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章 毕业

小说:庆泽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小牛皱巴巴 字数:2616

不去想那些事,安稳地睡去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间,和室友们已“鹤翔”待三年。最后经历一次考试,们就要毕业看着学校学弟学妹,心感叹时间走得快啊。

三星期后,便是最后一次考试时间。考完试,发毕业证,们六人就要分道扬镳,各奔各前程去

一鸣提议家先去聚一餐,之后考完试再最后聚一次。家都同意。

三年发生过一些不不小事,也都记得,时想想,两年前事,仿佛就发生昨天。一行人说说笑笑到最近一家餐馆。落座,观察着每个人外表,想象着刚遇见们时模样。

一鸣更加成熟,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一种自信。穿着得体,举止方,判断以后会生活得不错,毕竟也是家境殷实。

郭凯兄换副眼镜,跟朋友一起,谈吐说不上文雅,但用词造句与刚入学时明显不同。还获得学校举办“机械制造赛”二等奖。(也拿个二等奖,得一等奖那哥们实是厉害)

冯程变化不,一如往常那样文静;吴山水皮肤还是那样黝黑,至于身材变化如何,能看出来,算是变化比较小;赵超呢,还是那样乐观,那样豁达。觉得庆泽少谁都照样过,于是是寝室最活跃那一个。三年下来,家都习惯贫嘴,时寝室,就少些生气。也没觉得赵超什么变化,长高些,结实些。

至于自己呢,学点东西,谈吐方面没什么太进步,本来话就不多,于是也不太意说话艺术。没戴眼镜,很高兴自己现还不近视。衣着方面,不再替妈妈打广告,改穿一些小标志或者无标志衣服。(还是自己家衣服,穿其牌子衣服总觉得怪怪)再者呢,身高从一米七长到一米八。按照庆泽人长个速度,还算是可以。

希望自己个子能定两米二左右,不算太高,不算太矮,平均一些。

三星期后考试,跟以往不同。毕业考很简单,所人都要制作一台小机器,做什么都行,由老师来评判合不合格,就结束。再之后学生们全部打乱顺序,系统随机抽签,两两对决。个比赛不影响毕业成绩,只是一场对决而已。用一切手段打败对手,获胜者晋级,之后全校会诞生一个冠军,冠军名字可以留校荣誉室

冠军一年只一个,个比赛从办校之初就,所以校史几年,那么就多少个名字留荣誉室。所学生,都以冠军为荣。

刚才几分钟,想到些,现思绪回到餐桌上。是一家小餐馆,不,但很风格。雕花镂空屏风,红色餐桌,头顶上是一盏发着暖黄色亮光灯笼。一个小包间,椅子挨着墙壁,觉得些挤。

上菜,山水兄很高兴,率先拆开餐具包装。“来来,开吃。”一鸣张罗着。

也打开包装,之后用热水烫烫杯子,冲一下盘子。赵超刚才出去买点酒,次买是粮食酿出来白酒,喝不个。但也不好说我不喝个,于是也倒一杯。

六人齐举杯,“干杯各位!”一鸣喊声。

“干!”

没喝完,准确地说,只是稍微碰下嘴唇。冲鼻气味让受不,忍不住咳嗽两声。

吴山水是能喝白酒,一杯酒下肚,咧咧嘴,发出“哈”声音,之后又倒满一杯。

“考完试就分开,以后,得多联系啊!”一鸣对家说。赵超笑着答道:“以后张老板发财我们还得沾你光嘞!”

家都笑

喝着聊着,菜上齐,菜吃完,可话越说越多,酒精作用下,话好像永远也说不完

“跟老师说好吗?要做个什么物件?”

“我跟老师说我想整一台会走冰箱,老师说不好,科技含量太低。”

“我记得你以前不就弄过一个吗?”

“是啊。”说完笑起来,脸因为酒精缘故显得红扑扑

“那你准备弄什么?设计时间太短,只三个星期。”

“我早上跟老师提交一份申请,我想做一个冰冻枪。老师还没回我。”

一鸣点点头,“我跟老师说想做一个气炮,老师同意。”

个比较基础,但展示起来麻烦点。”

“是啊,得胳膊插个管。”

两人都笑

酒足饭饱,六人回校。打算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不喜欢满身酒气。

三星期后。

一间洁白单调答辩室,家排着队向老师展示自己做出来东西。不喜欢种气氛,从来都不喜欢。

白色墙壁,白色天花板,阴凉走廊。觉得自己起鸡皮疙瘩。无声等待是痛苦,当你不得不样做时候,痛苦感觉会被放

终于轮到推门而入,边坐着四位没见过老师。也不废话,先展示下冰冻枪外形:一个裹着皮革握把,一个扳机,枪管后边个圆玻璃球,边装着蓝色冰冻液。

把枪前后左右都展示一遍,之后开始操作。直接枪管对地,扣动扳机。冷冻液喷出,一瞬间就形成一个冰块,个冰块牢牢沾地板上,像极一座小冰山。

展示完毕,等待老师提问。一个脸上皱纹老师单手扶下镜腿,问道:“为什么要设计个?”

早已准备好答案:“登山时可以随时制作冰块来降温。”

“简要说一下创作过程。”

基础上安装一个玻璃球,边加冷冻液。再之后枪下边加一个泵,可以快速喷出冷冻液。就样。”

“可以,通过。”

出来,带着微笑。经过一鸣身边时,伸出拇指和食指,代表自己成功

教学楼,阳光下等一鸣出来,此时正无聊地踢着树叶。个设计通过,就代表着自己已经毕业,但考虑着四天后全校比赛。

半小时,同学们陆陆续续出来一部分,看见一鸣,心情不错,肯定通过

当一鸣走近时,看到还没把气炮取下来,那根软管还流着血,连一鸣右臂上。

“过?”

“过,”一鸣很高兴,“刚才听到那声响?”

“没啊。”

“赵超跟我说走廊上听是清清楚楚,声音特别响,窗户都抖。”

两人都爽朗地笑起来。一鸣小心翼翼地取下针头,把自己设计气炮取下来。胳膊上渗出一颗鲜红血珠。

一鸣准备棉签,按压住伤口,单手把气炮装箱子

玩意,你怎么演示?”

“我戴上去,把窗户打开,对着窗外开一炮,就通过。”

“我怎么没听见响呢?”

“你手机也没信号啊。”

“懂。”

两人往食堂走,点饿,得吃点东西。

“比赛你打算用个吗?”

“太弱,”一鸣摇摇头,“我还不熟练,玩意设计也简陋。我发射前得先蓄力,早被弄死。”

个比赛,会死人吗?”

过先例,死还是个市长儿子。那家伙发疯,拿剑去砍,被对方离老远用气打死。”

“家长怎么说?”

“能怎么说?技不如人,打死活该。一句‘庆泽公民’就把嘴给堵死。”

挑眉毛,个对决还挺危险。“回宿舍,我看看你气炮。”

“嗯。”

份加红辣椒炒面,一鸣觉得油,喝碗汤。

寝室,一鸣把气炮递给抿着嘴,仔细地看。一个卡扣,可以把炮固定手腕上,前边是一个横杠,能用手握住。一根带针头软管插炮管,血液气从进入炮膛。

“炮膛是不是加压器?”

“一个泵。”

“嗯”一声。是个很简单气炮,没瞄准器,只是单纯地把身体气加压打出去。要是用玩意参赛,确实死得快。

“比赛我能不参加吗。”

“可以,个比赛自愿。”

“哦。”想着要不不去参加,挺危险。家一个孩子。“不过,要是不参加,我爸肯定不乐意。”心想,也拿不定主意。

晚上,家都回来,很顺利。暂时不去考虑比赛事,两天后先拿毕业证再说吧。

两天后,毕业典礼。

和室友们站最后一排,山水些矮,没和们站一起,前一排。相机一响,毕业照拍完

照一拍,毕业证一拿,毕业

觉得时间过得太快,站操场上,看着同学们四散而去,突然觉得寂寞,不过仅仅是一瞬间。

决定参加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