵超确实是饿了。杨和其人倒不是很急。

饭菜还是从桌子里升出,大家都不再说话,专心吃东西。全都饿了,盘吃的没会就被吃光了。吃得差不多了,抬头看看周围。

很是热闹。桌子算是安静的,都吃东西,其地方说笑声,打闹声,还几个女孩凑到起窃窃私语。

“还是不累啊。”杨自言自语。其都吃好了,准备回宿舍。“不知道那两个了没。”鸣随口说了句。

“不知道啊。”

直注意那个不认识的室友。沉默寡言,不好和搭话,看起比较孤僻。

爬四层楼后,终于能好好休息休息了。不过刚进寝室门,杨就看到了另外的那两个同学,似乎是同时到的,都还整理床铺。

“哦,了啊。”杨主动打了个招呼。“啊,了。”其中个憨厚地笑了笑,继续整理床铺去了。另外个只是简单点了下头。

寝室六个人,总算是齐了。

杨洗洗脸,把衣服脱了,去厕所洗个澡,但发现没热水。厕所里个淋浴头,但没热水,这条件实是差。

杨已经脱光了,现再让穿那些被汗浸透的衣服,那是不可能的。干脆就用凉水吧!反正天热,冻不死!

凉水冲下杨虽然心理准备,却还是哆嗦。

“能洗吗,水怎么样?”

“能洗是能洗,就是太冷了,没热的。”

“妈的。”

(哗哗流水声)

杨只穿条内裤出现室友面前,但不觉得尴尬。和室友起上了节累死累活的体育课,觉得自己和室友的关系又进了些。用毛巾擦干了头,杨沉沉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