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章 幸福

小说:庆泽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小牛皱巴巴 字数:1848

杨起很早,他手机,才四点半。他早起已经养成习惯,父亲样要求他,杨也就照做了。

家教还是严

他轻轻下床,简单洗漱下,肠道已经开始抗议,他必须去厕所趟。

在他走之前,他想起了昨天鸣出主意,杨慢慢走那个室友桌旁,室友还在睡觉,动。杨拿出他书,翻开页,边写着:吴山水。

杨点点头,把他书放回去,小跑去厕所。

名字还真是接地气,”杨心想,“山水,名字倒也好记。”

当他回寝室时,鸣也睁开了眼。杨坐在桌旁玩会手机,玩手机时间过很快,是个消磨时间好办法。

他们准备起去时候,鸣说他要去接父母,他们已经了。

校长办公室

“王校长,我孩子在里受了惊吓,您最好去查查那个老师来历。他点太年轻了,我担心……”

“没什么好担心,”校长打断了鸣父亲话,“您孩子受惊吓,证明他承受能力还强。我都知道了,我觉,老师做错,”

“总要人教教孩子们什么是规矩。您知道,我们学校收学生并考虑他们阶级,也让部分没,”校长斟酌着,“没教养孩子懂点事。”

父亲还想说点什么,但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我们是庆泽公民,您明白我意思。”校长投过那薄薄镜片着他。

父母离开了办公室。“怎么样?”张鸣就在门外等着。

“我们是庆泽公民。”父亲拍了拍鸣肩膀。

“我知道了。”

“好孩子,去课吧。”

鸣转身离开父母,没多余话。课已经了十分钟了。

鸣悄悄出现在门口,向他招了招手。鸣慢慢推开门,可那绿色铁门还是发出了愉快嘶嘶声。鸣尴尬地着老师,站在原地。

国文老师仍旧穿着黑袍,眼,继续讲他课。鸣猫着腰小跑杨旁边。

“怎么说?”杨侧侧头,声音很小,几乎就是嘴唇轻轻动了动。

“我们是庆泽公民。”

杨眉毛往挑,叹口气:“我就知道。”

“我们是庆泽公民”句话每个庆泽人都听过,从小听大。它代表着忍耐与坚强,以及自己能力足。杨受家教,允许他屈服。论那节修真理论课如何压抑,如何让他难受,杨都会退缩,尽管内心怕要命。

(幸好今天没他课)

中午寝室,所人都在,鸣重复了那句话,大家立即明白了学校意思。每个人反应各相同,杨和鸣已经接受;赵超抱怨几句,用手捋头发;郭凯喝着水,说话;冯程和吴山水反应差太多,都露出失望神情,山水兄更甚些。山水明显希望能换个温和些老师。

杨想起鸣还知道山水名字,用手机发给他:“吴山水。早我翻他书知道。”

鸣笑着了眼杨,给他发了个“明白”手势。“情况就样,没办法,咱们改变了。”鸣下了最后定论后,床睡觉去了。

时候才注意山水样子。吴山水长显老,印象。现在杨仔细观察着个极其失望,时时蹦出几个脏字室友:比较矮,矮胖矮胖。手指关节也长,拳头显肉肉。棕黑色皮肤。最显眼还是他那靠后发际线。

杨觉他年龄应该也大,毕竟自己才十三岁,他能大哪去?可个发际线就很离谱,杨觉出两三年他就要谢顶了。

(没准谢顶了还好些)

杨带着个好笑想法午休去了。

样平静地过了两天。两天里,其他学生找过领导,想让学校开除那个老师,过都被否决了。当初那个疼脸色发紫家伙,也是出身显赫,他父母怒气冲冲去找校长,扬言要拆了整所学校,老校长只是笑笑,还是用那句话把他们嘴给堵死了。

杨知道,两天里,少人给老师发出过死亡警告,但似乎没什么效果。杨昨天还见那个老师正常出入教学楼。(杨只是远远地瞟了眼,他根本没勇气跟踪老师)杨还发现自己家衣服和鞋子是真受欢迎,很多同学都穿着他妈妈品牌鞋,来自己家生意在蒸蒸日杨很高兴。

杨想着,自己也可以给妈妈做广告。放完假回校时,他要穿身自己家牌子,虽然已经很名了,但让别人多,总是好处。“把牌子印别人脑子里。”杨想起了妈妈话。

过,今天可太好过。今天下午,又是《练气入门》。“入入门先谈,我可想把命搭进去。”杨心里想。

开课前十分钟,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并且没人说话。杨又被吓了跳——过于安静了。免显些压抑。次被吓着,是因为人太吵,让杨感了攻击性;次则太安静、太压抑了。

“走极端可好。”杨自言自语。他和室友坐老位置。

老师进来了,整个教室坐满满当当,可没人敢说话。个氛围,甚至点诡异。

次很好啊,次很安静。”老师左手握右手,笑着说。

见老师那张笑着脸,觉寒而栗。面孔下藏着个什么样灵魂?

“我们开始课,大家翻第三页……”

杨从没觉个小时是漫长,睡又敢睡,怀着种恐惧心情课,杨感很受伤。冯程起来还好,愧是经历过真正战争人。鸣很平常没什么两样,听课做笔记,个字,稳。

放学后,杨站在刀叶树下和古堡对视着,“次我赢了。”杨心想。

阴天,空气些凉,还至于冷。杨推辞掉室友,个人走在石板路。他喜欢天气,燥,凉风吹在面颊,十分惬意。

飞行器,拖着蓝色尾巴在飞,掠过幢幢建筑,飞向知道地方。

美好天。担心是多余,心中无事,空气清新,杨在刻觉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