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章 上课

小说:庆泽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小牛皱巴巴 字数:2960

校长说完话,便下台去

“请各位有序离场。”

最后靠门位置人先走,前边也准备动身。也有人坐在位置上,表情呆呆,或许还在回味刚才节目。

和室友们也随人群起往外涌,家也是咂嘴摇头,啧啧称赞。

夜幕下校园别有番风味,静谧,路灯发出淡淡蓝光。人们三三两两地往宿舍走,在这宽阔路上,胡竟觉得有些虚幻,仿佛置身于另世界。

“你想学什么以后?”句话把胡拉回现实。“我从小就对机械感兴趣,以后打算去学学机械制造之类。”

“哦。”说话人显得有些失望。“我对机械感兴趣,说真。机械有很多油,指头都是黑乎乎。”鸣抖抖指头,好像那上面沾机油。说:“我喜欢练气和锻炼。以后买把剑。有把剑,我以后学会御剑飞天,那多有意思!”

想像下自己飞天样子,觉得稳妥,摔下来可咋办?胡淡淡笑笑,“我还是继续搞我小玩意吧。”

另外两室友,在晚会前看修真入门书,用说,肯定也是喜欢修真练气人。还有,表示迷茫,“再看看吧,慌。”这是原话。

在爬楼这件事上室友们达成致意见:!

宿舍,那两床铺还是空,胡觉得们今天晚上是会来。入学第天,六人宿舍里只有四人。热水还是有,四人简单洗漱下,都爬到床上去。

“这床板太硬,木头。”室友扣扣床板,抱怨道。胡点点头,也觉得这床板确实怎么样。

学校统熄灯,整楼都黑下来。胡这是第次离家睡觉,觉得浑身自在,睡是睡,睁双眼呆呆地望天花板。觉得室友估计也都没睡,胡感到舒服。

“嘿。”小小声音打破寂静,“睡吗都?”

“没呢,睡。”胡接过话茬。

“你家是哪啊?”胡听得出这是张声音。“我家离学校远,华丰区。”胡声音,寝室很安静,只有胡说话声音。家显然还是很熟悉。

“啊,那样,我也华丰区,”鸣接说,“其人呢?都睡?”

“没,也睡。床太硬。”刚才那抱怨床人也说话

“你呢?”鸣接问。

“我是华丰,我家在晴川。”

“哦,那远点。靠哪?靠武山省?”

“对对,晴川是在平城边上,往南靠武山。”

“你叫什么啊,聊到现在知道你名字。”

“赵超。”

记住名字。听俩说话,自己也想闲,问们:“战争是怎么回事,我们在打仗吗?”

“你知道?”鸣显得有些惊讶。“真知道。”“我跟你讲,咱们国家,现在在和西边国家打仗。时打时合,每次战争都持续好久,总共得有上百年。”

“西边那国家,叫什么?”

“齐津。”

“哦,我还真知道这。”

人热闹起来,但声音。胡对面那室友没说话,估计睡家声音压得低些。

夜无梦。胡睁眼去看手机,早上七点半。昨天就接到消息,以后是早上八点上课,还有半小时。

坐起身,发现室友们也是刚刚睁眼。“该上课。”胡睡眼惺忪,迷迷糊糊说句。经过昨晚闲谈,胡感觉室友还都错。

人打哈欠坐起来,随便洗漱下,就跟提示,去西边教学楼上第堂课。

节课是国文,教文字和国家历史。第二节课是体育,就是锻炼身体,师再教教学生们如何藏气。早上共两节课。

下午呢,则是《机械基本原理》和《练气入门》。

们走到三楼,找到教室。这是阶梯教室,胡知道具体能容纳多少人,但感觉能把整学校学生装下。显示屏挂在墙上,讲台像是飞船操作台。

人坐到起,在第四排。叽叽喳喳,吵吵闹闹几分钟后,师进来

感到阵寒气。这师板脸,穿身黑色长袍,头发也打理,乱蓬蓬地压在脑袋上。郑爷爷比亲近多!

“我教过很多学生,”师停顿下,双小眼睛把学生们打量遍,“但是,绝多数都叫我失望。能获得我称赞多。”师摇头说完这句话。

“我喜欢。”胡脸,低声和鸣说。这话刚出口,师瞪眼。胡觉得害怕,身上阵麻。

“我知道,很多人,”修长干瘦指头在空中画圈,“喜欢我。自从们看到我眼,们就喜欢我。没关系,们会明白。”师瞟下胡,随即扭头转向书本。

“让我们开始第节课。”

同学们纷纷把手机拿出,点下变形键,手机就都变变宽,从手机变成平板。胡还可以延伸出卡扣,为方便可以扣在腕上。

课上半小时,“以前教学,哪里需要这些东西!木桌,本书杆笔就够。”师说完话,扬扬手中书。

那是本破旧泛黄课本。师接说道:“我直以来都有习惯,第节课,我会用课本教学。接下来课,我连课本都用。都在这儿。”师用修长干瘦指头敲敲头。

(扎窟窿才好)

小时过去师讲完文字部分。下面该讲国家历史。胡在屏幕上看到国家全境地图,周围小国环绕,西边有块面积与庆泽差国家,地图上标:齐津。

“我们国家,地物博,河流沼泽尤其多。可以说,我们国家历史,就是河流历史。”

“国内最长,流水量最,流域面积最广河,就是泊泽河。泊泽改过很多次道,每次改道,都会对我们造成影响。后来,人们治理好它,太平至今。”

注意到,师说起河流时,神情跟之前样,感觉兴奋许多。讲基本语法和字词时,师有气无力,讲起历史,好像变人。

“同学们,家注意西边齐津。这也是国,虽然们各方面都如我们,”师发出声嗤笑,“们与我们常年打仗,可们打过我们。们野蛮、落后。除,除草药学比较发达,也有自己独特巫师与巫术。”师还是肯定齐津些方面。

鸣在课堂上坐小时,有点耐烦,迫切需要活动活动。另室友,那晴川来,人家已经开始玩游戏,安安静静地用手指划屏幕。胡还好,以前自己做那会走冰箱,整整坐下午,屁股没有挪下。

节课半小时,胡虽然喜欢这黑袍师,但喜欢这门课。下课音乐响起,师也再讲课。优美乐曲混合学生们躁动窃窃私语,胡节课结束

“对,我还没告诉你们我叫什么,”师拿那本泛黄书,已经快走到门口,突然停下来,“我叫高浩,你们要叫我高师。”

鸣伸伸懒腰,打哈欠:“高师?我看细木棍。”

“我可没见过这么让人烦木棍儿。”胡说。

“走吧,该去操场。活动活动吧,难受死。”

人走在路上,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们身上,胡觉得暖洋洋,很舒服。操场建在学校东南角,胡们得走七八分钟才行。“过几天我想去买悬浮车,这走得太慢。”“我买,我走路,可以锻炼。以后会飞,就用什么悬浮车。”胡笑,没说话。

操场很,这是胡感觉。今天胡感觉就是,什么都,教室,操场。有人踢足球,还有几跑步部分人都由师领,听从师安排。

学生手机上有师信息,胡认出师,在右边草地上踱步。们先走过去,班里剩下人也陆陆续续地认出来,赶过去。

高,穿身布衫,深蓝色裤子,布鞋。黑发中夹杂几根白丝,梳得整整齐齐,看起来很有精神。

师见到同学们来,笑呵呵地,“都来齐吗?”班长看看,告诉师都到

“各位,我是你们体育师,和起强身健体,并且教你们些基础修真技巧。”

觉得这错,和蔼可亲,像是郑爷爷。

家先跑五圈热热身吧。”

“啊?”学生们异口同声道,这么操场,五圈?还得累散架?

“跑吧,五圈。”师依旧笑呵呵

于是同学们唉声叹气地开始跑步,队伍松松散散成样子。师也们,依旧在草地上踱步,偶尔踢踢泥土。

圈是八百米,五圈,也就是四千米。十三岁次跑这么久,跑完后直接瘫倒在地上,口喘气。

“看来还都错,都能坚持下来。”师来到们身边,转圈看每状态。家都差多,地上瘫倒片。

身体有些胖,虽然跑得快,但还是很累,耐力够。鸣说喜欢锻炼,可这四千米下来,也够呛,瘫在地上喘气,右手搭在额头上。

“歇歇吧,会还要练。”

“啊。”异口同声,但有气无力。

休息刻钟,师开腔:“起来吧,继续。累中午去吃点好。”同学们哎哎呦呦,捶腿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排成排。

“下面呢,家和我起伸伸筋骨,跟起做操,我慢点,你们看清楚。”

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胡活动活动关节,踢踢脚,蹲蹲腿,竟感觉还错,没那么累

“下面,进入正题,我来教家点好玩。”师笑说。“还知道又要干什么。”胡鸣说。

“各位,今天是你们开学第天,我来教你们悬浮,怎么样?”鸣听到这,顿时兴奋,疲惫感全无,万万没有想到,师会直接教这。会悬浮,也就离会飞