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章 杀气

小说:庆泽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小牛皱巴巴 字数:2952

胡杨被室友叫醒。看看时间,下午两点整。两点半要课了,下午课算他们第一节专业课。

胡杨坐在床打了哈欠,搓搓小腿,慢悠悠爬下床,穿衣服。一鸣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赵超跟胡杨一样,刚刚起。另一孤僻点呢,坐在下边玩手机,很安静。中午刚似乎互相也认识,他俩话也多。

开朗。”胡杨心想。

“走吧,都收拾好了吧?”一鸣问了句。“好了。”胡杨提了提裤子,随口答了句。

这次一起出发,终于了一完整寝室样子。胡杨决定问问那三名字,可真奇怪,过了一天了,寝室认全。

“嘿,兄弟,早感觉怎么样?还好吧?我看你那一天在看修真书。应该经常锻炼吧。”

室友笑了笑,“还好,算累。早悬浮我以前练过,但早,”他摇摇头,“够好,我浮起。”他显得些遗憾。

“比我好多了,我早,光跑圈就累得够呛。唉,对了,到现在还知道你叫什么呢。”胡杨希望自己这样问会太过突兀。

“哦,我叫郭凯。”

“也平城?”

“我平城,我武山。”

“哦,那远一点。”

胡杨很高兴自己能问出名字。看自己也那么害羞。

胡杨他们说着闲话,慢悠悠地走到了教学楼。这栋教学楼位于图书馆后,跟早那栋完全一样,风格就同——这座小城堡。这栋教学楼用石块砌成,显得冷清、阴暗,看起年头。

“怎么这样?在这里边课?”一鸣显然喜欢这座古堡。

“冷得很,看着就冷。”胡杨环看周围,都树,阳光只能斑斑驳驳地照射在小城堡,照耀在那灰暗石块

对劲)

沿着外部楼梯,他们到了三楼,他们要在这里机械课。

教室里任何电子设备,什么屏幕都。赵超发现自己手机信号,网络,报废了。“这地方邪乎啊,我手机用了了。”

胡杨也掏出手机看看,果然用了,信号网络。一鸣脱口而出:“一结界。”

“什么?”

“结界。我在书看到过。一种结界就可以屏蔽掉电子设备。”

胡杨点了点头,这难理解。中午他们就已经接到了通知,下午让带着书去,其他多说。

他们六坐在第四排中间,胡杨随手翻着书,等老。赵超手机法用,也看起了书,他看书状态可怎么好,跟看手机时完全两

戴着机械假眼了,穿着很简单,蓝色衬衫,黑裤子。胡杨注意他穿了什么鞋,或许一双黑色皮鞋,这重要。

“这应该就了。”胡杨心想。

在讲台前站定,打量着所学生。那只机械眼任何遮挡,缓慢地转动着,中心发出淡淡蓝光。胡杨觉得十分舒服,与机械僵硬结合。

美感)

“同学们,你们以后就叫我机械课老就好,用知道我名字。让我们把书翻到第三页,开始课。”

言简意赅。

胡杨倒喜欢老风格,太多废话,课就课。一鸣太擅长机械方面东西,他觉得老些冷漠,更喜欢这门课。但这种情绪只堆积在一鸣内心,别得而知。

从外表看,他和胡杨一样,什么异样,翻开了第三页而已。

这节课讲东西,胡杨很早之前就明白,他觉得老讲得太慢了。“毕竟只基础学校。”胡杨告诉自己。他打量着老,机械课老黑袍国文老一样,用一本翻破了泛黄书,看他已经教了很多年头。体型瘦小,机械眼转动时会发出一种悦耳嘶嘶声。尽管这声音很小,但胡杨能听到。

胡杨惊奇地发现,老改造过身体,身机械眼。老右臂一块切割整齐正方形疤痕,整整齐齐四条线。胡杨猜测他胳膊里安装了一块芯片,这种常见手术,安装芯片用控制整条手臂。

除此之外,老走路些颠簸,但注意。胡杨从小就观察细致,他发现了这一点。为什么?或许腿也改造过,可能用机械骨架替换了原本骨骼,而这种大型换骨手术多少会点后遗症。

胡杨思绪早已在课堂,他开始胡乱猜测老故事。机械,然后出了事故被开除,基础学校教学?

……

胡杨想了很多。但突然间,一想法如闪电般地进入了他脑子:老战士。他参与过与齐津战争。胡杨脑海中出现了一幅画面,老穿着军装,驾驶着巨型战斗机器……然后,然后负伤,接受机械改造手术,退下此教学。

“哦哦!”胡杨内心惊叹两声,突然被这想法说服,他对老肃然起敬。

“还多长时间啊?”一鸣趁着老机械眼转向其他方向,悄悄地问胡杨。

“二十分钟。”

一鸣点点头。

下课了,老止住教学,一句话也多说,拿起自己东西就出了教室。同学们慢慢从座位站起打哈欠,伸懒腰。之后们慢悠悠地汇合到狭窄走廊,再慢悠悠地挤出教室。

胡杨知道他这具体数,大概四十多吧,他估摸着。

“唉,结束了,这也太意思了。”赵超抱怨着。出了教室后,手机就管用了,但下节课就在隔壁教室,他也懒得再拿手机。

隔壁教室和刚才教室一模一样,冰冷、无情。“修真练气,最主要实践,我觉得理论作用大。”一鸣发表了观点,胡杨也太懂,只“嗯”了下。这节课胡杨他们一班。

这节课热闹,整教室坐满了,胡杨觉得班在同时课。胡杨一进教室就被震撼到,教室里吵吵闹闹,与刚才机械课形成强烈对比。胡杨见过这么多大声吵嚷,胡杨觉得他们教养,心里些害怕。一瞬间他敢走进去,过也只一瞬间而已。他们六坐在教室右边,六正好占两排。

手机再一次了信号。

寝室里最后到坐在一起,一在前一在后。胡杨坐在前边,正好挨着那

“哥们你怎么晚啊。”

“家离得远一点。”

“哦,家在平城。那你啊?”

“离得远,我在外荆。”

“外荆在哪?”胡杨觉得这室友太爱说话,而自己又想和他套近乎,胡杨觉得太自在。

“离得很远,在边,快到齐津了。”

胡杨一惊。那离得挺远。况且,庆泽与齐津交界处,在打仗吗?

“还知道你名字呢。”

“哦,”室友好意思地笑了,“我也忘了介绍,我叫冯程。”

事,现在认识了。”胡杨笑着说。“对了,你认识另一吗?”

“我认识,他先,我后到认识他。”

“哦。”胡杨本以为能一次问清楚,看还得去问一次。“算了,听他们聊天吧,聊着聊着名字就出了。”胡杨想再去问了。更何况,老了。

年轻,胡杨很高兴能看见一皱纹

“同学们,安静一下,”老拍了拍手,继续道,“咱们合班课,多。大家安静一下,现在开始课。”

教室里还吵吵闹闹。确实,想止住这些吵闹孩子,可一件容易事。老在讲台背手踱步,部分已经安静下,还剩下些,知道在聊什么,兴高采烈。

“老太高兴。”一鸣悄悄说了句。“杀气。”冯程冷丁冒了句。

“什么?”一鸣被这三字吸引了注意。“老动了杀心,真。”冯程声音很小。

“怎么看出?”

“嘘。”冯程冷汗都下了,比了噤声手势。胡杨和一鸣再多问。

微笑着看着那些还在吵闹学生,回走动。冯程安地搓着双手,低下头敢看老

挥了一下右手,动作快,胡杨和一鸣也都看得清楚。

“啊!”数声惨叫响起,刚才那些吵闹学生现在一捂着胸口,表情扭曲,脸色紫青。还瘦小已经瘫倒在地,但周围敢去扶他们。

现在教室里,除了极悦耳低声呻吟外,死一般寂静。胡杨脸色也太好,现在知道冯程说实话,老确实起了杀心。但他也敢抬头看老,胡杨现在觉得异常压抑,快要透过气。以前那里碰见过这样阵势!胡杨大脑一片空白,他嘴唇打着颤,安地坐在位置

教室里响起几女生压抑抽涕声。

门外响起杂乱脚步声——校医们了。他们赶紧把那几学生抬走。再之后,胡杨听到了晚会安心声音:“请王科杰老立即停止授课,所学生回寝室休息。重复一遍,请……”

这句话还说完,老又一挥手,这声音便了。“各位,现在回去吧,去休息去吧。这节课了。”

背着手慢悠悠走出了教室。老前脚刚走,教室里马响起一阵哭喊声——大家全都吓坏了。赵超抽泣着,他已经站住了。女生们哭声尤其刺耳,胡杨忍受了。

扶着桌椅慢慢向外挪,越越多开始向外走。些受直接拨开群冲了出去。胡杨惊讶他们还这样力气。

“你怎么知道老起了杀心?”

“我们那地方经常打仗,我知道那杀气。”

胡杨点点头,和室友们随着流往外涌。胡杨发现自己腿软,他很清楚这因为早五圈。

出了教室门,胡杨大口喘着气,他好像溺水之被拖到了岸,此刻正贪婪地吸着空气。周围那些阴冷石块跳起了舞,胡杨觉得一阵晕眩。他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古堡。

这堂课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