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章 秘密

小说:庆泽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小牛皱巴巴 字数:2089

胡杨第学年顺利结束,同寝室的人聚聚,然后准备回。冯程和山水远些,就提前先走。胡杨劝他俩,要是离远,并且不安全,不如向学校申请下,假期留校算

两个人都不太愿意,说是还有父母惦记,再不安全那走。

寝室剩下四个,都收拾自己的东西,聚聚完,都准备回去。

胡杨和鸣都是平城本地人,出校门就有传送点,走传送点进多,他俩就不急。

两人路上说些闲话,鸣说胡杨有点歪主意,竟想到靠草药作弊。胡杨笑,声音很大,他说反正自己考过去,管他怎样过的呢!到校门口,两人分别。胡杨往北边去,鸣向东南走。

传送点那人不少,有很多都是学生,大排队个个过传送点。胡杨排到队,人走很快,会的功夫就轮到胡杨。他没什行李,只背个BO的包,比那些提箱子转传送点的人轻松不少。

他走进蓝色光晕瞬间就到柳湖街,他街对面,拐个弯就到。

胡杨心情很好,无事身轻。他欣赏周遭的切,街上车水马龙,商店开门做生意,男男女女三两成群,喧嚣而热闹。阳光正好,不刺眼,温暖舒适。空气中弥漫股花香。

胡杨穿过柳湖街,回去。

“郑,我回来!”胡杨还没进门,就看见郑花园金毛“豆豆”散步。豆豆还是那肥,像个小黄猪。

豆豆看见胡杨,摇尾巴扑上来,撞个满怀。胡杨哈哈笑,搓狗头。搓狗头是项很有意思的运动,你高兴,狗高兴。

“回来。”郑声音不大,淡淡的。

“嗯。”胡杨看见郑,就觉他比学校老师亲切可爱。

胡杨圈,没看见父母,他们俩还都没回来。胡杨放好自己的包,去洗个澡。

他觉舒服多

虽然胡杨他爸没,但他知道胡杨已经回来,跟胡杨说今晚他会早点回来,他妈妈是。

晚八点,人围坐起吃饭。郑胡杨旁边,豆豆卧地上,它碗些狗粮和炖肉。

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人高高兴兴,胡杨给父母讲他学校的故事。当然,用显池草作弊这事被他跳过,胡杨清楚父母面前哪些话该说。

假期共是个半月,胡杨这个假期要和父亲去参加各种聚会,社交聚会和学术聚会都有。

胡杨不太喜欢社交聚会,他不喜欢那些陈词滥调,但不讲。那些华美的服饰弄胡杨脖子痒,他不明白什人那丧心病狂,领口处设计圈白色蕾丝,他还是喜欢穿妈妈设计的休闲装和正装。这种社交聚会上的浮夸衣服并不适合他。唯让胡杨感到高兴的,是他聚会上遇见过张鸣。

关于衣服的话题上,他俩意见致:要不是父母逼穿,这衣服只适合用来当抹布。

胡杨不跟父母起去参加那些乱七八糟聚会的时候,他喜欢个人安静地待。看会书,玩会手机,甚至发呆是好的。

但他安宁。父母觉自己的孩子跟邻居的孩子还不认识,这是不合理的。于是,双休日的晚上,胡杨会有个小小的“邻聚会”。

胡杨讨厌那个叫孙萌萌的女孩,她太会耍心思搞聚会时,父母都,这个孙萌萌十分乖巧,胡杨本来还挺喜欢她。但当她爸爸和胡杨爸爸讨论工作上的事,只留她个时,那就像变个人样。

毛手毛脚,大吵大闹,说话带脏字。胡杨烦她,就烦聚会。

这些恼人的聚会外,胡杨学习没停过,由郑继续教他。胡杨发觉郑学识渊博,讲某些知识时,比老师讲都要透彻。

“为什不去当老师呢?您讲太棒。”

“我不当老师,是为给当老师的留碗饭吃。”郑个玩笑,两人都开心地笑

无论是还是学校,胡杨觉都还算自。但只有点,让胡杨觉奇怪,那就是这两个星期他爸爸不让他进机械工坊。

胡杨个小型机械工坊,他爸爸用来搞些实验和堆单位的文件。这个工坊二楼西边,走廊的尽头。两个星期前,胡杨还能自由进出这,自己还可以随意做点什小玩意,可突然,他爸爸就不让他进。胡杨懂事,没问为什,只是说不再进

可今天父亲走很急,胡杨还注意到他有些紧张,手肯定攥个什东西,但胡杨不知道那是什

胡杨慢慢走到二楼去,他觉心跳加速。他奇怪,自己不是做什见不人的事,自己,为什会心跳加速?

二楼走廊上,工坊门没锁,柔和的黄色灯光倾泻地板上。胡杨舔舔嘴唇,他觉有些口渴,大脑什都没想,腿不听使唤地走向工坊。

走到门前,胡杨探头朝房间眼。和平常没什两样,很多熟悉的物件还摆原处。

(进去吧)

胡杨站原地,自己不知道该怎办。郑花园,妈妈。况且他看见爸爸刚才慌张出门,觉这工坊肯定有什东西。

但是……

胡杨经过番思想斗争,还是推开半掩的房门,好奇的力量是强大的。

大眼扫过去,似乎和平常没什不同。胡杨慢慢走,眼睛不放过任何个物件,他觉自己好像玩找不同的游戏。

“我只是看看。”胡杨心想。

那张熟悉的木桌上,胡杨发现新东西。些小瓶子整齐地放透明盒子,瓶子上没有任何标签。胡杨不敢乱动盒子,他只是看看。

胡杨出房间,门复原到半掩的状态。他到花园去,他想散散步。

“有什秘密,不能让我知道的秘密。”胡杨心想。郑刚才修建花草,现休息。

张圆木桌,三把藤椅。郑正坐喝茶,阳光照耀他银白的发丝上,反光。

胡杨走过去,坐下。

“喝茶吗?”

“好啊。”

给胡杨倒杯茶。杯花茶,粉红色的花瓣水中慢慢浮沉,袅袅白烟升起,香味逐渐发散出来。

“快该回校吧?”

“后天就该走,时间过快。”胡杨笑说。他巴不回校,胡杨快烦死那些社交聚会。(“尽是些表面客套话!”有次胡杨被弄没有耐心又不好发做,厕所喊这句话)

花香味完全展现出来,胡杨举起杯,慢慢深吸口气,感受花香。之后抿口。

点点头。

胡杨有些犹豫,但还是问问:“您知道我爸爸怎?走很匆忙。”

搞什新科技,我只知道这些,”郑说,“你不用管这个,别去看,你爸爸说过的。后天就要上学,现呢,喝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